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浪荡小说

“滴答………”

“滴答………”

“滴答………”

血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在这宁静的空间中格外刺耳,跌落在地上的男人低垂着眼帘,注视着眼前这个一头金发无风自扬的女人。

为什么…………这个女人…………

“就只有这种程度吗?还是说你畏惧了?”冰冷的语气,此时的费莉希蒂脸上不复平常的笑容。此时此刻,占据了费莉希蒂身体,追寻着与自己相同的气息而来到这里“费莉希蒂”很失望。

得到这份力量的人,居然只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的弱鸡?

不过是随手的攻击而已这都挡不住,心理承受能力还这么差,简直可以说是一无是处的废物,为什么能够得到自己那个同类的承认?

“啧,女人,很显然,我是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另外,这很痛,你知道吗?”艰难的站起身,单就是这个动作,却疼的男人龇牙咧嘴。

“戴上它。”

面具扔给了他。

漆黑的恶鬼,一如男人在自己落魄之时第一次见到它时的模样。

正是这张面具,他才有了对奥斯本集团复仇的希望,正是这张面具,给予了他至高无上的力量,但就在十分钟之前,这个女人呢却突然从这个房间的阴暗处窜出,一把将他脸上的面具夺走。速度之快,他根本没有做出反应的余地。

本以为自己将会失去这令人陶醉的力量,但,眼前这个女人,居然将那充斥着神秘力量的面具还给了他?!

“戴上它。”说出这句话的“费莉希蒂”,高傲如女王。

“挺有骑士精神啊?”迅速的将落在自己面前的面具捡起,直接扣在了脸上。

“只不过,希望你不要后悔。”歪着头,男人面具下的嘴角上扬,挥动手掌,熟悉的力量却并没有在指尖流动。

“怎么回事?!”男人惊诧莫名。

这一段时间内在他的身上流动的强悍力量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做了什么?你对我的面具做了什么?!”男人脸上的得意神情在这刹那间消失,他赖以横行的力量消失了???

“已经打算放弃这个人类了吗?”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那茫然的神情,“费莉希蒂”若有所思。脸上流露的,是名为讥讽的表情。

“不过百年的时光,你的锐气就已经被消耗殆尽了吗?”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自我告诫,似追忆的语气让面前的男人仓皇逃窜,却终究化作了无用功。

“既然这样,那你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动听的嗓音,述说的却是令人绝望的宣判。“费莉希蒂”话音落下的刹那,漆黑的影子自四面八方涌现,吞噬了男人的哀嚎!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当高黎根据神盾局的提供的线索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满地的血液与残肢。

令人作呕的场景,站在高黎身旁的卡拉却是面不改色。

漫长的战争生涯早已经令她的心麻木。瞥了眼脸色怪异的高黎,卡拉自顾自的开始盘查起了房间。

她感受到了,就在这个房间里,那微弱的近乎于要消散的邪恶气息,与之前她在奥斯本家感受的如出一辙。

“咳咳,你在找什么?”终究还是从第一眼的不适中缓过来的高黎疑惑的问道。

就像是一只嗅到了猎物的猎犬一般,这就是高黎对此刻的卡拉作出的评价。

“没有,什么都没有…………”卡拉的嘴里碎碎念着,丝毫没有搭理高黎的想法。要知道,纵然是在阿斯加德,纵然是在残酷的战场上,她也没有感受到过如这股气息一般纯粹而又邪恶的。

在地球上碰到,这无疑让她感到不安。

奥丁的“维护和平”理念在卡拉这一辈人中无疑是深入人心的。就算是后面成了二五仔的洛基,一开始不也只是想为阿斯加德除掉冰霜巨人一族以实现和平吗。

只不过越到后面越跑偏了就是。

“我说你们两个,走那么快——”在高黎与卡拉的身后,姗姗来迟的娜塔莎短暂的愣了一下,而后很快的回复了正常。

特工生涯见过比这更残忍场面的她,反应自然不会如高黎一般不堪。

“这具被撕碎的尸体是谁?”

“我想,应该就是你给我看的那段影像中的那个对奥斯本一家动手的那个男人吧。”随意踢了一脚落成一堆的垃圾,一颗头颅就这么滴溜溜的滚了出来,吓了高黎一跳!

惊了!一脚踹出个脑袋!

“马尔默·克瑟曼,那个对诺曼·奥斯本下手的男人。”辨认出这张恐惧到变形的脸到底是谁之后,娜塔莎脸色阴沉。

他们神盾局之所以会发现马尔默的存在,就是因为这货丝毫不知道神盾局的存在,肆无忌惮的在神盾局的卫星下表演着在奥斯本的府邸内凭空消失的戏码。现在诺曼·奥斯本出了事情,神盾局自然是第一时间锁定了他,却没想到赶过来时,马尔默会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死法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能够查得到吗?这段时间内有谁进出过这里?”

皱着眉,高黎实在是不想再看着房间里的景象,扭过头问道。

“我去让人查查看。”闻言,娜塔莎立刻走出房间联系着神盾局。

到底是在哪里呢?这股气息?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就感觉,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个人世界中无法自拔的卡拉还在思索着,直到高黎的接近,才将她从思绪中惊醒。

“你又察觉到什么了吗?”

“很纯粹的邪恶气息,远比我接触过的任何人或物都要邪恶。”转过身,卡拉朗声说道。

………………………………………………………………………………………………

纽约,史塔克大厦一楼大堂卫生间内,

费莉希蒂的身影自角落里浮现。

在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张看起来格外狰狞的面具。

“既然你已经忘却了过往的荣光只剩下了本能,那么,就把你的力量交给我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