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人体正版高清中国

《苏卿民报》的第一刊即将结束,男女之爱的故事也即将进入高、潮,由于苏小卿早已经将结局构思好,所以她也只是在文渊阁里闲逛。

几乎是一种默契,苏小卿在文渊阁的时候,周礼就会出现。

周礼拿起苏小卿的原稿,有些好奇的问,“这故事的结局怎么样?”

“我本想让故事就停在这里,让彼此都留有一个念想这就足够了,不过……”

苏小卿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避开周礼的视线,却忍不住唇边流泻出一抹微笑,“这样不温不火的结束,大概会让很多人失望。所以我还是让书生进京赶考获取了功名,最后还是和官家小姐成功的在一起。”

这里面大概带有了她一点点的幻想,万事散尽,她还能和眼前这个翩翩少年在一起吗?

太过想要探究周礼脸上的表情,她抬起头来,明亮的阳光中,一身白衣的俊秀少年,坐在竹椅上笑意吟吟的看着自己。

觉得自己那些小心思被看穿了,苏小卿将头微微偏向一旁。

“今儿天气甚好,不如出去走走”,周礼站起身来,紧紧挨向她,“我想带你去见个人。”

忽然在这凉爽的竹屋内,充满了夏日的温气,苏小卿觉得有些热也无法拒绝眼前的周礼。

两人出了信庭,苏小卿刻意拖慢脚步,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这样地距离让别人看起来他们不甚热络,也是在心底内最安全的距离。

她无数次的想要提起脚步与周礼并肩平行,也无数次地想要倾诉自己的心意,可是她始终打不破那层隐隐约约的爱意间隔。

苏小卿跟着周礼离开了文渊阁,穿过城中市集向城东处走去。 忽的天空一声作响,突然下起雨来。

周礼拉着她在雨中跑了起来,越过好些民宅拐进了小巷子,终于他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只见他有节奏地敲了敲门,门才吱呀的一声开了。一名男子打着伞将周礼与苏小卿接了进去。

苏小卿打量着,眼前真的只是一个很小的宅子,一眼能够望到后院,正厅仿若和起居室是在一起的,一旁是厨房,她跟着周礼走入正厅。

正厅的房檐是很宽的,檐下的地方比外面的院坝要高,上面铺着厚一些的石板,雨滴从屋檐落下来,在下面的青色石板上溅起一滴滴地水花。

三人踏进正厅后,男子收起伞,看了一眼苏小卿,很不安地对周礼说道,“现在下雨了,恐怕主子会闹起来。”

“人算不如天算,今日看来也只能在屋内挨一挨,只希望这雨能够快点结束。”

周礼说完,男子点点头便又撑开了伞,走到大门处坐下,整个人缩了起来。

苏小卿将男子有些恐慌的神情瞧在眼里,当她十分疑惑地望向周礼的时候,发现他走到进了里间。她紧跟着周礼走了进去,他扫视了一眼屋内,紧接着打开了衣柜的门说道,“为师找到你啦。”

苏小卿探过身去,只见得衣柜里躲着的孩子猛地扑出来,抱住周礼的胳膊,撅着嘴一脸不悦的样子,“外面都下雨了…什么也玩不了啦。”

男孩那圆圆的双眼闪闪发亮,当他看到周礼身后的苏小卿时,又露出满面笑容,“你是谁?是来和我一起玩的吗?”

“我、我是”

苏小卿看到周礼微微颔首,于是只能说道,“我叫苏卿。”

“啊,你就是先生说的那个好厉害的人嘛”,男孩双眼睁得圆圆的,好像要看透她似的,围着她转了好几圈。

‘为师’‘先生’……将周礼与男孩之间的称呼结合在一起,再加上周礼的身份,苏小卿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相当可爱的男孩,不由得惊呼了起来,“你、你是…?”

“嘿嘿”,男孩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真实身份总是能够让人吃惊,他鼓起了嫩白圆润的脸颊,抱住她的胳膊嚷嚷起来,“快来陪我玩!”

“玩、玩什么?”苏小卿吃惊于她眼前的这个男孩居然是太子,又震惊于周礼居然将太子带出宫,完全都不知道到底要因为哪个而更加惊讶些。

“玩…玩…玩唔捉迷藏”,太子大概也是知道下雨天是别想去市集上溜达了,又很自觉的知道自己毕竟身份尊贵——就算出了宫,无法轻易出门——似乎只能在这个破旧的宅子里玩些无伤大雅的游戏。

“好啊,那快去躲起来吧,我和苏先生不看你,在外面等你。要是让为师找到,立刻回去”,周礼摸了摸太子的头,太子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

为了表示刚才说话算话,周礼和苏小卿跨过门栏,来到正厅的走廊外。

苏小卿偷偷向身后瞥了一眼,确认太子正努力将自己藏起来,听不见他们谈话,她才扯住周礼的的袖子,“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事要是出了闪失…可不是闹着玩的。”

太子与平民之间有着天差地别的损失,若是她今日就此在人世间蒸发,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来担心她——可是那个孩子,是当朝太子,众心捧月般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她看了看躲在门檐下的男子,他缩着身不愿让自己沾到水。苏小卿推测这男子也许是太子的护卫,护卫外加太傅,就能够将太子从皇宫中带出来?

