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

一时间,夏雨薇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她想要继续开口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左寻萧送到了东方昊天的怀里,只得作罢。【全文字阅读】

至始至终,东方昊天一直密切注视着他们二人的一举一动,自然也将他们的小动作看在了眼里。

在接过夏雨薇的刹那,东方昊天同样地低声警示左寻萧:“夏雨薇是本王的,你休想打什么主意!”

夏雨薇依然沉浸在方才的惊魂当中,还没反应过来,所以呆呆地看着他们两。

左寻萧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后不动声色地入座。

已经上了年纪的长公主,被夏雨薇刚刚那么一惊吓,委实吓的不轻,原以为她这把老身骨要被夏雨薇给压伤,幸运的是中途有人出手……

虽然此刻长公主已经被宫女扶起,而且四周被保护的严严实实,但她仍然心有余悸,慌张地捂住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吓死本公主了……方才真是好险,若不是左爱卿及时出手相救,只怕本公主这把老骨头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入座之后的左寻萧,也只是对长公主微微地抬手:“长公主说哪里话,这不过是寻萧应该做的事情,而且换了谁都会舍命保护长公主的!”

方才不小心蹦跶出去的夏雨薇,缩在东方昊天的怀里也是相当的慌乱,总感觉哪儿怪怪的,屁股麻麻的,其余的一点不对劲的都说不上来……

她就这么任由着东方昊天摆布,对着长公主又是道歉又是请罪什么的,等等这些她都没怎么在意。

唯一记住的就是长公主眼眸深处对她深深的嫌弃,还有长公主身旁南诗雅那不经意地嘲讽与嫉恨……

直到东方昊天拖着夏雨薇重新做回了座位上,夏雨薇屁股刚着地,觉得那儿麻麻的,才有了一点点反应……

丫的,今天真是见了鬼了!平常她被惊吓,也不至于被吓的这么离谱啊!

“小天天,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感觉怪怪的?”

东方昊天听夏雨薇悄悄这么一说,警惕地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闷闷地回道:“本王觉得只有你是不正常的!而你不正常,本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所以没有觉得哪里是不正常的!”

夏雨薇:“好吧……”

她的形象有这么差劲么?

……

他们入座之后,宫女们一个个手中端着精致的菜盘,给他们一行人上菜。

主持整个宴会的是长公主,至于原本说来的皇后,听说是突然觉得身不适,就没有过来。

身不适?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么?偏偏这个时候说身不适了?

貌似整个宴会也没看见,莫非殿下也突然身不适了?

夏雨薇闷闷地想着,心里始终轻松不下来……

提到皇后、二人,此刻他们正在坤宁宫秘密地议事。

“什么?你说什么?美食节大赛这个事情,真的是东方昊天在背后一手策划的?我的皇儿,此事你可是查的千真万确了?他这样做,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母后,儿臣已经查的明明白白,此事真的是东方昊天暗中操作的。表面上,因为辰王妃让他名声大跌,并且成了受害者。正是因为这样,谁也不会想到,其实他这样做,就是为了破坏美食节大赛,从而破坏整个东方国的美食经济。”

“好皇儿,你这么说确实有些道理,可是凡事要讲究的是真凭实据,莫非你找到证据来证明了?”

“证据倒是没有,但是母后,孩儿有证人!只是那个证人带着铁面,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姜还是老的辣,皇后毕竟在后宫中连滚带爬多年才做到皇后这个位置,所以一听东方岳如是说,顿时觉得此事颇有蹊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万万不可轻举妄动!本宫就生了你这么个皇,所以万事都得倍加小心!”

东方岳大为不解,他自认为他的判断是不会出错的:“母后这是为何?有何不可的?”

“这个铁面人如此神秘,而且我们对他是一无所知,只怕连真实身份我们都无从知道。要是我们堵上一切,听了那个铁面人的话,实在是鲁莽了!如果这个人是东方昊天派来的人,你若是鲁莽行动,岂不是一步步地钻进了东方昊天的算计之中?”

“可是,母后,如果是东方昊天派来的人,为何不找一个在皇城有身份地位的人来做这件事情?儿臣以为,母后多虑了!”

皇后顿时气的直拍胸口:“你这个不孝,竟然连你母后的话都不听了!你知道什么?人家十来岁的时候就已经上了战场,并且立下赫赫战功,你十来岁的时候又是在做什么?能从战场上一杀过来的,可见其智勇双全,城府深,又岂是你能比的?你若是这么胡来,简直就是将自己往火坑里面推!”

“还有一种情况,你有没有想过?就是那个来不明的铁面人,若是此举心怀不轨,另有其他目的呢?这个时候你可有想过该怎么应对?”

脸上尽是一片阴霾,他从小到大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个东方昊天,因为他的父皇母后总是拿他们两个人来比较,儿时他也是在东方昊天高大的影底下长大。

而他的之位本是东方昊天的,如果不是因为东方昊天额娘的蠢事,他也不会得到之位!

但是这样得到之位,又有东方昊天这样的强敌存在,让他东方岳时刻觉得自己的位岌岌可危。

所以他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会不择手段地让东方昊天在整个东方国面前从巅峰跌至谷底,从而万劫不复,也让他的父皇母后,让天下的民看看,他才是最有实力做的!做东方国的皇帝的!

如今,心高气傲的他好不容易等来了这次大好的机会,却还是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不能做!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皇后见东方岳脸色很差,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好皇儿,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静静地等待,机会总归会来的。”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