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老头轮强的老师

立冬过去几日, 颜清和颜敏果然都准备着去香山祈福。

时瑾也十分想去,奈何山路难走,她又正是孕吐厉害的时候,颜九渊和老太太都不放心, 只得乖乖留在府里,只是心意还是要尽的,便带着绿绮和丹松做了两盒子点心,又让游妈妈炸了果子,备齐六样果品,让颜清和颜敏带上。

颜清的母舅家正在香山附近,她提前与老太太和甄氏说了, 想去探望一番, 老太太自是允准。因她生母去得早,外祖家也没什么人了, 只剩这一个舅舅, 靖国公早些年便在京郊的宁县县衙里给寻了个差事, 好在人务实,又有靖国公这层关系, 慢慢做成了主簿,如今县太爷也要敬三分。

时瑾遂又多备了份儿一礼, 一道送过去。到颜清的静宜馆时, 却见她屋里摆着许多个打开的楠木匣子, 两个大丫头来来回回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颜清也正抱着个匣子在翻看, 见时瑾进来, 有点儿意外,忙起身笑道:“嫂嫂来了。”又看了眼自己的屋子,不好意思道:“太乱了,嫂嫂别见怪。”说着,示意两个丫头赶紧先收起来。

时瑾笑笑,看打开的匣子里放的都是头面首饰一类,随口道:“做什么呢这是?”

颜清拉着她坐下,又叫大丫头瑞雪端碗银耳羹来,略有点儿局促地说:“有支簪子忘记放哪儿了,今儿想起来,就叫丫头们再找找。”

时瑾过来正有件事与这相关的,便说:“我与你大哥商量着,想给你打套头面,你可有喜欢的样式么?”

宁远伯夫人前两日又来了一回,与老太太和甄氏都相谈甚欢,只是靖国公府眼下的情势不宜张扬,暂时没请了人正式提亲,但两家长辈心里都是有意了。颜清是嫡长女,嫁妆马虎不得,老太太的意思,如今就可慢慢筹备着。

时瑾昨儿与颜九渊列了单子,她恐再过一阵儿没精力操持这些,不如早早就备下。

颜清也明白她的意思,脸上红了红,低声说:“嫂嫂做主就好。”

时瑾笑笑,看见她手边还放了个敞开的匣子,便扫了眼,道:“我知晓你爱兰花,帕子上也绣,要么……”

话未说完,颜清却不知怎的了,面色稍稍一变,有些匆忙地用袖口将那匣子一掩,顺势推到身后去,赧然说:“什么样式都成的,我都喜欢。”

时瑾知晓她心思敏感,想来那匣中有宝贝的东西,或许是她生母留下的,不愿让旁人瞧见,便只当没瞧见她这动作,颔首说:“也成,那我就做主了。”

颜清“嗯”了声,面上还有丝尴尬,时瑾也不在这事上多说,让游妈妈和绿绮几人把备好的东西提过来,又一一与颜清交待过就先离了静宜馆。

她一走,颜清忙把方才那匣子收起来,咬唇出了会儿神,听大丫头瑞雪道:“姑娘,还是没有寻见。”

“罢了。”颜清又有点儿烦,挥挥手说:“别找了,告诉瑞霞和瑞香莫说出去,回头我画了样子,打支一模一样的。”瑞雪应声,心里却叹了口气——想要打支一模一样的谈何容易?那簪子是小姐十岁上时都督送她的生辰礼,雕兰花的羊脂白玉可是从昆仑山带回来的,眼下去哪儿找一样的?只是她也不敢吱声,簪子是在上回去玉茗楼后不见的,当日大小姐与二小姐闹了不快,二小姐的马车先走了,剩自家小姐在那儿,闹得有多狼狈她这会儿记起来还有气呢。

因轻手轻脚收好东西,去交代瑞霞和瑞香了。

时瑾从静宜馆出来先去了趟老太太的平乐堂,这些日子骤然一冷,颜老太太着了风寒,时瑾记起前世她大约就是在这个时候逝去的,心里担心,不免想多坐一会儿伺候汤药,可老太太恐给她过了病气,三撵四撵地把她给撵了回来。

