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别人女友系列小说

()卢克立即跟上一步,将长剑插入了鼠人的胸口。www.wenxue6.com

鼠人口发出咯咯的喘气声,大量血沫伴随着吐气涌出。

无数故事记载,狼人、吸血鬼等邪恶生物,在被杀死时,会恢复真身。

但是眼前这头怪物并没有这种变化,它的眼睛变得更圆,无毛的长尾巴无力在地面延伸开来。仿佛与故事正好相反,这怪物的真身是鼠而不是人类。

卢克被面粉呛得呼吸困难,他伸把面前飞舞的粉尘挥散,捡起地面的烛台,匆匆回到一楼。

伊夫正好推门进来,他捏着类似件的纸张,看上去欣喜异常。

两人一个想往外走,一个往里走,正好撞个照面。卢克有些混乱,他不知该怎么面对魔法学院的同学。而且从这些情况看来,伊夫很可能与这些有关。

“你……你看起来不错,伊夫。”卢克四下张望。

伊夫以为卢克注意到了里的件,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这几张纸藏向背后,但他马上意识到这个动作过于明显,于是镇定情绪,将件折好并快速挥了一下:“是有个好消息,今年村子的地租减免了。”

“哦,”卢克敷衍道,“我要去集合了。”

“集合?这就要走了吗?”伊夫一个激灵。

“嗯,男爵可能会袭击我们。”卢克说出了斯特恩的判断。

伊夫的眼珠迅速转动了几下,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怎么会呢,我亲爱的朋友,于贝尔男爵是个仁慈的领主。别忘了他还在城堡的大厅宴请过我们呢。”

“已经无法有个好结果了,”卢克如实告知,“我们在村外的地洞遭遇了骑士的袭击,我们杀死了他。”

伊夫倒吸一口凉气。

卢克绕过同学,试图赶紧离开这里。

“站住。”

卢克身形微沉,转身看向伊夫。

“你的包裹。”

刚才下地窖之前,卢克把包裹放在了餐桌旁边。

“好的,差点忘了。”卢克拍拍脑门,转身返回。

伊夫在他身后,他的鼻子快速抽动着,仿佛在收集空气的气味信息,而目光则落在卢克背后的长剑上——剑鞘有黑血从渗出,有节奏地滴落到地板上。血滴随着卢克走动的步伐延伸向地窖的出口。

谷地守护者上的血迹没来得及擦干。

卢克拿上包裹转身,迎面而来的是一颗奥术飞弹。

猝不及防之下,卢克的胸口犹如挨了重拳,后仰倒地,但他立即向扶住桌子,滚向桌底。

另一颗飞弹衔尾而至,打在刚刚的位置。

几张椅子翻倒,包裹也被扔在一旁,卢克忙将长剑拔出,剑上黑血犹在,顺着剑身流淌,越过剑格浸透到剑柄的皮革包裹上。

卢克迅速交换将血液擦到衣服上,盯着伊夫的眼睛:“你知道了。”

伊夫从地上捡起磨盘模型,那东西还在坚定地运行转动着:“你到底还是背叛了我,是我看错了你,卢克。”

我怎么了,卢克心喊冤,我根本不明白你想做什么。是你家外婆变异了并且袭击我,在那种情况下,我杀死她也只能说是出于自卫吧。

伊夫将那根单使用的短柄法杖折为两断,黄绿色能量环绕:“去他妈的奥术!神灵的力量才是无所不能的。看吧,我苦学了数月魔法所做不到的事情,神力一天就能赐予我!”

黄绿色的能量如魔法球一般射来,卢克抄起身旁的餐椅挡住。那能量似乎带有强烈的腐蚀性,伴随着滋滋作响,餐椅的木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了大半。

“冷静,伊夫,”卢克试图缓和眼前的局面,“你的外婆变成那种怪物,我是迫不得已才杀死她的!”

“是她该死,”伊夫咬牙切齿,“这愚蠢的老货,还有那些急躁的村民,过早暴露了自己,又是般玉米又是打洞,本来我有时间把你们全部转化为神的力量!”

什么?卢克大惊:“难道你也被鼠人咬到了。”

“啧,战士系的同学总是缺少那么点脑子,要是那个胖法师住我家,我还真没办法有所行动,”伊夫嘲笑着,“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听了斯特恩的蛊惑,把长剑交给了你。”

卢克回过神想了想,发现在进攻地精营地时,伊夫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谷地守护者长剑,就由他从领主争取。

“是的,这是个错误,早上男爵的人就来找我,并开出了令我难以拒绝的条件——今年黑岩村的地租,全部免除。”

“这就是你帮助领主的理由?”卢克怒上心头,“我不稀罕这魔法装备,要是能换取你们的地租免除,直接拿去就好,何必使用段。”

“幼稚!卢克·杜兰德,你们家把男爵的家业败光,看来真是事出有因,”伊夫的背部开始弓起,宽大的法师袍也无法掩盖住他全身的变异,粗长的尾巴从背后出现,拐了个弯抽打在木结构的地面,发出啪的重重一声。

卢克借着伊夫说话的会调整气息,观察门和窗户的位置,试图在接下来的战斗脱身。

“别把我当成那些无脑的异兽,我们是最接近神灵的种族!”伊夫张开血盆大口咆哮,“这是男爵的意志,为了能活下去,为了没有饥饿的生活,我答应男爵,加入这个种族——成为他忠实的臣民!”

