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放松喷出去

蓝诺稀百天的时候,正好赶上舒灵曦要生孩子。

舒灵曦肚子里这个倒是个靠谱的,准时准点的开始阵痛。

所有的奶妈,御医都严阵以待的开始等待这个小王爷的到来。

因为是希宝百天的大事,宫里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本来这件事应该是已经作为太子妃的秦蔻儿来亲自张罗的,但是实在是胡天庸留下的烂摊子太烂了,秦蔻儿根本就没有时间管儿子过白天的事。

现在蓝麟雪每天都叫苦连天的,倒是蓝善央每天闲的要死要活的。

自从胡天庸倒了之后,蓝善央就大刀阔斧的进行了制度改革,不但将丞相之位彻底废除,而且还建立起了内阁制度,让有能力的人协助蓝麟雪一起处理朝政,这样一来,皇上身上的担子就少了很多。

为了防止内阁之间会再出现一个胡天庸,蓝善央还建立了相应的监督部门,而且最关键的都察院御史要由皇上亲自每年进行考核,一旦出现问题就会立时撤换。

所有的官员都要下去到民间考察,最后作为更进一步的考核标准。

但凡是民声不好的,无论能力如何都要进入新的考核轮回,直到真的将民声改过来。

蓝麟雪对最后一条嗤之以鼻。

什么民声这都是废话,胡天庸和蓝修远在民间的呼声最高,结果不也是世间大奸大恶。

秦蔻儿点点头,“我能理解你的意思。因为要是按照民间的名声来排名,就是咱们儿子当上皇上,也和你没什么关系!”

“秦蔻儿——”

秦蔻儿丝毫没理会身后蓝麟雪的怒吼,转过身悠然的去给孩子喂奶去了。

当然,蓝麟雪肯定是不会下岗的。

因为想要下岗的是蓝善央。

蓝善央现在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陪自己新娶的媳妇,逗弄小孙子,骂骂儿子,养花养鸟养鱼,就是不搭理前朝的那些政事。

用他自己的话就是:“蓝麟雪我这些年白养你了?养你就是为了让你鞠躬尽瘁!现在你娘回到了我的身边,我难道还要把剩下的时间都浪费在你的身上?简直是胡闹!拼死拼活当了二十年的皇帝,我也算是对得起天下人了,现在轮到你了!你要是想早退休呢,就赶紧把你儿子扯大了,其他的我也帮不了你!”

说着,就搂着秦媚盈溜溜达达的走了,剩下蓝麟雪一个人苦逼的继续看奏章。

在蓝善央的念头里,能将儿子保上皇位就算是完成任务,至于其他,完全和他自己没有关系。

而蓝善央最后做的一件最让人吓破胆的事,竟然是在胡天庸彻底倒台之后选了一个女子进宫直接当皇贵妃。

据说,那女子长的和前皇后一模一样,甚至连神态都是一样的。

反正当蓝善央扶着秦媚盈的手走到所有人面前的时候,至少一般人吓晕过去了。

蓝善央立时偷摸告诉儿子,这些人肯定都是胡非凡留下的余孽,必须要挨个记住,最后再全部处理掉。否则,干什么一看见你娘就昏死过去?指定是当年都没做好事!

蓝麟雪特别无语的看着他的父皇。

他要是看见一个死人大大方方的在自己面前溜达,他也得昏过去!

不是谁的胆子都能大的和鬼魂坐在一起交流人生心得的。

总之,将一切处理完之后的蓝善央才算是彻底过了自己想要过的日子。

所以,蓝诺稀在皇爷爷的怀里,一天比一天长的好看,一天比一天机灵。

蓝诺稀最喜欢的人是娘亲和皇祖母,其他人都不是很喜欢,最不喜欢的是那个叫蓝麟雪的爹。

因为每次他想让娘一直抱着自己的时候,那个叫爹的人都会蛮横无理的将他从娘的怀里将他扯出来直接扔给旁边的任何人,丝毫不考虑他的感受。

所以,蓝诺稀每次看见蓝麟雪都没有好脸子的时候,偶尔还会在蓝麟雪抽风稀罕儿子的时候,故意吐他一身奶。

开始的时候,蓝麟雪还没发现这件事,后来有一次全家人在一起吃家宴,蓝麟雪发现谁抱着蓝诺稀,这小子都是笑眯眯的,只有他,一抱他的时候,他不是皱眉头,就是撇嘴,最差也是扭头不看他,然后就是吐他一身。

