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

“哼,砸的就是你!”暗处,东方睿冷眼挑着眉,若非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尊敬的皇兄会变成这副模样。-79-但是他也不奢望,自己这一砚台就能将他砸醒。

远来市井上的传闻都是真的,那个宫里头的‘女’他也见过了,当真和御太医有几分相似。

皇兄真是太糊涂了!怎么能为了一名‘女’堕落到如此地步,天知道东方睿方才是怎么忍住冲出去暴打对方一顿的,可是如今的他又能做什么?眼下是皇兄喝醉了,倘若他还清醒,看见自己又回来了,只怕这一次就没那么好脱身。

“二殿下,该走了,此地不宜久留。”

恨恨的收回了目光,东方睿轻叹一口气,眨眼间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次日。

早朝之上,东方旭的额头扎着绷带,满朝文武皆是震惊了表情。

然而,那明黄‘色’身影的男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表情带着几分古怪。

“启禀殿下,秋涝的赈灾粮食已经送往灾区,请殿下过目。”

“让丞相过目便好。”

“启禀殿下,这是这一次提拔上来的人员名单,请殿下过目。”

“之前已经看过一次,就这么决定吧。”

奇怪,今日的殿下怎么与平时有所不同,要知道选拔官员这种事情,他总是会亲自挑选好好几次。众人皆觉得,这样的变化似乎与殿下额头上的伤口有关。

“若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今日就先行退朝吧。”

无视着众人疑‘惑’的眼神,东方旭只将背影留给了他们。走廊之上,他伸出手去抚了抚现在还略微疼痛的额头,昨夜酒喝多了,只是依稀记得一点,但再仔细回想,还是不记得当时有没有别的人在场。

“小皇,慢一点儿啊!”

不远处,那小小的身影欢乐的撞进了东方旭的视线之中。

东方念高兴的笑着,只是额头上扎着的绷带甚是滑稽。东方旭微微一愣,这简直与今日自己晨起时照镜的模样如出一辙,父两人都受了伤,还伤在同一个地方!这么想着,他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呀,太殿下!奴婢参见太殿下!”‘奶’娘最先现了走廊之中的东方旭,现在不是早朝时间吗,为何太殿下会在这里。

东方念一听见这个声音,脸上的笑容瞬时消失,当下又跑回了‘奶’娘的身后躲起来。

“……”这孩,真的有这么害怕自己吗?

东方旭不知怎的缓缓靠近,“不必多礼了。”然而他的目光,却是落在那小小的身躯之上。

‘奶’娘察觉到他的目光,当下拉了拉东方念的小手,“小皇,快,快唤殿下呀……”

可是,东方念却委屈的看了她一眼,还是不肯开口。

东方旭无奈,弯下腰来伸出手去,“念儿,过来。”

‘奶’娘心中惊讶,这还是殿下第一次肯与小皇亲近!可是,东方念却只是紧紧的抓着‘奶’娘的袖不肯放手,仿佛对面是什么可怕的猛兽一般。这样的表现吓得‘奶’娘脸‘色’苍白,万一太恼怒,那可就不好办了。

“小皇,乖,到殿下身边去……殿下,小皇只是有些怕生……”糟了,自己这句话好像也不太对劲。

怕生?东方旭表情微微一愣,是啊,自己从来不曾过问这孩的事情,又怎么能指望他与自己亲近。

“小皇的伤势如何了?”

“回殿下的话,御医说了,小皇的伤只要好生照顾,就不会留下疤痕的。”

东方旭轻轻应了一声,再看看那一脸胆怯看着自己的小人儿,当下轻叹了口气,“罢了,好生照顾他。”

“恭送殿下……”

……

“什么?殿下真的这么说了?”

杜远秀惊讶了表情,要知道这些年来,东方旭对于这唯一的皇,都是采取无视的态度,怎么今日突然却……

“念儿,没有喊你父皇吗?”

东方念摇了摇头,生怕杜远秀会生气一般依偎了过来,“念儿怕……”

“别怕,那是你父皇。念儿乖,以后见了父皇一定要喊他,他才会疼你,知道吗?”

今日的事情让杜远秀升起了一丝希望,或者太并非真正的冷血无情,怎么说,东方念都是他的骨‘肉’。看着这么惹人怜爱的小人儿,或许东方念会是化解太冷漠的良‘药’呢?

