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合欢

飞机在远离南京的一个广阔的空地停下,周围有一行人在那里接应,兰兰自从飞机停下就再也没见到林虎、李和几个手下就不见了,仿佛他们凭空消失了一般。

沈明阳走出飞机看了看围了一圈接应的人群,面带微笑,从容的走下飞机。看着那个前来接应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一直都不肯归顺的南方老当家肖一雄。

肖一雄看着这个痞笑的少年,眉宇间透着当年老爷子的容貌心中一丝慌神,于是他就那样站在那里任由自己的心情澎湃,甚至忘记了上前接应。

沈明阳望着那个一头白发却腰杆挺直的老人,沧桑的脸棱角分明只是那一双陷入思绪中的眸子和这一身的刚毅气质微微有些出入,沈明阳不明白是什么让他失神。眼神微眯,准备打破这个场面:“肖一雄不愧是南方的霸主,老当家!沈明阳向您问好!”

主动的上前的问候打断了老人的思绪,老人家眼神立刻回收压下心底激动,望着这个少年笑了:“不愧是沈云飞的儿子,有当年你父亲的风采。这是你的妹妹对吗?”肖一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兰兰招招手。

“是的,我唯一的妹妹!”沈明阳的强调让肖一雄侧目,他微微笑笑明了沈明阳的心思,他是怕自己伤害她吧。

兰兰一行人都走上前,还没等兰兰说话,肖一雄就开口了:“走吧,都累坏了,一切等你们休息好了再说。”

众人微愣,看着这个转身就走的老人家有些诧异,赶紧跟着迅速反应的沈明阳和段天涯上了车。肖一雄强压下内心的激动,如今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车子行驶的很快,南京夏天的夜晚有些闷热,即使开着空调也让兰兰一行人都有些不适应,在一个像花园一样的地方车子停了下来。

段天涯的爷爷段毅,站在门口用拐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就那样望着一行人来的方向,天涯看见爷爷的身影眼睛立刻红了,兰兰看着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如磐石一般纹丝不动的望着一行车,心里也是激动万分,眼泪一直在眼眶,她明白天涯的心思,两年了..

肖一雄下了车,上前扶着段毅,回头望着下车的人。

沈明阳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段毅以这样一种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样一个望眼欲穿的老人,当几个人下车的时候,他明显感到段毅松了一口气,那是一种明显的关心。也许是气候的关系,沈明阳觉得胸口有些闷热和自己难以压制那份烦躁,松了松领口的领带,事情好像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爷爷!我回来了!”天涯第一个走上前,拉着段毅微微颤抖的手说道。

“回来就好,平安就好,走,快进去,明阳,兰兰,耀威,小白,你们几个都来,都来!给你们都安排了房间。”段毅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你瞧我让你们见笑了。”

段毅在肖一雄的搀扶下走到沈明阳面前,没等沈明阳开口:“孩子,你们先休息,我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放心。回去再说。”说着就拉住了沈明阳的手。兰兰有些惊讶,他竟然主动的牵住哥哥的手,自己从未见过哥哥与除了她跟段菲然之外的人有过亲密的接触。这一举动不仅仅惊呆了兰兰,也震惊了后面一群人。

沈明阳明显的很不自然的想抽回手,但是看着老人佝偻的身躯,突然放弃了这个想法,有些无奈,却也是不忍心,任由段爷爷牵着手走进了别墅。

一行人真的很疲劳,到了这里,兰兰明显感觉自己泄了力气,疲劳感一阵一阵的向自己袭来。肖一雄跟段爷爷亲自带着几人来到自己的房间,让他们进去休息。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不过我希望你们先好好休息一晚上,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就不会让你们中的任何人有危险,这是我肖一雄的保证。”当带大家进入别墅之后,这是肖一雄跟所有人很郑重的承诺。

每个人心中的疑问都不少,特别是此时的沈明阳跟兰兰。而同时,所有人确实需要休息,这一天真的太辛苦了。沈明阳默默的点点头,冲着安妮耳语了几句,安妮很自觉的就拉着兰兰进了房间。

其余房间的安排兰兰并不知晓,只是沈明阳的安排她却是明白的。

安妮进了房间,从腰间拿出一支小巧的手枪,兰兰认识,是当时去刘家的时候自己身上藏得那把,她真的不知道这把手枪什么时候到了安妮手里。

“老大交代了,小姐既然已经会用手枪了,这个就交给你,这里我们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安全。所以请兰兰小姐一定随身携带。之前之所以拿走也是因为怕你出危险,安妮跟你道歉。”安妮的话很郑重,看的出来在这里她很紧张。

“我明白,安妮放心。但是小白那边我还是很担心..”收好安妮给的小手枪,兰兰心中却没有那么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这里却很安心,有一种宁静回归的感觉,也许是太过思念回国的感觉吧。

安妮不让兰兰单独出去走动,于是安妮跟兰兰一起去看望了小白和灵儿,还有宝宝跟于耀威,而刘裴宇跟天涯的房间却只有裴宇一人,天涯去了他爷爷那里。

当兰兰推开沈明阳房间的大门,可以看得出来,肖一雄好像很用心的布置过这个房间,这个房间的格局跟沈明阳在家的房间几乎一模一样,安妮看后有些诧异。而沈明阳似乎也对这一切有些不解,一直在房间踱步,直到兰兰已经进屋叫了一声哥哥才回过神。

“兰兰,安妮。你们什么时候进来了?”

“老大,我们看着门开着就来了。你没事吧?”安妮很奇怪老大的反应,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很警觉的。

“没事,只是这一切真的太奇怪了。我不太明白肖一雄到底在想什么,这个屋子跟我自己的房间一模一样,而我从没有见过肖一雄,他也从来没有来过咱们的别墅,这就说明咱们内部一定有人再向这里透露消息。不过他这样明显的讨好让人难以捉摸,既然讨好为什么不同意加入帮派统一管理?”

“我也不明白!不过我总觉得来到这里就好像有人一直在暗处看着我们,让我有些不自在。”安妮抱着双臂有些紧张。

“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我并没有感觉到恶意,也许只是必要的监视吧。安妮我要请你保证兰兰的安全。”

沈明阳很郑重的看着安妮,“哥哥我不需要保护的!”兰兰感觉这里很安心,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而且天涯在这里,天涯的爷爷也在这里。

“兰兰,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了,答应我,无论去哪里都要安妮陪着你。”沈明阳的担心兰兰明白,却也无可奈何,无奈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第二日清晨,天涯敲响了兰兰的房门。安妮开门,看着一脸青春盎然的天涯有些不可思议,“你怎么这么早?还打扮成这样.。。”上下打量了天涯一番,看着那认真的打扮,还有脸上挂着的笑容,再回头看看床上那个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兰兰,莫名的有种鲜花插在牛粪的感觉,虽然床上的是自己家的小姐..。

“兰兰还没醒啊?”

“恩,这两天累坏了。要不你等一会再来?”我先收拾一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天涯打断。

“不用了,我进去等她醒来。”说完推开安妮就进了房间,走到了那个张着嘴流着口水,还在睡觉的人身边安静的坐下。

安妮有些恼火这个家伙的自作主张,自己还穿着睡衣站在这里好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