“正真是我想要和你谈的事情,卿你怕是…不了解眼下的时局吧?”在外周礼不直呼她的名字,以防外人怀疑她的女儿身,也不直呼名字,单单唤她‘卿’。

“时局?”

这曾经是苏小卿最不关心的事,虽然被嫁入王府,可因为傻子夫婿的事情,她也乐得清闲。可是她自从知道了傻子夫婿的伪装后,也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了某种阴谋中。可是,这是她有心而无力的事。

“本朝建立只有短短六十年,这前朝之事先不论,在先帝一统天下后,先后即位的只有两位皇帝”,周礼轻声地娓娓道来,“十几年前,前朝不安分子曾经挑动过一起战乱,第二位天顺皇帝战事中驾崩,于是即位的是当时四王爷,也就是现在仍然在位的天德皇帝。”

“现在天德十六年”,苏小卿估摸着十六年战乱,四王爷即位的话,这位四王爷也就是当今皇帝的岁数,应该比已经过世的三王爷岁数更小。

与她成婚的是三王府的大公子,今年也已经十六,若与太子的岁数来比,“实在是晚年得子。”

“非也”,周礼声音轻似如烟,仿佛随时被眼下这场大雨掩埋,“十六年前战乱,同样与先帝一同薨世的还有小太子的哥哥。”

此时,雨下的更大了,苏小卿远远望去,院子里的一切都朦胧在一层雨里,只有翠竹在雨里显得更加青翠欲滴。井边的水缸里水溅起一个个大的水花,马上又破裂了。

苏小卿大概里是理清了顺序,先帝应该是没有孩子,否则当时即位的不会是先帝的弟弟,四王爷。四王爷怕是在即位的时候,已经拥有了子嗣,只不过来不及立太子就已然夭折。时隔几年才又用了龙子,也就是周礼的小太子徒弟。

若真的是这样,眼下这位太子可是皇帝好不容易才有的龙子,周礼轻易带出宫不是更加危险?

“我年纪轻轻成为太傅,到今日偶尔能够将太子带出宫玩耍,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苏小卿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这点不和谐,但是她不敢乱猜测。在周礼的循循诱导下,才期期艾艾地开口,“难道这位太子…不太受人待见?”

照例来说太子是将来皇帝的继承者,不旦需要学富五车,更是严格保护其安全,理应是众人巴结的对象。

“小太子现在还年幼,有一天他也许会察觉,其身世有太多需要考究的地方”,周礼稍稍点拨了一下,便不再言语。

“……”,苏小卿原以为自己今天能离看不见的阴谋更近一点,可是今日听得周礼一言,只觉得笼罩在她上方的谜团更加厚重了。

若按周礼刚才说的来推测,的确有太多的疑点,突然在战争中驾崩的先帝和毫无子嗣,将皇位传给四王爷……千丝万缕的想法但找不到出口点,苏小卿也陷入了沉思。

周礼看向身边的少女歪着头,她还只十六七岁的年纪,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

苏小卿绝对算不上绝色,只是此刻她因思考而变得更加通透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无意识微微地颤动着,带了几分难以言喻的风情。这和姿态扭捏与娇声细语的其他少女不同,一切都自然又随和,就如同放晴后纯净蓝天上的白云,看着看着便觉得十分欢喜。

周礼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苏小卿沉浸在她自己思绪。

“先生都不来找我,不玩了…不玩了!”

忽的太子的声音将苏小卿唤回了现实,周礼弯下腰抱起小太子,“你看还在下雨哦。”

“不要啦不要啦,我要回去”,太子挣扎着却并不想从周礼的身上下来,他将头搁在周礼的肩上,嘟起嘴表示出十足的孩子气。

‘还只是个孩子啊’,苏小卿如此感叹道,想起周礼刚才的一番话,她终于伸出手地摸了摸小太子的头。眼前的男孩,怕是往后会经历得更多,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卿,你等我一会,我先将他送回宫再来找你”,周礼一手托着小太子,另一手撑开纸伞。

小太子趴在周礼的肩膀上,回过头对苏小卿挥了挥手,他的小脸上看上去很寂寞。这是他身为太子,所必须忍受的。

苏小卿也挥了挥手,原本缩在门口的男子终于伸展开身体,打着伞与周礼、小太子一起消失在雨中。

苏小卿仍然不停思考周礼所说的话,并不觉得等待的时间非常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周礼推开门进来时,她还站在屋檐下。雨下的更大了,小院中略略泛起了白色淡雾,她的身影如梦中幻影似淡淡浮现。

“你回来了啊”,苏小卿的笑意从眼底浮现,那是发自内心的让人温柔笑容。

周礼一看到她的笑脸,内心便安稳下来。就像这场突然起来的大雨,洗刷掉心底深处的阴霾,反而与染上夏日的温热。

从未有过,这种舒适的心情,回忆中那扇封尘已久的大门好似被缓缓打开了。周礼笑着回应,“是啊,我回来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