这声咆哮虽然并不尖锐洪亮,但其包含着特殊的颤音,迅速扩散传开,进入村每个生灵的脑海。

村响起了几声相同声音的回应。

卢克勃然变色。

更多的咆哮声在傍晚的昏暗村庄响起,每家每户,到最后终于连成一片。

“这是我们的选择!”伊夫双爪举起,一只利爪暴长,犹如根根匕首,另一只爪子将磨盘模型托起,在黄绿色神力环绕下升至半空,“看吧卢克,这才是真正让我动心的力量,不用牲畜拉动即可运转的工具——从此我们将摆脱贫穷与疾苦!”

“不对,伊夫,这不合理。无论何物,获取终须代价!”卢克反驳。

“难道还有比饥饿更重的代价?”

卢克闪身朝窗户扑去。

伊夫将神力覆盖前掌,几个窜越,尖锐的利爪就几乎触到了卢克的后心。

卢克听到耳后风声疾响,只能转变方向躲开,偏离了窗户。

伊夫如果只论变异后的肉身战斗力,不过是一阶位到上位之间,新生的鼠人基本也就这个水准。卢克只要将长剑施展开来,必然能与其一战,外加谷地守护者的魔法效果,理论上能将其斩杀。

只是鼠人有那种诡异的神力加持,不但力量与反应速度被大幅度强化,利爪上的黄绿光芒更是散发着极其危险的气息。

如果我达到阶战士水准就好了,使用斗气应该能抵挡住他,卢克心想。

但是没有如果,况且卢克只是想快速脱身,于是少年抓起逃跑路线抓到的各种东西,劈头盖脸往后砸去。

铁盆,一爪击开;苹果,变成了块状;陶罐,碎片哗啦啦漫天飞落。

直到抓住了一个柱状的东西扔去,伊夫的行动终于被遏止。

那是磨盘模型,他终究不想损伤自己呕心沥血之作。

卢克借此会破窗而出。拄剑而起,少年透过窗户望向伊夫的屋内,发现他已经变回了人形,并没有追出来的打算。

刚变身回来,鼠人的长袍显得异常凌乱,不过眼神带有特殊的自信光芒,他指了指卢克身后,示意这位前校友看看周围的情况。

碗碟摔碎,家具倒地的声音,混杂着兽吼在几乎每个屋子里响起。与卢克同行的佩雷拉达学院的同学们突遭袭击,措不及。

村长的正门冲着卢克的方向,勒内与索菲娅一人一侧,配合战斗,只是那里看起来鼠人颇多,不时从窗户与小巷窜出,扑向他们。

勒内还没有拿到斯特恩送去的盾牌,还是圆形的木盾,不过其他鼠人偶尔身上有那种黄绿能量闪过,但没有像伊夫那样能自如运用的。

两人都是没跨入二阶的战士,哪里挡得住四处而来的袭击,顿时险象环生。

一头鼠人趁着伊夫专注对付前方的敌人,四肢贴地慢慢爬近了战士的后方。

“勒内!”卢克大喊,但是距离太远,根本起不到作用。

索菲娅更是自顾不暇,哪里护得住同伴的后背,眼看巨鼠的雪亮门齿就要落到勒内的后颈。

“铮!”

长弓弦鸣。

羽箭破空,从巨鼠的口射入,后脑穿出,露出长长一截。暗红的血液混合着淡黄的脑浆沿角形的箭尖下淌。

伊莎贝拉站在不远处的屋顶上,弓臂微颤,猿臂轻舒,又是一支羽箭被搭上弓弦。

从背后袭击勒内的巨鼠在半空已经死透,但惯性犹在,撞到战士身上,百来斤的身躯将他带了个趔趄。勒内顾不上看羽箭从哪里射来,此时他只想带着索菲娅赶紧突围。

“勒内,这边!”卢克挥舞长剑,朝室友的方向冲去。

只是余光突然看到伊莎贝拉的身后——那个屋顶上的烟囱。

烟囱的口子被常年通过的烟尘熏黑,形成了很好的保护色。黑色的鼠头缓缓从里面探出,然后无毛的尾巴也从卷起到展开,一切动作悄无声息。鼠人四肢着地,沿着屋脊小心翼翼朝伊莎贝拉爬去。

长弓少女毫无知觉,还在屋顶提供火力支援。

如果冲进房间,爬烟囱进去帮她,恐怕上了屋顶之后尸体都凉了。

卢克目测了一下,屋子有两层,算上屋脊的高度,两层半。寻常人直接跳下来,虽不致死,但多半受伤。

只是现在没有选择了。

伊莎贝拉目力极佳,她发现卢克从屋子的边缘狂奔出现,冲到自己位置的下方。

“跳!”卢克举起双臂。

话音未落,伊莎贝拉已张开双臂落下。

一切仿佛经过排演,两人在这方面颇有默契。

鼠人的门齿与利爪擦着伊莎贝拉的后脑掠过,扑向了房屋更前方的地面,摔了个荤八素。

卢克抱住伊莎贝拉,在地面滚了几圈把力量卸去。饶是如此,下地那瞬间毕竟是战士当肉垫,卢克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

伊莎贝拉捡起长弓,单膝跪地,连发两箭,把刚才试图偷袭自己的鼠人钉死在前面。

卢克哼哼着起身:“怎么样?”

长弓少女比了个拇指,然后拽起卢克的衣袖,朝勒内的方向跑去。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upingshuji 按住秒复制!!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