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电话那头,温暖戏谑的声音传来:“被你发现了吗?”

顾一诺无奈的耸了耸肩:“想问什么您直接问吧。”

儿子这么痛快,当妈的也够直接:“一诺,你是不是去见女孩子了?”

自从顾一诺小时候喜欢过小葵,后来知道小葵是自己表姐,他们压根不能在一起后,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温暖就没有见到他对哪个女孩敢兴趣过。

她知道,有很多女孩子围绕在他身旁,但他都没有在意。

温暖希望顾一诺能找到一个能和他共渡一生的人,就像她跟顾翊宸一样。

有段时间,她见他和叶子俊走的很近,二个人总是在一起打打闹闹的,都有点开始怀疑他那方面的取向了。

“是的。”昨天晚上他的确是和女人在一起。

“我就知道!”隔着电话,他都能感觉到温暖的兴奋。

顾一诺忍不住泼冷水:“但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

“不管怎样,不可以伤人家女孩的心啊。”

顾一诺不管是外表还是心智都高于常人,但唯独在感情方面比较迟钝。温暖很怕他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而做出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

“都说了不是那样。”顾一诺懒得跟她解释,岔开话题的又问:“话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会在我生日之前回去的,你爸爸说要给我办生日宴会呢,哈哈 。”温暖说得很平静但秀恩爱的意思却不予言表。

“你爸爸在叫我了哦,我们现在要去奥尔堡,一诺,公司你就好好打理着吧。

“可是……”嘟……嘟……

顾一诺听着手机传来通话结束的声音,一脸的无奈。

她刚才最后那句话,就是故意气他的!

天地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把自己家的儿子当奴役在用,而不是像小时候那么宝贝了。

算了,自己就再坚持一段时间,反正温暖的生日就在下个月了。

……

Dave驾驶着古思特,行驶在去美术馆的道路上。两点,这个美术馆将有一个慈善拍卖要举行。

“Dave,这次慈善会是要拍卖那位叫高芩的艺术家的作品吗?”坐在后座上的顾一诺问向Dave,他要在到达之前了解一下慈善拍卖会的具体情况。

“看来顾少听过她的名字。”

“虽然我不了解艺术界,但像她这么出名的画家我多多少少还是听过的。”

“没错,高芩在咱们S市的确很有名,她的年纪跟温总相当,其身份不仅是一名绘画技术高超的艺术家,还是一位很有爱心的慈善家。”

从Dave的口气,可以中听出他对高芩的赞赏。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见见这位艺术家了。”

“不仅这样,她还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她和她先生也就是钻石大王楚程元非常相爱,我们现在要去的思心美术馆就是她先生楚程元建给她的。” Dave继续说道。

“看来这个世界上的宠妻狂魔不是只有我爸一个啊。”顾一诺笑了笑,他对这位画家越来越感兴趣了。

“还有……”

话还没有说完,Dave突然踩了个急刹车,坐在后面的顾一诺因为惯性向前倾去,差一点撞上了前排的座位。

“对不起,顾少,您没事吧?前面的车突然刹车了。” Dave回过头,急忙地向顾一诺询问道。

“我没关系,前面怎么了?”顾一诺身手敏捷,这点小事怎么能伤到他。

“您在车里等我,我下去看一下。”Dave说着下了车。

不一会Dave就回来了,他坐进了驾驶室,向后面的顾一诺说道:“前面有一辆运输车翻倒了,货物都掉了下来,把路面堵住了。”

“情况严重吗?”

“警察正在赶来的路上,应该很快就会疏通。现在没有办法调头,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一会了。” Dave怕顾一诺太闷,说着的同时打开了后面的车窗。

顾一诺回头看看了跟在后面的长长的车辆队伍,每辆车都几乎是贴在一起的,的确没法调头。

“慈善会来得及吧?” 顾一诺有一丝的担心。

“我们提前出门了,应该没有问题。”

“那就好。”第一次见那位有名的画家,顾一诺不想迟到。

无聊的顾一诺透过开着的车窗看向窗外。

此时,他们的车正停在了一家购物商场的前面,那家商场今天似乎有什么活动,靠近大门口外面的位置搭建着露天舞台,有好多路人正围在舞台的周边。

顾一诺不经意地看到舞台的背景上“LOKE春夏裙装促销会”几个大字。

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围着观看,原来台上正有身材姣好的模特们在穿着LOKE品牌的裙子走秀,向人们展示着要促销的商品。

“不管您身材如何,是胖是瘦,只要选择我们LOKE的裙子,总会有一款适合您。”

LOKE的工作人员为自家的产品宣传着,“不过相信大家看了这么久的裙装秀肯定也看腻了,下面就给大家换换口味,请大家观看一只舞蹈!”

这个人说着的同时,模特们都陆续地退到了后台,代替她们走上来的是十几个穿着整齐服装的女舞蹈演员。

顾一诺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Dave,把车窗关上吧。”他觉得声音太吵了。

“好的。”Dave按下了升降按钮。

“等一下!” 就在车窗上升到一半时, 顾一诺突然出声制止道。

不明所以的Dave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顾一诺,只见顾一诺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正在举行活动的舞台。

这个世界真小!顾一诺不禁感叹。

舞台上的女子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而站在中间那个领舞的那个女人不就把他当成了牛郎的乔允芯吗!

乔允芯穿着一件粉红色纱裙,撑着淡黄的油纸伞,如仙女,似蝴蝶。而其他几个撑着伞的绿衣姑娘,如绿叶一般,娇翠欲滴。

风吹叶动,乔允芯犹如一朵带露的荷花,在一片片绿叶的掩映下,婷婷玉立,娇艳动人。好一个荷花仙子!

一首曲子结束了,最后,乔云芯被围在绿衣女子的中间做了一个下腰的动作,引起了全场观众和路人的鼓掌和欢呼。

舞蹈全程,顾一诺的眼睛一直没有从乔允芯身上离开过。他看过很多舞蹈剧和表演,但都是在剧院或展览中心里。他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子能在这么简陋的舞台上把简单的舞蹈演绎地这么美丽。(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