这已经是第二次发生这样的事了。

蓝麟雪表示自己情绪受到极大的打击,对儿子充满怨念。

蓝麟雪找自己媳妇告状加抱怨。

“诶?你说希宝怎么回事啊?怎么我一抱他,他就非得给我留点礼物在身上啊?是不是他对我有成见啊?”

蓝麟雪摸着下巴躺在床上和媳妇说话。

秦蔻儿最近因为帮着蓝麟雪看奏折,真是已经累得只想睡觉了,结果蓝麟雪偏偏还要拉着她说话,所以,现在只能闭着眼睛和蓝麟雪应付。

“小孩子那么小,能有什么成见?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奶娃当然是想什么就是什么。你别自己没事找不自在!”

说着,秦蔻儿翻了个身,想要平躺一会。

蓝麟雪摸着她的头发,拉着她的手都已经折腾半天了,她得平躺一下舒服舒服。

“不对!这小子我观察过。平日里,你抱着他都是好好的,总是在我一出现的时候,他就会甩给我脸色看,而起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是对待旁边的奶娘也比对我好。”

说到这,蓝麟雪一下子出溜到秦蔻儿的身边,在她而旁边嘟囔。

“蔻儿,我和你说,这小子就是对我有意见,看不上我这个当老子的!你说,咱两是不是抱错孩子了?要不怎么能不认我这个爹呢?”

蓝麟雪只要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难道儿子不是亲生的?

秦蔻儿听蓝麟雪这样说,立时将眼睛睁开,转过头非常严肃的瞪着蓝麟雪。

“你什么意思啊?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抱错孩子了?但是我生儿子的时候你没看见啊?你不是也一直在外面守着来着吗?再说,太子妃生孩子,千八百双眼睛盯着,还能抱错了?你是不是想说这儿子不是你的啊?我生生的给你找了一定绿帽子让你在这受委屈,白给人家当爹啊?”

蓝麟雪一听秦蔻儿这样说,就知道这肯定是要恼了,赶紧连连摇头。

真能闹,他现在还敢惹秦蔻儿,那简直就是想死想疯了的节奏,秦蔻儿要是和他生气,那明天的奏折谁看啊?

秦蔻儿却一点都没想放过蓝麟雪,转过身,对着蓝麟雪,秦蔻儿柳眉倒竖的开始寻夫。

“要是说别人有这种想法我也就算了,怎么说我也是先生的孩子,后嫁给你,有些风言风语的就算是对我的教训。蓝麟雪,你要是也有这种想法,我现在分分钟打死你!你也不看看希宝那张脸,简直就和从你身上扒下来似的。还有那眼睛,你觉得能是抱错的孩子吗?”

蓝麟雪一看秦蔻儿真要动怒了,赶紧笑嘻嘻的贴上去,将秦蔻儿拉到自己怀里,啵了一口。

“你瞅瞅,我这不是也没说别的吗?就是儿子看着我不亲切,我才抱怨两声。那谁都知道孩子是我的,就看那天下无敌的帅样,可不可能是别人的种!我错了,别生气!别生气!”

“我能不生气吗?”

秦蔻儿说着,气恼的将蓝麟雪的手拍掉。

“你总说儿子和你不亲近,我拜托你,做出点让儿子亲近的事啊!你一天天的总是不去看儿子,他和你能亲近吗?”

蓝麟雪连连点头,“对!对!都是我的错!明天我就抱着儿子好好亲近一下!好了,好了,不生气,咱们好好睡觉!”

