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小说

董子落用咖啡勺轻轻地搅动着自己面前的咖啡,随后抬起头看着沈俊豪笑说道:“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照顾着烨儿。【无弹窗小说网】你不回来,我都不知道你们认识这么多年了。”

董子落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落在沈俊豪的眼里一如当年那般的美好。“好像是我多嘴了。”他笑看着董子落说道,“回头烨儿要找我算账了。”

“他倒是长大了,学会有事情瞒着我了。”董子落语气中满满的娇嗔,“他申请到美国学校的时候年纪还小,我总是担心他在那边生活的辛苦。”

“我遇到他之前,他一直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不像一个才十六岁的孩子,也许是你在冥冥之中把他送到我身边的吧。”沈俊豪叹道,“那天我在路边的咖啡店喝咖啡,只见他穿着咖啡店侍应生的制服背对着我正在给两个白人孩子的气球上画画,只那一朵小小的三叶草,在他转身的时候,让我以为自己看到了你。那时的你也是这般,褐色的侍应生衣服,脸上带着清浅的笑,让人心中像是在春风里徜徉。”沈俊豪笑了一下,拿起咖啡杯浅浅地喝了一口,“他一直不说,估计是想找个契机给你一个惊喜吧。”

“是挺惊喜的。”董子落笑了起来,低头拿起了咖啡杯。

“你一直都没有再见过殷先生吗?”沈俊豪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董子落的手顿了一下,接着浅浅地抿了一口,放下了咖啡,“没有。”

“当年他找过我,就在我们查账从度假村回来的那个晚上。他让我带你离开”沈俊豪开口说道。

董子落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沈俊豪。

“也许你难以想象,当时他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局面。当时因为全球的金融危机,殷先生在国外的好几个项目都受到了重创,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合作公司又临时撤资毁约;而国内和殷浩正先生一起打拼的股东中有一个同室操戈,用殷浩正先生白手起家时的违法记录胁迫殷先生。你也知道很多公司起家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殷氏起家的时候虽说是殷浩正先生主持公司,可殷先生当时已经入了董事局,所以他也逃不了干系。当年可以说是内忧外患,殷先生也可能有入狱的危险。他让我带你离开,他说他没有十分把握自己能从这个困局中出去,他不想让你受牵连,所以让我带你走。他只是配合我们把戏演完而已。”沈俊豪看到董子落的神情有些迷离,却也知道她在听,“后来我放你离开,是因为看到了你眼中满是迷惑,像是一只迷途的小鹿。你跟着我离开,你会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可你留下了,哪怕只能从别人那里听到殷先生的消息,你也会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如果,如果当年我知道你有了烨儿,也许,也许我就不会放你走”

“谢谢你,谢谢你当年正确的决定。”良久,董子落才开口说道,话语隐忍得有些哽咽。

不知何时天空中飘起了雪,董子落站在咖啡馆的屋檐下,向空中伸出了手,一朵雪花落在掌心中,瞬间化为了水珠。董子落抬起被泪水遮得雾蒙蒙的眼睛看向不远处。恍惚间仿佛殷赫咺依旧站在咖啡馆花园的雕花大门下,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微笑地看着自己,不知道站了多久,肩膀上已经沾上了若有若无的白色,一如当年董子落眯起了眼睛,却突然发现雕花大门下,空无一人。她不确定地眨了眨眼,努力掩去了泪水的迷雾,依旧空无一人。

新年的初雪,董子落站在原地任凭泪水顺着脸颊而下,天地白茫茫一片

董震烨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殷氏大楼,身姿挺拔俊朗,黑色的呢子大衣,在雪白一片的天地里格外的显眼。雪花片片地飘落,沾上了他浓密的眉,他英挺的鼻,轻轻地掠过他棱角分明的唇。

董震烨微微地抿了抿唇,勾起一丝浅淡的笑。这丝浅笑里有着殷赫咺的睿智和冷峻,却又藏着董子落的顽皮和纯真。

凝视了片刻,董震烨大步地向着大楼走去,“爸,我等着你,等你找到我”

殷赫咺站在三十六层的落地窗下,眯着眼看到大楼下一个黑色的小人影伫立了片刻之后,走进了殷氏的大楼,窗外只剩下茫茫的飘雪。

殷赫咺走回办公桌旁,凝视了一会儿桌上沙漏上的“”,伸手将沙漏反转了一下。

沙漏里的沙一点一点悄声地落下,远处茶几上的十一朵香槟玫瑰配着黄莺娇艳欲滴(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