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

“这件事情明明白白的就是有人栽赃陷害,三君临天下,骨头山血流河,到底是谁这么恶毒,这事可有灭口了?”

德妃话锋一转,眼睛尖利的投向送信的宫人,眼里的狠毒触目可见,宫人颤抖着身子,不敢抬头,只是畏畏惧惧的回话,“回娘娘,那个村子里的人和那个猎人已经被灭口了,那皮草也烧掉了,叶大人请您放心。”

“猎人被灭口了?看来德妃的动作还真快,不过我华裳的打算的,可不是她灭口就能阻止的,芍药,帮我送封信给烜王爷,他会明白的。”

“小姐,你跟烜王爷还真是心有灵犀呢,今天殷意才送来一封信说是烜王爷送来的”,芍药满脸含笑,语言中带着为华裳高兴的心情。

他的动作还真是快呢,华裳眼睛眯成了月牙形,毫不吝啬的晒出幸福的笑容。

“芍药,我可记得最近有人往殷意的院子跑得有些过于勤快了,你说那个人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芍药一下子被华裳噎到,脸颊跟充血一样,捂着脸说去准备晚点就跑了。

华裳摇头笑笑,手飞快的拆开信封,对于战辰烜如此迅速的动作和快捷的消息来源感到惊讶,

打开信纸,引入眼球的是战辰烜那一手笔走龙蛇般自由不羁的草书,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让华裳从中看到了他的用心,耳边清晰的回响起那天他告诉她的,这件事情交给他,她很放心。

既然有人帮她看着德妃她们,那她也就能放心的动手去通知战辰宣了,嗯,就是不知道战辰宣知道这件事情后,会不会气到脸都绿了。

光想想,华裳的心情就好到没话说,哼着小曲躺在贵妃椅上,享受着待在房间里的冰冷,望着窗外的金黄色的世界,华裳放下了刚拿起的书籍,唤来芍药送点冰镇绿豆汤去烜王府后,带着一丝笑意入睡。

“王爷,天气有些热,喝点绿豆汤解暑吧,这绿豆汤还是冰镇过的,现在喝最适合了。”

“拿下去!”

“可是王爷”小丫头有些为难的盯着手里的那碗糖水,冒着满头汗不怕死的继续说道,“王爷,这糖水现在不喝就该不好喝了。”

“拿下去,本王的话什么时候还要你们还质疑了,厨房的人也是活腻了不成,本王一向一喜爱这类甜食,这会自作主张的是谁给你们的权利”,战辰烜头也不抬,手上的毛笔不停,黑色的墨水在洁白的纸张上刷刷的画出字画。

“可是王爷,管家说过一定要让王爷喝掉的,奴婢不敢倒掉。”,小丫头可怜兮兮低着头,双腿打颤着,不敢去倒掉糖水。

“好大的胆子,什么时候我这府邸的主子换人了,我的话还不是一个管家的话不成”战辰烜也是冒火了,什么时候他还做不了一碗糖水的主了,连一个小丫头都使唤不了了。

小丫头也是很无辜的,吓得双腿一下瘫软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主子,只是捧着糖水的手抖得很是厉害,倒出来不少。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只是因为管家说这是君小姐派人送过来的,让奴婢一定要让王爷喝下,莫辜负了,莫辜负了君小姐的一番心意,奴婢这就去倒掉。”

一小段话说的胆战心惊的,捧着托盘就要往门口退去,心里恨不得马上把这恼人的糖水丢到茅坑里去,管家爷爷骗人,还说王爷会给奖赏了,差点没吓得半死。

“等等!”

小丫头刚跨出门槛的脚顿住,一双眼睛泪汪汪的转过来看着战辰烜,深怕他一个不高兴砍了她的小脑袋瓜子。

“你说这是君小姐让人送来的?”

语句带着慢慢的疑问,要知道裳儿可是从来没给他送给什么东西呢!

“回禀王爷,就是君华裳君小姐派人送来的。”

呜呜呜,管家爷爷这会要被你害死了!

“嗯,放下吧!我等下喝。”

小丫头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去,怕听错了话语,刚刚不是要倒掉吗?大人物的心思可真难猜,以后打死都不要嫁给大人物了,呜呜呜

战辰烜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扭曲了一个小丫鬟的终身想法,招招手让她放下糖水,又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