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穿插女人动态图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与萧然四人,虽然不是出于同门,但这些年来相处,却有着过命的交情。

萧然受伤,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想要看到的。

而和身体上的伤痕相比,也不知道心底的那道伤疤该需要多久才能愈合。

可不管怎样,有人胆敢伤了萧然,我绝对不能接受。

“对方是什么人?”我问梁宏辰。

梁宏辰摇摇头:“不知道,等我赶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走了。不过他似乎也不想伤了萧然性命,只是将她打伤。”

“这么说,只有萧然见过那个人?”

梁宏辰点点头:“不过,对方好像不是正道中人。”

“为什么这么说?”我问他。

“因为对方,用了巫蛊邪术!”他说完话,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是一只成年人手指长短的黑色蜈蚣!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李建国手上的那个伤口。

“你刚才说,本市最近连续死了很多人。而这些人有一个相同的特征,死时七窍流血,死后丢失了身体?”

“是啊,你也知道?”梁宏辰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口袋中掏出那张纸钱:“他们在死前,收没收到过这么一张纸钱?”

梁宏辰看到那纸钱,眼睛都直了:“你别动。”

我惊讶的看着他,就见他将那只装有蜈蚣的玻璃瓶放在了镯子上,然后快速跑到厨房,拿着一双银质筷子,端着个水盆小心翼翼的将我手中的那张纸钱夹住,放在了水中。

“怎么回事?”我有些奇怪。

“把手伸出来。”他对我说。

这情景和我在李建国家何其相似,我心中咯噔一下,将手递给了他。

梁宏辰仔细检查了好一会儿,这才松了口气。

“吴仕,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你就敢这么用手拿着?”

“纸钱啊。”我说。

他摇摇头:“这东西叫做冥币。”

我微微一怔:“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地方大了,这玩意,根本就不是在阳世应该出现的东西。【文学楼】因为这东西来自冥界!”梁宏辰回答道。

我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你这什么意思?”

“你先告诉我,这张冥币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梁宏辰紧张的问我。

我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

“凤凰血玉?”一直没有开口的赵冲听我说完话,忽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将那块凤凰血玉拿了出来,赵冲立刻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

“吴仕,你知道这是什么么?”他居然显得十分兴奋。

我点点头:“大概知道。”

“不,你不知道。这是龙虎山至宝,张天师游历九州遇一受伤凤凰后所得。相传,它蕴含了无上神力,拥有它可以提升几倍于己的道行,邪魔不侵,恶鬼不敌。不过,这东西早在很久就已经失踪了,怎么会又重现人世?”赵冲说道。

那凤凰血玉确实珍贵,我听的心中一动。可此时我却实在提不起来心情,萧然受重伤昏迷,我甚至不知道到底是谁伤害了她。

没再理会赵冲,我看向梁宏辰:“你觉得那张冥币忽然出现,代表着什么?”

梁宏辰指了指地下:“下面来人了!”

我心中一跳,甚至就连在一旁把玩着凤凰血玉的赵冲都将目光转向了梁宏辰。

“你指的下面是?”

“阴差。”梁宏辰回答。

阴差,地府司职人员的统称。

黑白无常可叫阴差,牛头马面,甚至是地府阴兵也可以叫阴差。

只是不知道,梁宏辰口中的那个阴差,会是谁。

我看了他一眼,他似乎也根本不知道那阴差是谁。但可以肯定,下面是来人了,但不知道目的却是什么。

“总之这两天一定要发生什么事,我们还是能避就避一避吧,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来。”梁宏辰说道。

“可萧然呢?这个仇就打算咽下了?”赵冲有些不满。

“最起码,这段时间不能再有什么行动。”梁宏辰回答。

“哼。”赵冲轻哼了一声,将那凤凰血玉交还给我,转身走出了房间。

他心气桀骜,这事根本就不会算了。

更何况,对方伤的是萧然,我也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阴差来了能怎么样?不管是谁,做错了事都要付出代价!

“这张冥币是怎么回事。”我问梁宏辰。

梁宏辰表情古怪,将水盆端到了我面前。

刚刚他将冥币放了进去,在拿回来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但仔细一看,却能看到水盆中的水其实并不平静,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缓慢的游动着。

梁宏辰拿着那双筷子,轻轻一挑,仿佛是挑起了一根细线。但仔细一看,那仿佛是细线一样扭动的,竟是一条虫子!

“这是什么?”我问他。

“这虫子叫做铁线虫,可不是我们阳世的铁线虫,这种虫子来自地府,作为蛊虫具有强烈毒性。沾染到之后,无药可医,除非施蛊者施救。”梁宏辰回答。

我脸色一变:“真的有人能从地府带出来东西?”

