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女人的胸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眼看着苏熙宸的三个孩子都快要上幼稚园了,蓝天祁还是孤身一人。 三年来,有关他的绯~闻少之又少。

人们不禁都在猜测究竟是什么让曾经的那个花~花~公子突然转了性。

有人说因为蓝董事长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他一~夜之间由纨绔子弟变成了全t市最为勤劳优秀的阔气,因此,在商界中,他和苏熙宸共同打造了一个帝国盛世,成果非常人不可超越;

也有人说,他玩女人玩厌了,想和苏熙宸一样结婚生子了。于是t市许多豪门都眼巴巴地让自己的闺女准备好手段等待蓝少的挑选,但是过了好久都没有听说他要娶妻的意思;

……

一个个的谣言被击破,娱乐圈太久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可出,各大娱乐传媒公司的记者无聊透了,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打瞌睡。被领导逼急的时候,记者们才不得不抱着相机跑去广场拍一些大妈们的广场舞比赛,或者江边那些老年人的钓鱼比赛……诸如此类。

月末,又到了交稿的时期,某某主编桌上堆满了五花八门、没有一点儿新意的稿子,气得某某主编把办公桌敲得“咚咚”作响。

“广场舞是全民最受欢迎的舞蹈,可起到强身健体的目的?钓鱼比赛也可谓是一种生活情趣?枣树长那么高实属罕见……这就是你们写出来的稿子?”

一群女记者把头埋在了胸口。

“垃圾!如此没有新意的东西,白送你你看么?!”某某主编气得在屋里踱来踱去,嘴里直骂“一群饭桶”!

某位胆子大些的记者,冒着被炒的危险,咬着牙,喋喋不休地把心中的苦诉说出来:“主编,自从蓝少‘闭关’了以后,我们一开始还能抓一些官员和某些明星与导演的新闻,可您也知道,我们天天抓,月月抓,那些阔太太天天骂小~三打小~三,导致现在都没有男人敢出去拈花惹草了。”

某主编坐在沙发上,冷着脸,“咚咚咚”捶打着桌子,痛苦哀嚎,“蓝少啊,你这是断了我们的财路啊!”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蓝天祁和苏熙宸两人坐在办公室里商讨新产品开发的策划方案,讨论的热火朝天,办公室的门缓缓被人推开了一条缝,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钻进来,嫣然是一个漂亮粉嫩的小女娃,甜甜的叫了一声“爹地,蓝蜀黍”。

“三宝,快来。”

这女娃正是苏熙宸最小的女儿,当年南宫昊并没说错,云朵朵怀的三胞胎出生后,两男一女,然后两家的姻缘也就定了下来。但是苏熙宸却始终对女儿心怀愧疚,毕竟他的双腿和朵朵的眼睛能够完全康复可都是女儿换来的,所以,苏熙宸对这个小女儿可谓是疼到了骨子里。

小女娃一路小跑过去,苏熙宸一把将她抱起坐在腿上,宠溺地吻了吻她粉嫩的脸蛋儿,“妈咪呢?”

小女娃指了指门口,办公室的门被完全推开,率先跑进来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娃,云朵朵满脸笑靥地跟在后面。

蓝天祁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这三个萌宝,但他还是被他们漂亮可爱的俊俏模样给震撼到了,他不禁感叹“优秀强大的基因实在是太重要了”!

小女娃突然扯着苏熙宸的手,口齿不清地说道,“姑姑说她明天就要回来了”。

苏熙宸笑着点点头,和云朵朵对视了一眼后,两人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蓝天祁身上停留了半分钟,然后两人相视而笑。

一开始,蓝天祁还没有太大反应,脸色非常平静,当他再次品味那两个字时,才明白过来是苏雨晴要回来了!

想到那个女人明天就要回来了,蓝天祁原本平静无波的心潮突然热血沸腾起来,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高兴,也许两者都有,他愣了愣,清清嗓子对苏熙宸和云朵朵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四年了,四年没见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