出了平乐堂正碰上颜清也来请安,时瑾便停步与她说了两句话,走时却想起方才在她屋里看见的那个匣子来,最上头一方淡蓝色的帕子,折了一角,堪堪露出点儿绿色的叶尖儿来。

不知为何,时瑾此刻想起来,竟觉得颇是熟悉。

然而颜清的帕子她是见惯的——偏好青、蓝两色,对角绣兰,见了觉着熟悉也实在是平常,便摇头笑笑,径直回了雪沧斋。

次日一早,颜清和颜敏收拾齐整,又带了许多丫头、婆子以及护院,动身去了京郊香山。

大半个时辰后,谢家。

谢明容边绣着朵牡丹边听着奶娘回禀:“……颜家两位小姐今儿出门了,都走了好一会子,看随从众多,应当就是去香山了。”

颜清竟没叫人来与她说一声?

谢明容秀眉微蹙,针尖儿从花蕊处穿过去,顿了片刻,道:“去瞧瞧哥哥可在他院子里。”

大丫头应声而去,没多会儿回来道:“二爷与老爷在外书房说话呢。”

谢明容想了想,吩咐丫头取披风来,起身去了前院。

“除了咱们的人,另有一批高手盯在靖国公府附近,”谢胤正与父亲低声说着话:“应当就是惠妃娘娘暗喻——皇上派去的人,可见此次皇上真生了忌惮之心。”

“颜九渊也不是吃素的,”谢翟道:“一道折子就叫带头请辞的几人下不来台,既如此,你去传个信儿,他们几个合该到靖国公府好好探望探望才是。”

谢胤应了声,又说:“父亲,要买矿的人寻到了。”

“可靠么?”谢翟精神微微一震,起身道:“皇上心里还是有个疙瘩,近日问起这矿矿工多少,产出如何,我瞧着是寻个由头就收缴入朝廷的意思,咱们需得要快。”

“可靠,”谢胤说:“是通过四叔找来的,早先是秦商,数一数二,后来进京,寻了多次想搭四叔的关系,四叔已把他的底子摸透了。只是,他也多少风闻了些这矿上死过人的事,不太安心,得见个主子才肯吐核儿。”

谢翟眉头一紧,敲了敲桌案道:“让管家去。”

“管家两日前已由四叔府里的人引着见过一次,那人眼睛也毒,坐了半刻只递了张帖子上来,便什么也不肯谈了,孩儿瞧着,还是我去一见面。”

谢翟蹙眉不语。

“父亲担心什么?”谢胤道:“人是查过的,颜九渊眼下自顾不暇,咱们若不趁此时了结此事,等皇上下旨收缴了这矿可就来不及了。”

的确如此。

谢翟沉默片刻,又问:“可约了时辰?”

谢胤点头:“就明日申时。”

“你去见见,”谢翟最后叮嘱道:“仔细些,若觉有什么不对,及早抽身。”

能有什么不对的?谢胤倒没太当回事,应了声,起身先去办谢翟方才交代的事。出了书房,却看到谢明容正等在院子里。见他出来,匆匆上前几步将他拉到一旁,低语道:“我这里有件事,哥哥快谴人去给陆瓒传句话。”

************

京郊以西,香山。

颜清和颜敏一早到这儿,先去了北侧山脚下的碧云寺里进香,给老太太和融哥儿各求了道平安符。因与这里的师父颇熟,颜清多留了会儿,添过香油钱,想到时瑾怀有身孕,又折返回来,替未出世的小侄儿也求了一道,快晌午时才回了婆子们早打点好的秋意轩。

秋来香山风景如画,红叶遍山,游人如织,她们今年来得晚些,已入了冬,美景堪剩一二,但仍叫人流连不已。

颜敏用过午饭,歇也没歇便带着一众丫头婆子乘轿上山游玩儿。颜清倒不急,颜敏明儿一早就回去了,她想多呆几日,给祖母祈福满三日再动身去舅舅家。因好生歇了一觉,下半晌到碧云寺听了卷经,晚些等颜敏回来便早早睡下。

次日清早,颜敏先回去。她这次得了巩氏叮嘱,没与颜清唱反调,走时也难得地没甩脸子,唤了颜清一声“大姐姐”。

颜清送了她一段路,到碧云寺时晚些,进了宝相殿却看见有人正在默经祈福。她脸色不由自主地发沉。

——谢明容。

她是何时来的?昨晚还是今早?自己刚一来她也到了,是凑巧还是旁的?

