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性姿势图

<i lass="bsharebunbx">

飘雪在心中默念着,却迟迟的不见棒子打下来,难道自己被已经死了?

洛飘雪不敢在继续想下去,偷偷的睁开了一只眼睛,发现她身边空无一人,为所有的小二都躺在地上呻吟着。

飘雪想都没想的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出了客栈。

此时那男子还没有走远,洛飘雪自认为,她还追的上,于是大步流星的赶上了这个神秘的男人。

“喂!”

洛飘雪猛地拍了一下她的“救命恩人”,但是这男子连头都没回,依旧向前走着。

“哎……你太没有礼貌了吧!”

洛飘雪气急,这男人怎的这样冷漠,要知道她可是洛家大小姐,从小到大谁不是把她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

尽管洛飘雪骂着,可是那男子依旧没有回头。

“你站住!”

洛飘雪紧跟着这男子,但是不论她说什么,男子都没有回头的意思。

飘雪知道,这样下去的话,估计这男子就算走出城了都不会理她,顿时心念一转,腾空而起,拦住了男子的去路。

“想去哪啊!”

见到洛飘雪拦在自己的身前,男子没有说话,侧身想绕开了飘雪,洛飘雪怎么可能放他走,再次拦在了男子的前方。

男子依旧沉默,再次抓换方向,洛飘雪就一路拦截,总之就是不让他走就对了。

两人这样一来,本来就不宽的路让两人堵的死死的,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人在街上像拦路虎一样的左右横行。

“你真烦!”

男子终于出声了,而这对洛飘雪来说无疑是好事,说明她的死缠烂打还是有效果的。

“呦呵,原来你会说话啊,不然大爷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洛飘雪的嘴永远是不饶人的,此时这男子一直不理她,好不容易说话了,洛飘雪怎么会放弃这个挖苦的机会。

但是让飘雪失望了,这男子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再次熄火没声了!

“喂,你究竟是谁啊!”

洛飘雪见到男子不说话,很是郁闷,主动地挑逗起他来。

但是她这话说的街上的险些没晕过去,‘合着您老人家都不认识人家,就在这死缠烂打上了!还是两个大男人!’

男子没有出声,任由着飘雪的喋喋不休和周围人的议论,现在的他只想尽快的摆脱掉洛飘雪这个麻烦的家伙。

“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是会说话么?”

“喂,你有点礼貌好不好!”

“不就是你老婆和人家跑了么,你至于么,还要离家出走?来,跟哥哥回家!”

洛飘雪的最后一句话终于将男子的视线落到了他的身上,而身边的所有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这两人。

这让男子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抓着洛飘雪的衣襟,再次想把她甩出去。

“让开,快让开!”

“马受惊了,快让开!”

就在此时身后的叫喊声将所有都吓得立即退到了两旁,一时间鸡飞狗跳。

只见一匹发狂的黑马横冲直撞,这街上的所有小贩几乎都遭了秧。

但是最尴尬的还是洛飘雪两人,此时男子握着飘雪的衣襟,但是这马已经近前,男子下意识的将飘雪搂在怀里,立即躲闪到了一旁。

飘雪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紧靠着男子的胸膛,听着他很是平稳的心跳,体会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躲过了这发疯的马,男子立即松开怀抱,将洛飘雪甩了出去,转身快速的离开。

洛飘雪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呆呆的看着离去的男子。

此时飘雪的双颊已经变得绯红无比,直到小贩在她的脚下捡起刚刚被马撞翻的簸箕,洛飘雪才反应过来,立即朝着男子离开的方向追去。

但是这男子好不容易才脱身,怎么可能会让飘雪轻易的赶上,此时的他早就已经出了城门,不知道去了哪里。

飘雪心中很是着急,她被这个男子的神秘很是好奇,如此高傲冷漠的人,还真的是洛飘雪生平未见。

可惜的是,飘雪追到了城外的林子里,也没有找到男子的踪影,天色已晚,飘雪只好在一间破庙里住了下来。

只是洛飘雪虽然行事大胆,轮到在外过夜,尤其是在破庙里,她还真的是第一次,刺激之余心中还是有些害怕和恐惧。

飘雪捡了一些树枝,在破庙里生起了火。

“幸亏出门的时候没有忘记带火石,还算是有用武之地。”

飘雪在庙里自言自语,算是给自己壮胆,但是此时却听到了后面的稻草发出了阵阵的响声,吓得飘雪直接跳了起来。

“谁!谁在那里!”

飘雪虽然害怕,但是还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借着火光,隐隐的看到破庙的角落里有个人影。

“你是谁!出来!”

飘雪再次大喊着,这次这人影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方才露出了面貌。

不看不打紧,这一看洛飘雪“扑哧”一声就乐了,而那人看到洛飘雪真真是知道“无奈”二字怎么写了。

这角落里的人,正是那在客栈里帮了飘雪的那个人。

“阴魂不散。”

男子淡淡的扔给了飘雪四个字,再次回到了稻草堆里,继续埋头睡觉,但是洛飘雪怎么可能这么放过他。

“喂,喂……”

洛飘雪上前用手戳了戳男子,想要叫他,但是这男子依旧的闭着眼睛,不搭理飘雪。

“喂,你能不能说句话啊,难道你的话就这么值钱啊!”

“我叫洛威,你呢?”

行走江湖,洛飘雪早已经给自己想好了名字,但是这一番以我介绍并没有引来男子的注意,洛飘雪有些吃瘪。

“你究竟会不会说话啊!”

“喂!喂……”

洛飘雪见男子还不理他,直接扑在他的耳边大喊,而男子终于睁开了眼睛瞪了她一眼,之后再次转身睡了过去。

“呆子!”

洛飘雪不在搭理这男子,回到了火堆旁,只是时不时的瞟他几眼,见那男子不说话,也无能为力。

长夜漫漫,身边还有人在这里,想让洛飘雪睡觉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天气有些冷,又是她自己,怎么度过这漫漫的长夜呢?

洛飘雪有些苦恼,转眼之间心生一计。

“大爷二爷都是爷,大婶二婶都是婶。要问爷婶和关系,呆子侧睡在一旁!”

洛飘雪从小对于这种“打油诗”都是新手捏来,天下人都知道,洛家大小姐那是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她。

不过可惜的是,这男子依旧不理会她。

“人生路……梦如路长……万里滔滔……滔滔……”

“停!”

男子终于受不了了,出声打断洛飘雪,不是洛飘雪的嗓音不好,而是故意的走掉,比鬼还难听,这谁受得了!

“你究竟想干嘛!”

男子无语了,看着洛飘雪,那眼神就像看着怪物。

飘雪丝毫不在意,笑嘻嘻的凑了过去。

“嘿嘿,你叫什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