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夜色幽深,阴风鼓荡,浓云笼月,剑季几人扣过庙门,并无人应,只有幽幽火光闪烁。

“既然此间并无人应,我看庙宇之间并无它人,或许是我多想了吧?”剑季思虑片刻,半推开庙门,露出这小庙中情景来。

小庙从外看颇为破落,又有浓荫蔽顶,草木丛生,看起来就像是年久失修的古庙,在这荒间野外,倒也算得上正常,可再一看这庙内,却又显得极不正常了。

飞檐流角,红柱绿瓦,地下青石砖一尘不染,中间放着一尊神像,香炉、供奉一个不缺,更为古怪的是,在这小庙堂中,正设有一袭木床。

床上铺着青丝罗帐,折叠的整洁的丝绸被絮,香炉映照出淡淡红芒,一丝丝诱人芬芳扑鼻而来,闻之心情愉悦。

“这是野外荒庙?还是女儿家的闺房来着?!”剑季几人对视一眼,都感到有些古怪。

剑季心中不安,走出庙门再看,还是那个破落寂寥的荒野小庙,庙里古香古色,庙外残砖破瓦,只是一墙之隔,却仿佛天地之别。

“我看这怪庙有些古怪,总感觉瘆人的慌,莫不是什么邪神恶鬼所住之地?!这庙里无人,怎地香炉却会自燃?!”刘泽见着剑季回来,打声招呼,却是有些不安的模样。

“不要瞎说,这等铺陈,或许是这位供奉的神灵有些特别,也或许是因为在我们之前刚有人在此住过,我等习武之人,怎么也信那些鬼怪无稽之谈,”剑季看到韩立这小子已经被刘泽给吓得半死,接着说道,“况且这地方地处荒野,大深夜的猛兽妖兽无数,就算真有什么古怪,那也不过是未知之事了。”

说罢这些,剑季先行一步,走向那神像方向,一般这等路遇庙宇,若是要借宿,总得要礼敬一番,上柱香,说明缘由才是。

线香在烛台边自有准备,剑季拿起一束点燃,亲手放入香炉之中,礼敬一番,请求借宿之事。

这神像虽然只是泥塑漆身,但是美轮美奂,更胜真人,不似一般神一般着装正式,反倒穿着一袭浅色罗裙,黛眉微翘,双眼微咪,她左手扶额,右手倒持一把细长宝剑,身量苗条,腰肢婀娜。

更让人赞叹的是这线香,不知是不是特制的一般,其香芬芳诱人,明明是从香炉之中升起,但是上香之人闻之心怡,飘飘欲仙,站在神像前,就好像是嗅着美人体香一般。

“这...刚才不曾发现,这神像这般美丽,栩栩如生,莫不真是仙女不成?如此看来,这古庙倒还真像是女子闺房了一般,”剑季观赏一番,着实有些赞叹。

却也不知是否剑季的错觉,就在刚才他赞美这神像美艳无双之时,总感觉这神像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这氤氲烟气升腾,有些看不分明。

上过线香之后,几人随即闲聊起来,丝丝缕缕的异香之中,或许是由于白日间赶路着实是过于疲惫,剑季的神智渐渐杂乱不堪,很快便沉入梦境之间。

夜,愈发的深了...

...

“这里是?”依旧是深夜,剑季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一股熟悉的香气传来。

稀稀疏疏的林木间,传来长剑挥舞的声响,剑季仔细观察,身上物件都还在,思量一番后,他朝着前方密林深处而去。

放轻脚步,剑季前行数十步后,终于隐隐约约看到有人在林中舞剑,因为情况不明,剑季没有贸然靠近。

不过那人似乎对剑季毫无所觉,只是自顾自的挥剑,一袭淡绿色罗裙,随风飘舞,异香四散,似乎,的确是体香。

剑季心中有些疑惑,眼见是个女子,他开口问道,“小姐有礼了,敢问此处是何地段?”

无人应答,那女人只是依旧做自己的,翩翩起舞。

剑季眉头微皱,几步走出密林,仔细看了那女子一会,心中隐隐的有了些许猜测。

“长的一样,”剑季心中暗道,“似乎,有一个地方不一样,多了一条...尾巴?!”

这舞剑女子,一袭绿裙,无论是装扮,模样都和那古庙中神像分毫不差,唯独在其身后,多了一条毛茸茸白色尾巴。

剑季观察一会,发现这女子似乎的确只是自己舞剑,对自己是毫无所觉,于是他又走到正面,细细看了看这女子容貌,毕竟之前在那古庙之中只是泥胎塑像,五官还是难以清晰。

目若秋水,肤若凝脂,樱桃小嘴,笑颜如花,风髻雾鬓,发髻上斜插一束瓒凤钗。

那狐女舞剑翩翩,脚步婉转不停,嘴角始终含笑,舞姿优雅,剑势流畅,一条毛茸茸尾巴若隐若现,比在庙中神像上看到的更美三分,更媚三分。

“还真是一个绝世美人儿,可惜只是幻象罢了,”剑季赞叹一声,摇摇头,继续向前行去。

那奇异香味若在远处难以分辨,但是靠近之后却可以发现,并不是从这舞剑女子身上传出。

行的稍许,一座俏丽小庙落入眼帘,朱墙碧瓦,虽然变化很大,但若是仔细看,任可以发现就是昨夜剑季等人借宿那一座,而那奇异狐香,也是从中传出。

剑季缓步上前,轻轻推开庙门,还是那副模样,神像、香炉都没有半分变化,只是这次香炉并未燃起,那奇异诱人香气乃是从神像前的床上传来。

剑季仔细看了看,还是没有刘家兄弟和韩立的身影,他心中感到不安,有种极度不好的预感。

那床上隐约有着人影,一条白色尾巴从罗帐间伸出,慵懒的落在地上。

剑季定了定神,向前两步,今夜遭遇之事已经打破了他的认知,他横下心来,一把就揭开了重重幕帐,所见的一幕狠狠的刺激了他的神经。

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狐女”,或者该说是“狐妖”,身姿婀娜,却长着一颗狐狸脑袋,碧绿色的衣袖中伸出来长满了白毛的利爪,尖尖的鼻梁上是两颗散发着绿光的眼珠,口中鲜血四溢,尖锐的利爪上握着一颗鲜红的心脏。

在这狐妖的身侧隐隐有着一具残尸,不过看起来并不是韩立或者刘家兄弟几人,这让他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在自己等人来这个小庙之前就已经有人点燃过那神像前的线香,剑季的心中已经明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那狐妖见到剑季之后,发出一阵阵悦耳的低吟声,一阵阵奇异的香气从其身上传出,正和剑季之前点燃的线香所发出的香气一般无二,紧接着就在剑季的眼前,眼睁睁看着这个可怖的妖物收起了利爪、白毛,变出一双洁白皓腕来,不过数秒就又变成了之前那个妖娆妩媚的绝世美人儿。

这狐妖擦了擦嘴角残留的丝丝血迹,笑着说道,“这位小相公,妾身玲儿这厢有礼了。”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