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

文学楼手机阅读,

然而没想到一团火焰就这么从天而降,烧掉了胖长老想要继续探究下去的想法,眼前最重要的便是搞清楚究竟是谁在这里战斗。【文学楼】

铜木宗是这一片的大宗,容不得有人在此撒野,要是引发了什么不可控的后果那可就不好了。

强者又如何,铜木宗也有,要是机会够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拿下打斗的人。

这样想着,胖长老就急匆匆而去了,也顾不得在地上哀嚎的小石头。

人心都是冷漠的,没有必要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耽搁要事,胖长老的内心没有丝毫内疚,也谈不上内疚,最多也只是感慨而已。

此时,小石头头脑朦胧,没有丝毫力气,只觉得身上犹如滚油在泼一样,剧烈的痛疼快要撕裂了其意识,让他永远的沉沦下去。

但是,却又有一股微妙的力量在暗暗地保护着他,就在小石头感觉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一股股的暖流开始从身体各处穴窍中争先涌出,宛若玉浆琼酿,温柔的滋润着他已经开始枯萎的肉体,因为火毒而受到严重损害的经脉也慢慢的绽开,并且不断的自我修复着破损的地方,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好舒服…”这是小石头此刻的唯一感觉,犹如烈烈炎日之下浑身浸泡在了清算之中,干涸的嘴唇被冰冰凉的液体浸泡,有种说不出的舒爽。

“嗯?”小石头感觉自己的嘴里好像被填入了什么东西,还有一些奇怪的味道,还没等到尝出来时便又朦朦胧胧的昏了过去。

是虎斑回来了,捣碎了采摘而来的草药放进了小石头的嘴里,剩下的就都覆盖在了小石头的身上。

药材其中的精华会被饥渴的肉体疯狂的吞噬掉,在这种伤势面前,很少会有精华浪费掉。

晃了晃身子,虎斑疲惫的卧在了一旁,看其身上还有搏斗的痕迹,绝对是和一些凶兽发生了冲突。

治疗伤势的药材四周肯定有猛兽在守护,不止人类会用药材疗伤,妖兽也会,其法异曲同工,都是取其精华而用。

“呼!”周围撒上了掩盖气息和驱虫的药粉后,虎斑便沉沉的睡去了,这一觉睡了很久,起来时已是下一日了。

天空中依旧在传出这巨大的爆炸声,不过这一切都不再是虎斑所关注的事情了,相反的,虎斑已经开始把战斗中的强者列进了心中的黑名单,想着以后要报仇雪恨。

还有那个风狮,对了,那个混账胖长老也不能放过,一定要他们跪下求饶才好。

小石头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了,虎斑起身查看时发现小石头的呼吸已经很平稳了,眉毛也不再那么褶皱了,舒展了很多,看起来疼痛已经开始退下了。

“哼!等我强大了,绝对不会让这些家伙好过。”看着还在昏睡的小石头,虎斑心中对自己发了一个坚定的誓言。

这时,天空之上的战斗终于进了一个新的阶段。

“哈哈哈,活阎罗,今天你可跑不掉了吧?”一个欢快的声音从赤红如血的半壁天空中的一团炽亮的光芒中传出,其中夹杂着得意和兴奋,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鬣狗一般。

“哼!”对面只传来了一声冷哼,随即便没了下文。

“怎么搞的?有完没完啊?!”虎斑悄摸摸的遁出了山洞,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情况。

“别不出声啊,九千岁大人可是找了你很久了,你就跟我回去吧,到时候也好说。嘿嘿…”这个声音听起来有如春风和沐,但却有股子说不出来的邪气,一听就知道这个人不是正派之人。

光芒缓缓敛去,一个红发赤袍的男子渐渐露出了身形:“来之前九千岁大人可是吩咐我要好好的照顾你呢。你说,我到底是该如何应付呢?嗯?”言语间脚步变幻,一只赤金之色的三五火鸟便出现在其脚下。

“看来就是这个王八蛋搞的鬼了…”虎斑眼睛一亮,确认这人就是使小石头受伤的罪魁祸首。

“嗯?敢对我有恶意?!”突然,这红发赤袍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衣袖一挥便是几道火焰凭空而现,直接就想下爆射而出,目标正是虎斑的藏身之地。

“这,这他大爷的!”虎斑急忙催动脚下翅膀,一个转身便逃出了火焰的攻击范围。

“呵呵,有点意思!”男子见到攻击竟然被躲开了,不由得冷笑一声:“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滚出来!别让我亲自去抓你了,到时候可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快滚出来!”

