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攻让受在上朝时带道具

自从将外蒙对老毛子战斗结果宣传开来之后,不仅让外界的势力更进一步的了解到西北的实力,更是让西北境内的老百姓对国防军的实力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x.

尽管宣传队在基层宣传军队实力的工作进行的不错,可是这些生活在底层的百姓对这些并没有完全信服,他们对满清朝廷和洋人仍然有着深深的畏惧,这一情况一直让基层的工作人员对此很是头疼。

叶晨了解这一情况之后,并没有去指责这些政务人员的办事不利,由于之前势力扩张的过快,现在西北急缺行政人才,全靠着收刮西北的读书人和原满清的官吏,这才把西北的政务管理架子打起来,他可不指望这些官吏,一下子都变成青天大老爷,能将西北老百姓的心全都归聚在国防军身边。

他也并没有立刻着手解决这一棘手的问题,只是将其暂时搁置了,这次从外蒙回来,叶晨特地让手下的宣传部对战胜老毛子这件事大肆宣传,尽管他知道这次和沙俄的战斗只是一个开始,作为老牌列强,沙皇定会不甘败在一个地方势力的手上,必定会再次卷土重来。

即使如此,叶晨仍然着手将这次对俄的胜利的宣传工作,尽快让麾下的百姓归心,才能使西北爆发出更大的力量,对西北已经开始的工业计划将有着很大的加速作用,为了让老百姓对胜利有更加直观的了解,他更是选出在当地有威望的百姓前去外蒙的集中营之中参观,而且还将此次在战斗中缴获的沙俄军旗在西北开始巡回展出。

经此一役,对西北境内的敌视份子有了更大的威慑,虽说西北境内仍然有着一些顽固分子对国防军的管理很是不服,可是他们见到沙俄军旗和那些俘虏的老毛子军官之后,也全部都老实了,不敢再去整一些幺蛾子,对国防军派出的基层管理人员,他们也是尽量配合,即使不配合,也是抱着惹不起还躲不起的心思,蜷缩在家中。

至于其他在国防军一系列的政策之中受益的贫苦百姓更是一心跟着国防军走了,经过这次宣传,他们心中的不安也被彻底抚平,在这些淳朴的百姓心中,那些作威作福,并将满清朝廷打的不敢吭气的洋人都败在国防军手中,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更何况自从国防军接管了西北的管辖权之后,他们的生活正在一点点的变好,让他们对今后的日子有了盼头,不用再像以往那样提心吊胆的生活。

当地百姓的精神面貌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仿佛一夜之间年轻了许多,见到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也不觉得第人一等了,而是微笑着昂头挺胸坦然走过,也许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从他们将束缚自己的那根辫子剪掉的那一刻算起吧!

身为当事人的老百姓,他们心底却十分感谢带来这一切改变的叶晨,尽管他们不知道这一切的改变是如何造成的,迷信的百姓确认为国防军的司令是上天派来改变他们命运的使者。

然而这个被老百姓定义为‘使者’的叶晨此时却在老虎坳训练营中巡查着,如今的老虎坳和之前相比已经完全变了样,为了方便物资的运输,新兵的训练营也从老虎山中搬了出去,即使如此,老虎山中的守备并没有因此松懈下来,反而更加的严密了。

而这五座训练营之中最小的那座训练营中却有着三百多名肤色各异的人正进行着艰苦的训练,这些人来自不同的被殖民国家,他们都是经过第一批被派出到世界各地的土匪头子精挑细选选出来的,经过层层考核,确定这些人对于国防军十分的忠诚之后,才送回老虎坳基地接受更加正规的训练。

训练场旁边的一座简易的房间中,叶晨站在木质的窗户旁边,看着这些即将成为国防军一员的国际友人,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子峰,对这些人的排查结果如何?”