说着,蓝麟雪抱着秦蔻儿就开始捅咕,做着自己最喜欢做的事。

不过,第二天开始,蓝麟雪真的就开始往儿子身上亲近了。

比如主动来看希宝,抱着他去御花园里溜达,还给他看各种各样好玩的东西。

最开始希宝还是很傲娇,很有原则的不接受父皇的贿赂的。

但是后来,发现蓝麟雪给他玩的都是会闪光的东西,就觉得很有意思了,还会长着小手去要。

蓝麟雪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那颗宝石,不由得长叹一声,这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希宝这么小,就知道喜欢这些发光值钱的东西,怕是长大之后也得是个钱窜子。

父子和谐共处了不到半个时辰,希宝就不喜欢手里的这个玩意了,他想要娘抱。

蓝麟雪一看蓝诺稀张着小手去抓秦蔻儿,立时将他抱得远了一点。

“儿子,爹有时间来抱你,都是你娘的功劳!你可不能打扰你娘啊!否则,最后爹就抱不了你了!”

蓝诺稀完全不理会蓝麟雪的这些话,揪着小手还是要娘抱抱。

看秦蔻儿似乎完全没有时间理会自己,不由得憋着小嘴就哭起来。

粉嫩嫩的小脸委屈的就往一起皱,红艳艳的小嘴撇着,两只眼睛里水汪汪的就开始冒眼泪儿,让人一看就自动融化了。

抓着蓝麟雪的衣衫,希宝吭哧吭哧的就想要委屈的哭了。

“诶呦呦,我宝贝儿子怎么了?娘亲不理咱们啊?爹爹理我们希宝!爹抱着我们希宝,咱们就不要娘了!”

说着,蓝麟雪抱着孩子就往外面走。

希宝看见离秦蔻儿越来越远了,不由得就委屈的哭出来了,然后抓着蓝麟雪的衣服就开始作。

无论蓝麟雪怎么抱着,怎么哄着,他就是要娘亲,在怀里就是不老实。

最后还把自己的奶哭出来了,又吐了蓝麟雪一身。

蓝麟雪终于怒了,将儿子塞到奶娘的怀里,愤然的走到大厅。

“哼!这好好的孩子都被父皇给惯坏了!你瞅瞅,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好好一个老爷们,看不见娘就哭?成什么样子?我要是和他似的,我这辈子还不得哭死了!不行!等大一点的就直接扔出去,必须要锻炼两下才行!”

此时奶娘已经抱着哭闹不止的小世子走了进来。

秦蔻儿一听蓝麟雪说这样的气话,不由得将笔放下,将希宝抱进自己的怀里,小声安慰。

果然,希宝进了秦蔻儿的怀里之后立时就不哭闹了,瞪着大眼睛的看着秦蔻儿,小手放到嘴里咬着。

“孩子都是这样的!儿子算是不错了,平时的时候也都不怎么哭。而且,等他大一大就好了!”

蓝麟雪一听就更生气。

“平时都不哭,就看见我的时候才哭是吧?哼!我就知道,这死小子就是要和爷作对到底!”

说着,蓝麟雪站起来,走过来就照着儿子的小脸捏了一把。

“哼,蓝诺稀,劳纸告诉你!你不稀罕劳纸,劳纸就再生一个稀罕劳纸的,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蓝麟雪这句话可真不是说假的,他是励志要再生一个。

反正原来他就没想少生,现在更是有理由和秦蔻儿往死了生了。

希宝咬着小手,瞪着大眼睛,和看傻子似的瞪着蓝麟雪。

父子两个的梁子从此就结下了。

到了希宝百天的时候,两个人就更是闹得不可开交。

------题外话------

对不起亲们,醉猫才来更番外。实在是忙迷糊了!两份工作,加上手头有三本书,你们应该庆幸猫姐还活着!

不定期番外更新开始,大家看看希宝是怎么愉快的成长的吧!

对了,还要说一句。

醉猫新书《萌妻至上之宅门一品妾》已经占坑了,十一左右将会愉快的开更,希望大家都能来给醉猫捧场,不错的一本书,会对的起大家的期待的。

本文就在隔壁,大家一定来捧场哦,要不我会哭的!

最后,还是要提前预祝大家国庆快乐!

哈哈哈,我够早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