颜清正想着该如何应对,谢明容也看见了她,微微一笑,拍了拍自己身边的蒲团,示意她过来。颜清略一踌躇,走了过去。

谢明容没出声,笑着点了点头,便转回来继续随着静安师太默经。

默经完毕,颜清起身告辞。她看谢家姐妹都站在宝相殿前门,不愿与她们相遇,便带着瑞雪从后门而出,绕到了碧云寺的后山上。

然而没走多远,瑞雪便小声道:“谢家小姐好似跟过来了……”

颜清蹙眉,转身一瞧,果见谢明容带着两个庶妹也上了后山,就跟在她们不远处。颜清抿抿唇,也不打招呼,继续往山上走。

这后山与南面不同,颇为阴冷陡峭,亦没什么人来,颜清走了一阵儿,两腿发酸,便打算下山回去,却听谢明容叫她:“清姐儿,你今儿这是怎的了?”

颜清回头,见谢明容已经跟了上来,便见个礼,不咸不淡道:“谢姐姐。”

“你多时候来的?怎没叫人去知会我一声?”谢明容从敞轿上下来,毫不气喘,笑了笑,道:“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同行的。”

“我忘了。”颜清敷衍一句,便要错身下山,谢明容身后的两个婆子却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谢姐姐这是做什么?”颜清抬头看她,脸上已带了疏离的冷意。

谢明容上前,眉峰细微地挑了挑,拉着她的手道:“妹妹可是因你家的事情在怪我?”

这话的意思……颜清牙关一紧:“姐姐都知道?”——她知道大哥的事情与她谢家有关!那还假惺惺地在自己面前装甚?

谢明容却是长长叹了口气,说:“我是世家女,家中的荣辱便是我的荣辱,朝堂里的事情我不懂,也没有法子的。你还是回去劝劝你父亲与大哥,咱们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争什么呢?只要他愿意和我父亲认个错,我父亲定不会与他计较的。”

这是什么话!

颜清气得狠了,一时冷笑,她从未想过,自己与谢明容竟也有翻脸的一天。一时又想起大哥的话来,让她不要多做口舌之争,因便冷冷抽手,说:“我身子不大舒坦,要先回去了。”

“急什么?”谢明芳也上前来,与两个婆子一并挡住她的去路,“我姐姐话还没说完呢,你往哪儿去?不是从前死活要跟着我们的时候了?”

颜清咬咬牙,她见惯了谢明芳这个跋扈样子,也知她有意羞辱,但今儿忍不了,往前走了一步,喝道:“让开!”

不料谢明芳不退反进,也往前走了一步,伸手就来推颜清,口中说:“你家里都要败了,还当是从前呢,与咱们称劳什子的姐姐妹妹!”

她这一推颇是用力。山路不平,颜清一个踉跄差差摔倒,手里的暖炉没拿住,骨碌碌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丫头瑞雪一看就急了,上前回推了些谢明芳一把。谢家的丫头婆子哪里让?立即几个人上来按住她,谢明芳抬手便扇了她两巴掌,嘴里骂:“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推我了!”

事情只在顷刻,颜清眼睁睁看自己大丫头挨了两下,登时火起,一手抓住谢明芳的腕子,另一只手就抽了过去。

只是力气还未使到,胳膊便被谢明容拦住。谢明容淡淡的,劝道:“清姐儿,罢了,回去我好生训责芳姐儿几句也就是了。”

颜清眼眶通红,却是不让步,说:“我还她两巴掌,此事自然就罢了。”

谢明芳闻言嗤笑了声,非但不怕颜清,反像示威一般,挽了挽袖子,抬手便要再打瑞雪。

颜清瞪着她,只怪自己没有多带人,刚要低喝,却听谢明芳“啊!”的一声,手腕一缩,身子矮了下去,疼得直抽气。

随即,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如此欺人,谢姑娘不怕折了自己的名声?”(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