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小说

陪着宜雪儿去飚了半夜车,回家休息,第二天周一,小丫头去上学了。

黄家的黑钱都已经到手了,宜绾月很是兴奋,她要正式掌控云天集团。

宜绾月放出了一些风声给诸葛云,二人就在屋内呆着,一个小时后,电话响了,宜绾月接通了电话,亲昵媚笑道:“妈,你咋有空找我的啊,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喝咖啡享受沐浴阳光嘛?”

“绾月,行啊,老娘辛苦了大半辈子,临老居然栽你手上了,说吧,你想要什么才肯把东西销毁。”

“妈哪能让你栽跟头啊,我这不是看您老了,想让你早点退休嘛。”

“你的心够大啊,来我宅子里见面谈吧。”

“您老当我傻子不成,去你那,还不是羊入虎口。”

“我的好儿媳,你现在可是捏着我的命门,我还能把你怎么的,我还没活够,还不想去牢里享受生活,咱们坐下好好谈谈吧。”

宜绾月沉默一会儿,答应前往。

花小满不放心,一定要陪同而去。

“也好。”宜绾月邪气一笑,这是打算摊牌了。

花小满随同前往,没想到诸葛云居然是住在一处山上的别墅内。

宜绾月告诉他:“这山里可是部分空的,是性奴的调教基地,待会儿你进去,如果看见什么,就装作没看见好了,免得看见一时受不了。”

“嗯。”

车子驶向山上,进入别墅,在女仆的带领下,二人进了金碧辉煌的别墅,随着电梯进入了山的腹地。

一道道铁门重重的开启声,花小满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手段,光这基地的造价,没个数亿投资,别想弄出来。

一路走来,花小满见到了各个囚笼,很多大的囚笼内是一个个的狗笼,里面关着天香国色的女人,这些女人都在接受着调教,整个人眼神都是空洞的。

花小满看见这些女人的裸体,下身当即可耻的硬了,宜绾月瞧见了,呵呵笑道:“是不是想要了,待会儿这些都是你的了。”

花小满暴汗,不过没敢多话,在这里,他不敢多话,因为四周潜伏着不少高手,他一个人对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再要保护一个人,那就有些吃力了,所以还是不触怒这些人为好。

进入一个圆弧形的大厅内,这里好像一个审讯室一般,门转开,坐着轮椅上的诸葛云在女仆的推送下进屋。

诸葛云挥退女仆,屋内顿时成了密封状态。

“这人是谁?为什么带他来这里?”诸葛云凤目一瞪,质问而来。

花小满上下这女人,还真是感慨,岁月仿佛没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依旧的风华绝代,只是可惜,如今瘫痪了,否则这绝对是个商场上诧异风云的人物。

宜绾月故意刺激老太婆,亲昵的搂上花小满的手臂,道:“这是我男人,我唯一的男人。”

“什么?”诸葛云动怒了,喝道:“你是我儿媳妇,居然敢背着我在外面胡来,你这贱人,贱人。”

“骂我贱人前,先请你看看这段视频。”

宜绾月把u盘抛给了她,轮椅上有电脑的,一插点开一瞧,老太婆的脸顿时绿了,气的咬牙切齿。

花小满也好奇是什么,一看一愣的,这居然同志片。

“这谁啊?”

“我那死鬼老公。”

“逆子,这个逆子,真是要气死我了。”

花小满瞅着一阵感慨,什么叫杀人诛心,现在是见识到了,宜绾月的老公早死了,现在还拿这视频来刺激人,真是亏的忍耐的住。

宜绾月冷笑道:“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他小时候被你调教的女奴给惊吓过,从此就阳痿,变得只喜欢男人,哈哈,你说这是不是报应。”

“贱人,你胡说,我儿子怎么会是这样的,绝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他由始至终都没碰过我,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好了,闲话少扯,咱们来谈谈条件吧。”

诸葛云很快镇定下来,低沉喝道:“你想要怎样,说吧。”

“很简单,我要你手里的股权,还有一切交易,你该退休了。”

“哼。”诸葛云头一撇,对宜绾月道:“你在做梦,这份产业我要留给我孙子,你一天不肯受孕,就别想想窃取。”