东方旭不知不觉,竟是走到了那个装满她影的宫殿。回想起昨晚上生的一切,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清净的地方呼吸口新鲜的空气。

长长清幽的回廊之上,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草‘药’香。东方旭幻想着这里是她居住的行宫,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她的风格来办。

不远处,一抹清雅的倩影从窗边晃过,让东方旭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无比熟悉的背影立在那儿,手里拿着一本医书,令他魂牵梦绕的侧脸专注着阅读着书上的字迹。东方旭有了那么一刹那的晃神,若非该死的理智清清楚楚的告诉他,那并不是云姝,东方旭差一点都要飞奔而去,将那背影牢牢的困在怀里。

“呀,参见太……”

东方旭一个眼神,遇上的嬷嬷立刻安静了下来。

他缓缓靠近,却是在远处站定,靠在柱上安静的欣赏着那副画卷。若这是身在梦中那该多好,她就是她,而不是什么替身。

柳香好像遇见了什么难题,眉头紧紧的蹙着,修长白皙的手指点在某一行字上,“明、明……”

“明草。”

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柳香吓得浑身一抖,转过头来便看见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东方旭。她的目光忍不住落在对方额头的伤势上,一时间竟是忘了行礼。

“不认识的字,可以圈点起来选一日问别人,这样比较快。”

他的语气轻柔,没有丝毫鄙夷她的意思。柳香狂跳的心这才渐渐安静下来,“臣‘女’参见殿下。”

“不必行礼了,就当你我是多年的好友相处,明白吗。”

话虽这么说,可是谁能够真正忘记他的身份,好友?这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本殿心情不好,一起来亭里喝杯茶吧。”

柳香的容貌与感觉,与云姝最为相似。东方旭觉得看见了她,心情便好转了许多。

那小‘女’犹豫了片刻,当下还是拿着医书跟了上去。

园里已经被把守了起来,东方旭不希望自己在休息的时候有人打搅。

清风微拂,对面的‘女’身上传来淡淡的草‘药’香。整个行宫里的姝‘女’所佩戴的香囊,都是依照以前云姝身上的味道而制。当初云姝为了做人情,送给宫里头不少人她亲手做的‘药’囊,如今再拿去配置,虽然不能完全一样,起码东方旭闻起来,有种旧人在眼前的感觉。

柳香不敢说话,只是盯着自己面前的‘花’茶。她所接触的东西都是以前不知道的,一直很好奇,那个让太如此痴‘迷’的‘女’是个什么模样,如今自己正慢慢的学习着,才现原来她们之间的差距好比天与地,自己正在背诵的医书,想必那位御太医已经熟记于心。

“你想问什么?”

东方旭突然开了口,让柳香瞬时手足无措起来。“民‘女’,民‘女’……”她的想法有那么明显吗?

“你在宫外,可有喜欢的人?”

柳香没有想到东方旭居然会这么问,当下摇了摇头。不过她却是听出来了,难道自己回答说有,太就会让自己离宫?

“殿下……”这弱弱的声音传来,东方旭没有抬眼,“今日本殿不会生气,说吧。”

或许,这段日以来的脾气,都被昨日那个砚台给砸没了。

“殿下,民‘女’斗胆,有一事一直想不明白。为何……殿下不与自己喜欢的‘女’在一起?”

男突然沉默下来,柳香紧张的揪着自己的衣袖,糟了,该不会真的惹恼殿下了吧?

“本殿也时常,问自己这个问题。”究竟是从何时开始,他便意识到自己无法拥有云姝的?事到如今的苦苦挣扎,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惩罚。他要怪的人,如今都已经不在了,剩余的时间他还要如何用怨恨来支撑自己?

“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柳香眼神一闪,对了,听说御太医在回国的途中便下落不明,很多人都传她如今已经不在人世。

“不会的,殿下,民‘女’相信,她一定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真的?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真挚的和自己说云姝会回来的。

那些人,都在劝他放手。

“民‘女’觉得,老天爷一定会怜惜御太医,一定会被殿下的真情感动,会让殿下与御太医重逢的。”这是她的心里话。 百度嫂索#>笔>阁 —风华无双:一品毒医

对面的男没有说话,柳香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大言不惭的话,当下低下头来,“民‘女’多嘴了。”

“不,借你吉言。”东方旭站了起来,不知为何,眼前这名‘女’的话好像又重新带给了他力量。是啊,云姝会回来的,总有一日,她会回到自己身边的。“若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嬷嬷去办。”

轻轻的看了柳香一眼,俊美的男嘴角竟是忍不住扬起了一丝笑意,这副画面晃了柳香的眼睛。她从未见过太‘露’出笑容,哪怕有,也不曾像现在这般叫人觉得‘春’华无限。她突然十分羡慕那位御太医,有这样的男为她痴情。不论殿下对旁人如何苛刻,但他始终对一名‘女’好,这难道不叫人羡慕吗?

如果自己是御太医,一定会十分幸福的。等等,她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这样的福分,可不是自己能肖想的!可是,柳香却不由得想起了前日在一本书上看见的一句话,宁可辜负天下人,唯独不负她。或许,这就是太的想法。

……

凤宇从早朝上回来,想起今日太额头上的伤口,听说昨日夜里太被袭击了,可是刺客是何人他却不清楚。众人不敢多问什么,只觉得殿下额头上的伤口十分蹊跷。

“什么?是被二殿下砸的?”听昌定侯爷说起,凤宇惊讶的站起身来,“那……二殿下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