“桀桀桀桀桀桀…”对面的滚滚暗黑气雾中这时传来了一阵阵地冷笑,声音阴沉沉的,不似人声:“你也太不把本座放在眼里了,赤金子。”话刚出口,一只巨大的黑色爪子猛然从黑雾中奔射向对面的那个男子,看样子这阴森之人是想要绝杀了他。

“嘁。”不屑的裂开了嘴,赤金子足尖一踏,那三足巨鸟昂首唳喝一声便展翅高飞正面迎向了黑色利爪,二者一时间发生了猛烈的冲突,不断有黑色的断甲和赤红色的羽毛溅射出来。

黑色的断甲很快就化作黑雾消散在了虚空之中,赤红色的羽毛则是化作飘零的火焰四处乱射。

“原来这就是那个该死的火焰的来头!”静静躲在另一边的虎斑瞳孔一缩,认出了这个火焰。

“哈哈哈,可以嘛,不过要是想从我手上走过,还是差了点。”红发赤袍的赤金子哈哈大笑,同时双手结印,顿时天空之中的温度都高了很多,一团团颜色不一形状相异的火焰从其背后缓缓显现,化作了花鸟虫鱼,一时间天空之中异彩纷呈,宛如大千世界徐徐展开了一角画面,美到极致。

“怎么样啊,活阎罗?我这摩妥炎世可有信心接住?”赤金子双手开始渐渐合一,戏谑道,同时那无数的花鸟虫鱼开始慢慢汇聚,一股股极端炽热的毁灭波动开始逸散而出,周围的空气都像是被烤焦了般发出滋滋的声响。

“何足道尔!”

活阎罗也显出了身形,身着宽大的白色衣袍,一张英俊的脸在黑雾中若隐若现,只留下飞舞的鬓角飘扬,不羁桀骜的气质显露无疑。

难以想象,这阴森暗沉的景象竟是这般如玉美男所布置而成的。

“剃刻绝!”

薄唇微启,活阎罗吐出了一个古怪的名字。

随着这个古怪的名字被吐露而出,一把似要斩天断地的黑刀凭空而现,于活阎罗的头顶斜立,无数的黑雾化作骷髅绕着这把刀的刀身旋转,一股股凛冽锋锐的气息轰然扩散开来,天上的云雾都被割散了无数。

“呦,可以嘛!”赤金子嘴上说笑着,但动作却丝毫不敢怠慢,终于两者的招式气势都达到了顶峰,碰撞毫无意外的开始了!

那摩妥炎世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火焰轮盘和剃刻绝的刀刃处一次次相撞,每一次撞击都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地面上许许多多的修士都很震得站不住,更有甚者耳朵都被震出了血,倒在一旁抱头痛嚎,模样凄惨狼狈到了极点。

铜木宗的几位状况也不是那个的好,只有山羊胡子长老和胖长老还勉强保持镇静,只不过微微打颤的双手还是暴露了此刻二人的不轻松。

幸亏铜木永不是一般宗内实力可比拟的,胖长老手一翻,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阵盘便出现了,随着一个透明光罩的出现,众人的面相才好了许多。

“呼…”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众人都感觉像是从地狱里面爬了一圈出来。

“没想到仅仅是这战斗的余波便是我等不可抵抗的,真难以想象那最中心又是何等场面!”一个人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啊是啊,不知是何方神圣在这里起了冲突,这要是没控制好,这一片可全要完蛋了啊!”另一个人赞同道,刚才他痛的可是死去活来的,就好像是有个壮夫在不停的用锤子轰击着自己的脑袋一样。

“都别说了,这件事看来已经是明了了,不过这等场面不是我等可以处置的,得让我永太上长老们做主!”这时山羊胡子长老摸了摸胡须道,脸色变得很是沉重。

“不错,师弟言之有理,这样吧,我和我师弟先去看看,你等尽快通知宗门赶来处理,听明白了没有?!”

“是!”底下一众人大声喝道,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答应的也很快,只不过眼珠子在骨碌碌的转着,不知道在打些什么主意。

“周平,你留下。”就在众人都要走时,胖长老叫住了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

“长老有何吩咐?”疑惑的看着胖长老,这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也不敢不听,乖乖的就留了下来。

“嗯…你去找那个小孩子和那条狗。”思索了一会儿,胖长老这样说道:“记住,不要惊动他人,我总感觉那个小孩或许没事。”

“是!”周平连连答应下来,眼睛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