梁宏辰点点头:“不一定是人带出来的,我刚才也说过,下面来人了。”

“可居然有人能从阴差手中夺走冥币,用来施蛊,那个人会有什么目的?”我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想来忽然死了这么多人,甚至萧然都被对方打伤,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梁宏辰回答。

“总之不管是谁,敢伤了萧然就是与我们为敌。”并没有走远的赵冲在房间外厉声说道。

我点点头:“还是先把他找出来再说。”

“嗯。”梁宏辰应了一声。

说完话,梁宏辰也退出了房间,房间内只余下我与昏迷的萧然。

萧然身受重伤,意识模糊,依旧昏迷不醒。只是在沉睡间,模模糊糊的呼喊着那个小女孩的名字。

我听着心里难受,用湿毛巾将她额头上的汗水擦净,正想要走,她却喊了一声我的名字。

“吴仕,快跑!”

我身体僵硬,缓慢的转过身。就见她熟睡中,似乎是梦到了什么,紧皱着眉头,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你这个傻瓜,我心中叹了口气。

瞅了眼时间,刚过三点,窗外依旧是漆黑一片。

“快点醒来吧,告诉我是谁伤了你,我来帮你报仇。”我看着萧然,轻声说道。

“叽叽……”

我猛的转过身,看向房间门口,快速跑到了客厅。

赵冲正在打坐,梁宏辰则在一旁睡觉。

“你不去陪萧然,跑出来做什么?”赵冲睁开眼睛,疑惑的问我。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我问他。

赵冲一怔:“不是你发出的?”

“废话,我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是客厅。”

赵冲表情古怪:“可我听到的却是从萧然的房间内。”

“嘘。”躺在沙发上的梁宏辰忽然对我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们俩赶紧安静下来,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会儿心境,慢慢的,我再一次听到了那声音。

“叽叽,叽叽……”这次发出声音的,是来自四个方向,前后阳台,南北卧室。

“不好。”我赶紧跑回了萧然所在的卧室,而就在进入她卧室的一瞬间,前后阳台,还有北卧室的窗玻璃,尽数炸裂。

一阵呼啦哗啦玻璃破碎的声响,我听到客厅内的赵冲一声大喝:“保护萧然!”

说完话,随手扔过了一张破煞符,房门迅速关闭。

“噗通,噗通……”卧室外传来了连续的什么东西跳到地板上的声音。

“怎么回事?”我焦急而大声的问卧室外的两人。

并没有得到回应。

“有请三清祖师降临,除魔无量,急急如律令!”那是赵冲的声音。

门外也突然传来了砸门声,还有某种东西的嘶吼,两人似乎正与什么东西斗在了一起。

我有心想要去帮他们,但却想起刚才传来那叽叽声音的,还有萧然所在的卧室,立刻又退了回来,挡在了萧然面前。

不知怎么回事,外面的打斗声仿佛停了,我叫了声两人的名字,他们却没有回答。

房间内显得异常安静,只有萧然沉重的呼吸声。

刚才那个叽叽的声音,也没再出现。

我屏住了呼吸,用心感受着四周的环境,除了萧然之外,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生气。

刚才那声音是从窗外传来的,难道它,现在还蛰伏在窗外?

我一边留意着萧然,一边向窗外凑去。

房间内拉着窗帘,手指慢慢的放在了窗帘上。然后,猛的拉开!

窗外依旧是一团漆黑,但我感觉,那黑色似乎不太寻常。

“啪!”就在这时候,一张七窍流血的脸忽然贴在了窗玻璃上,我心中咯噔一下,猛的向后退了两步,终于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

可就在那下一刻,我却瞪大了眼睛。

是那个小女孩!窗外那张扭曲的脸,就是萧然视如己出的小女孩!

此时的那小女孩,虽然脸贴在了窗玻璃上,却是背对着我。

没错,她的身体以极其诡异的弧度扭曲着,就好像是生生的把身体扭了一百八十度,双手双脚就像是野兽一样趴在玻璃上,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看着我,稚嫩的脸上却带着一丝诡笑。

“叽叽,叽叽!”小女孩发出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我见过很多死人,我也见过很多鬼,但我却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

她的四肢已经尽数折断,森冷锋利的骨头,穿过血肉直接裸露在空气当中。鼻子,耳朵,全部被割了下去,甚至嘴角上的两道伤口直接连到了耳朵根。

“叽叽,叽叽。”她看到了我,就仿佛是看到了猎物一样,忽然扬起手,一把将玻璃打碎。根本不顾及尖锐的玻璃,四肢并用直接从窗外爬了进来。

而这里,却是十六楼!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