站在旁边同样透过木质窗户观看训练场上情况的林子峰听到叶晨的询问,也不多做犹豫,就开口回道:“回司令的话,能进入这座训练场的人,都是经过了情报部门的严格排查,有些身份可疑的人员也已经被我挑选出来送进另外一座训练营之中了。”

听到林子峰的回答,叶晨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显然对这次情报部门的工作感到十分的满意,他之所以对这些语言不通的人这么看重,主要是他们今后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点他不得不慎重的对待,毕竟从满清入关以来,连续的闭关锁国政策,已经让这个国家落后西方国家太多太多,即使脱亚入欧的日本岛国,被列强敲开国门之后,经过明治维新,同样与中国拉开了距离。

想到这些,叶晨觉得自己必须得加快步伐,不能浪费苍天赋予中华民族重回强国之林的机会,有了这个想法,他对自己之前一系列的布局,感到十分的满意。

“另外一处训练营之中的人对咱们的安排有什么异议吗?他们是否接受咱们的安排?”

“他们全部同意了咱们的安排。”

对于那些热衷于民族解放工作的人会有这个选择,叶晨早就有所预料,他心中十分明白,对于这些热爱国家和民族的人来说,头脑都十分的精明,为了国家和民族,他们也许会做出让步,却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接受陌生人的善意。

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叶晨打算和这些人接触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条件,由国防军提供军事训练和武器装备,支持他们在国内推翻殖民者的活动,可是这些并不是无偿的,毕竟为了西北工业的发展,叶晨需要大量的资金来购买机器设备,更何况为了加快统一的步伐,对军队的投入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对这些热衷于解放国家的人进行无偿的帮助,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相应的金钱来购买的。

作为同样走在这条路上的解放者,叶晨十分了解这些人的心理,知道他自己提出这些条件之后,对方反而会更加放心的去接受这些,毕竟国防军现在还没有统一全国,并不能让对方完全的相信国防军。

不过为了一切的进程不威胁国防军的行动,这些解放者的行动必须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而且没有人愿意完全遵从他人的安排去走,做一个由他人掌控的木偶的感觉,的确没有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更爽。

考虑到这些,叶晨特意挑选了一些完全投靠国防军的人员对其进行训练,他自己心中也清楚,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都能按照自己的计划完美的走下去,期间肯定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可是他不在乎这些,只要这些人能偏向中国就行。

“另外一个训练营中的人只需要为他们提供训练就行,不用特别的照顾,你们情报部门和文宣手下的宣传部门一起着重对这处训练营中的人员进行培养,一定保证他们对部队的忠诚。”

已经从叶晨那里了解具体计划的林子峰也知道这些人对中国今后崛起的计划有着十分重大的作用,所以他也不敢不慎重对待,可是想到这次培训活动需要和宣传部门一起进行,他就想到了前段时间叶晨告诉他们的洗脑手段,让他对接下来的任务并没有感到太大的难度。

想到这些,林子峰笑着向叶晨保证道:“请司令尽管放心,有了你的教诲,我们一定会将这次任务漂漂亮亮的完成,绝不会影响今后的计划。”

“那行,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听到林子峰的保证,叶晨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打算,转身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着说了一声,就带着杨成武离开了这处训练营。

叶晨离开没多久,训练场上就响起了一声哨声,在这座训练营中已经待了一段时间的林子峰立刻意识到休息的时间到了,看着那些**练的有着翻天覆地变化国际友人,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即使这些人的出身都是贫苦人家,可是他们同样缺乏纪律,刚进入这座训练营的前几天,同样是**练的死去活来,不但感到身体乏累,更是对军规军纪的教导有着极大的不适。

而且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各自的语言也不同,虽然在进入这座训练营之前,他们都接受过一段时间的汉语学习,可是汉语作为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短时间内并不能让他们用汉语进行对话,仅仅能听懂一些简单的口令用于训练。

语言的不同不仅对于他们是个麻烦事,对于林子峰和张文宣二人也是个头疼的事情,毕竟他们还要对这些人进行思想方面的辅导,可是语言上的不同是横在二人面前的一大难题。

可是林子峰想到这半个月以来的努力,一系列的工作已经得到很大的进展,而且之前叶晨对此也没有提出任何的不满,他对此感到十分的得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