“是吗?那咱们看来是谈不成了,我这就去把东西交给警察,相信这事情捅破了,黄家会狗急跳墙吧。”

“你敢威胁我。”诸葛云双目圆瞪,盯了三秒后,她冷静道:“你别忘记了,如今你也参与在其中,我出事,你也逃不了。”

“是啊。”宜绾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忽的脸色发狞道:“我难道不会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你当我和你一样,做事会被人留下如此大的尾巴抓,我可是做的滴水不漏。”

“哈哈,”诸葛云佩服的拍手道:“好样的,看见你,真像看见了年轻时候的我,不过,你别忘记了,现在站在你身旁的这个男人,他早晚也会出卖了你的。”

“他不会。”宜绾月确信道:“他只对女人有兴趣,对于金钱,权利,根本不没有贪欲,这样的男人好控制。”

花小满有点小郁闷的摸摸鼻尖,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形容词,我有这么差嘛。”

“人家说的实话嘛,不许插嘴。”

花小满无奈闭嘴,宜绾月死死的盯向诸葛云,良久,她退步道:“咱们可以都退一步吗?”

“好,说说你的条件。”

“我可以给你所想要的,但是你必须确保我一生荣华,还有你必须去精子库,为我儿子生个儿子。”

花小满急忙举手示意道:“你老放心,我对你拥有的一切都没兴趣,如果不是绾月姐喜欢,我才不掺和你们的事情。”

“好样的,你的眼神很清澈,但愿你一如既往的如此。”诸葛云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变得颓废起来,仿佛老了十岁。

花小满突然说道:“你应该没生过孩子。”

“嗯?”宜绾月诧异的看向花小满:“你说什么?”

“我说她没生过孩子。”

宜绾月很是震惊的看向诸葛云,诸葛云愣了愣后,拍手叫好道:“想不到叫你发现了,没错,我儿子是我捡来的。”

花小满摇头道:“你也没几年好活的了,如果我没看错,你是渐冻人吧。”

诸葛云很是震惊,看来花小满所言非虚。

宜绾月得意道:“早知道你这么可怜,我就不出击了,反正等你死了,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诸葛云很是落寞,宜绾月说道:“诸葛云,今天我来并不是要争取你的同意,而是给你一个体面的走法,你是要被我轰下台,还是要……”

“我自己揍。”

诸葛云要爬起来,结果摔倒在地,宜绾月没有去扶,保镖忙去搀扶,却发现她已经断气了。

“死了?”宜绾月没想到她居然就这么死了,事情发展的也太过顺利和意外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宜绾月开始争对黄家,最后黄家被整的很惨,主动求饶,花小满也不想事情闹的太僵,毕竟鱼死网破不好。

便和黄家和解了,黄家也向张小聪去赔礼道歉,张小聪自然是没客气,狠狠羞辱了黄家。

一切尘埃落地,年关就要来了,家里来了电话,说要花小满回家过年,希望他能带个媳妇回去。

这可叫花小满犯难了,他女人不少,可这么多女人,他该带那个回家去呢。

犹豫再三后,花小满都没能做出决定来,最后是张小聪给他出了个馊主意,让抓阄回去。

结果没有一个女人同意,都非要跟着花小满回家。

花小满没辙,只好求助宜绾月,让她拿个主意,宜绾月却道:“麻烦什么,全带回去好了,反正我们都不吃醋,姐妹们趁机互相熟路一下也好。”

“这能行吗?”花小满担心道:“我怕你们见了会打起来。”

“老公,你慌什么,到时候真的不听话,你就提着你这杆枪大杀四方,看谁不服?”

宜绾月说着调皮的抓起花小满到底胯下,花小满一个激动,坏笑的抱住她:“那我先从你开始啦。”

艳遇还在继续,人生没有尽时……

(全书完)

完本了,虽然有些不舍,但是还是完本了,这本书有太多的遗憾和缺陷,在此我先和各位道个歉,新书我会努力的。

说下新书预告,新书会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已经和编辑在谈合约了,相信用不了几天就会出炉,小小剧透下。

新书讲的是一个关于古玩那些骗人的故事,具体的会发通知,还望大家到时候多多支持。(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