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令狐轩起身走向那锦衣少年,拦住了他欲继续往床榻前行的脚步。

“小六子,你今日不用去巫先生那里学医术吗?”令狐轩微一皱眉,淡淡地问道。

他望着在自己面前站定的少年,很是无奈。

令狐聪在令狐家排行老六,平日里和二哥令狐轩感情最是要好,从小就是跟在令狐轩身后的小尾巴。

后来神医巫情开山收徒,一眼看上了令狐聪,说他天赋异禀,死活要收令狐聪做关门弟子。令狐聪本来并不乐意答应,把他爹气得够呛,只恨不得拿绳子绑了他去。后来还是巫情求徒心切,答应了令狐聪提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条件,令狐聪这才乖顺的跟巫情学医去了。

令狐轩每次一回来,他都会颠儿颠儿地跑回来找他玩耍。

“你说,为什么每次我前脚刚踏进家门,你后脚就这么快跟过来了?”令狐轩十分无语,扶额问道。

“轩哥,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我送你的那只香囊……”令狐聪扬起一张笑脸,得瑟无比地回答道。

令狐轩立刻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天知道那只香囊的外形多古怪,仅是想到它由一千零一只蚊子翅膀,八百八十八只蜘蛛腿,六十六株追踪草,放在一起炼制而成,令狐轩就对自个儿的这个六弟十分佩服。

他实在不知道,令狐聪去哪里抓来的那么多蚊子和蜘蛛。

那香囊第一次出现在令狐轩面前时的情景,他压根不愿去回想。这世上估计也只有小六子,能做出那么怪异的香囊。

更让他头疼的是,令狐聪说那只香囊是自己第一次炼药成功的纪念品,不让令狐轩把香囊丢掉。令狐轩却被那香囊的气味儿熏的受不了,接到手上就立马丢出去老远。

令狐聪一生气,把自己关在房间三天,不知给那香囊加了什么香料炼制,再拿给令狐轩时,除了外形还是一样怪异,闻之却是一阵淡雅的香气,如阳光的气息一般。

令狐轩虽嫌弃它外形丑陋,却懒得看见六弟继续折腾,也只得收下那只香囊,一直随身佩戴着。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回-巫-先-生-那-里-了。”令狐轩揉了揉太阳穴,咬牙一字一句的对令狐聪说。

“我才回来一会儿啦,轩哥,你就要赶我走啊?我拜师的时候,巫老头就说过,我学医可以非常自由,不用每文学楼一声就行了。”令狐聪瘪瘪嘴,故作委屈的对令狐轩说。

他一边说,一边偷偷往床榻那边蹭过去。

令狐轩闪身而过,一把抓住令狐聪的衣领,令狐聪被抓离床边时,眼角余光看见床上躺着一位绝代佳人,顿时惊艳不已。

“轩哥,你可以啊~,这才多久没见,就给我把二嫂领回来啦。”令狐聪语气夸张的对令狐轩嚷嚷道。

令狐轩松开手,朝屋里的八仙桌抬了抬下巴,示意令狐聪过去坐下。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二哥我这么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令狐轩笑道。

令狐聪连连点头称是,在八仙桌旁的圆凳坐下,一脸崇拜地望向令狐轩。

令狐轩也在一旁坐下,给自己和令狐聪各倒了一杯茶,径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二哥,那位真是我未来二嫂啊?”令狐聪见令狐轩不急不缓的喝茶,忍不住又开口问道。

“哈哈,小六子,我倒是有这个想法,只要她点头。”令狐轩笑道。

“二哥,人你还没追到手啊?这姑娘是什么来头?竟让你这翩翩佳公子掏了真心?”令狐聪笑嘻嘻的调侃道。

令狐轩但笑不语。

“不过,她好像不是正常入眠一般,莫非是中毒之类的?二哥,难不成这姑娘不从,你把人硬绑回来的?”令狐聪摸摸下巴,挑眉问道。

“别乱扯,苏苏本想去救人,却遭人暗算中毒了,所以我才带她回来医治。”令狐轩抚额叹道。

“原来如此,二哥,你是知道我医术很厉害,所以带回来让我为她医治的吧?放心吧,我一定……”令狐聪话未说完,令狐轩便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小六子,我知道你医术不错,你且先看看,能否看出苏苏是中什么毒,再说医治的话。”令狐轩说完,便起身走向床榻边。

令狐聪闻言也来到床榻边,话说他之前就是想看看,这未来二嫂是何模样呢。

只见床榻上,一个肤白如雪,乌发朱唇的绝色女子,静静地躺着。令狐聪暗道,这女子和二哥还真是绝配啊。

“二哥,你眼光不错,这二嫂我认了,你要努力追到手哦。”令狐聪嘻笑着说完,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令狐轩笑着点头。

令狐聪左瞧右看,折腾了半天,愣是没看出来,苏苏所中何毒。只能对令狐轩摇摇头,一脸的无可奈何。

“小六子,你没看出来也别灰心,苏苏所中之毒,乃是世间罕见,在救她的路上,我遇到一位高人,他已告知我,要如何为她解毒。”令狐轩说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二哥,那位高人可有与你一起回来?我好向他讨教一二。”令狐聪闻言眼前一亮,开心地说道。

“那位高人倒是没有和我们一同回来,只是告诉了我,如何解毒而已。”令狐轩摇头说道。

他说完,便将一路如何与那老者相遇,以及如何救治苏苏,一一说与令狐聪听。

言罢,令狐轩深深叹了一口气。

“二哥,你是说,只需在一个月之内,取得还魂草、火凤凰之泪和地狱火便可?”令狐聪问道。

“正是,那老者的确是这般说。”令狐轩点头答道。

“可那云海之涯和炎陌幻城都是传说,从没有人见过,据说皆是凶险之地。传闻距今最近一次去那里的人,也是在五百年前,听说那人也是有去无回,杳无音讯。再说了,地狱火从何处可得?我可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啊。”令狐聪皱眉问。

他二哥要为二嫂求药,这个他举双手双脚支持。可令狐轩要去的地方,都是传说中的穷凶极恶之地,所去之人有去无回。故此,令狐聪怎么都不放心。

“那高人给了我一个锦囊,助我求药,你大可不必担心。”令狐轩说道。“我正想着找谁照料苏苏,既然你在家,那二哥就将她托付给你照顾了。”

“二哥,你怎地如此生分起来,你就放心去求药吧,我会照顾好二嫂的。”令狐聪回道。

令狐轩至此,放下心来,遂向令狐聪叮嘱了一番,定于第二日一早启程求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