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腿缝之间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enxue6.com

莫青的勇气往往是一鼓作气,当一鼓鼓不起来,就暂时别指望她能奋起,何况她本来就躲着,根本就不想见到,自然是能不见便不见,她原本没有想到贺成章会是药殿殿主,毕竟他不是已经是丹峰的峰主了?日常事务不算少吧,药殿也有很多事务呢,修仙者以修炼为重,很少人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利益是不会愿意任琐事那么繁杂的。

至于修炼资源,他炼丹的本事肯定不低,据说可以炼制出灵丹了,根本就不缺灵石和资源,也不缺灵器,他干嘛要自己给他炼制灵器?

算了,就当他需要灵器吧,至于想要什么样的,总之,欠灵器的没必要着急就是了……

传送的地方时近时远,大多数时间是人迹罕至的荒野,莫青刚到地方,就听到了人声,还不少,总有七八个的样子,神识看过去,果然有八个身着褐色道装的男女修士,显然全是天乾派的内门弟子,其中两个还是她认识的,一个是罗辉,一个是万兴雷,看上去虽算不上狼狈,周围魔虫怪尸遍地,显然刚经历了一番厮杀。

“这些魔虫怪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明明魔界和我们凡人界根本就没有联通,也完全没有古籍中提过的空间裂缝出现的痕迹,还不知道怎么混进了仙源境,太祸害了!灵植和灵兽都没了。”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青年弟子握着手中的法剑烦躁,平时大家修炼可不仅仅是靠本身吐纳修炼,还需要不少灵植炼制的丹药,从灵兽那里获取炼制法宝的材料,这些魔虫怪简直是传染源,虽说不是魔虫怪过处寸草不生,但是这些魔虫怪泛滥的地方,灵植什么的都没法用了,灵兽们没有阵法保护绝大部分都被祸害了,而要弄个覆盖山林的阵法委实不易,需要的法宝和灵石就不知凡几……

“不管是怎么来的,幸好没有更厉害的品种,藏书楼古籍里记载的魔界生物,如今出现的算是比较低级的,只是这些魔虫怪繁殖能力太强了,简直是杀不光,别说我们仙缘境万年来已经没有飞升的,这样下去以后更加不可能有了,若是有像凡世那些可以让小强一窝传染上疾病的那种灭小强药那般灭杀魔虫怪的传染药就好了。【文学楼】”万兴雷插话。

“罗师兄,你和丹峰的比较熟,听没听说过他们有研究这样的丹药啊。”一个模样十三四岁的女修小心翼翼的问,平日里见过几次罗师兄和丹峰贺师叔门下最得意弟子颜长歌一起进出门派或天乾城内。

“不曾听说,”罗辉瞥了她一眼,扫视了一下同来的几位本门弟子又道:“快些收拾了这些魔虫怪尸体吧,那些魔虫须必须要在它们死后三息取下,都收集过来交到我这里!我统一销毁!”罗辉说道。

“嗯,幸好贺师叔发现了怎么更好的处理这些魔虫怪躯壳,原本这些魔虫怪躯壳虽然也可以利用,但实际杀死的魔虫怪躯壳利用率其实只有三成,有些魔虫怪尸体魔气全部侵蚀腐坏了,还完全不能使用。都是这些魔虫怪祸害了整个仙缘境,我法宝坏了,都没有材料修了。”一个模样十八九岁的女修愤恨,物以稀为贵,炼器得用的材料本来就缺乏,现在更是贵得不得了,她根本买不起,这些魔虫怪的躯壳虽然可以利用,却并不是万能,修补她那件法宝根本用不上。

“不管怎么说这些魔虫怪尸体比先前有价值多了,那些魔须居然会魔蚀虫怪的躯壳,难怪原先那虫怪的驱壳之类对我们道修几乎没什么用。”

“原本不过魔虫怪的躯壳更适合魔修的炼器,听说是贺师叔尽数翻开了派里所有的典藏,又试验了很多次才发现的在三息取下它们的须,那魔虫怪躯壳也能最大限度的用来我们道修炼器!”

“赶紧走吧,我们还要去看图册上说的那个地方,希望那处地方魔虫怪没有毁完那些灵植,罗师兄还要去布阵呢。”没办法布大阵,只能对那些灵植备细的生长地方驱赶走魔虫怪,布置小阵法保护起来以期恢复原本的生态环境,他们今天一行出来就是有这样的任务。

……

莫青略停停,隐了气息,等这群人走远了,才显了身形,虫怪的躯壳已经被他们最大限度的收拾走了,这里暂时不会有魔虫怪,这些人出来的任务除了灭杀魔虫怪,还有挽救濒危灵植繁衍地之类的任务,果然不愧是大派宗门,能想得长久……她向他们相反的方向寻去。

一大早天气就很闷热,和起初的地头大约已经有了一里的路程,一路上,莫青又杀了不少魔虫怪,特意用来装魔虫怪躯壳的那储物袋已经装满了呢,该回去了呢!虽然修为已经突破到神魄中期,但是仅仅捕杀这些魔虫怪似乎已经对她的修为没有什么促进,她琢磨是不是现在自己对付这些魔虫怪已经很轻松,对手不行,自己成长得也有限?听鸾涧说过,这里三百里外有个峡谷,峡谷深处那些魔虫怪更凶悍一些,如今突破了,她现在的实力应该已经可以去那里了吧……好些天没见着两个儿子了呢,倒是很想,回去后传信给妈让她把两个孩子带下山来吧。

起风了,额头上一凉,莫青抹去了第一滴雨水,望望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大片浓如墨汁的乌云速速的往这边移过来。

手心摊开,一滴水落在了指尖,再望望天,看来要找个地方避雨。幸好这雨滴里并没有被魔气污染,整个仙缘境也并没有魔气滋生压灵力的情况,不然整个仙缘境就都废了吧。

“噗-”又一大颗雨珠砸在莫青的手指,然后就是额头,灵气罩比较耗费灵力,莫青随手祭起一块伞型法宝,几乎所有的法宝都可以变大挡雨,只是法宝需要灵力持续的支持,此地荒草丛生,不适合设置避雨阵,那雨来势凶猛,还是尽快找到避雨的地方,或者空旷地带。莫青记起之前似乎经过一处崖壁,那里刚巧有一处是凹进去的,能站上个两三个人。最重要的是不远!

天上云沉很厚,连带着这片的天色都暗得很厉害,风也呼呼的刮着。莫青一脚跨到凹进去的干燥的石台上,雨骤然下了起来,滴漏子的雨刷刷的砸下,周遭只剩下大雨刷刷的声音,风也加紧呼啸,这处凹进去的崖壁朝向恰好不让一丝风一点雨飘进来,看着恰好斜过去的风雨,她甚至都不用布置阵法,很久没有这样什么也不用想,也不用修炼,安静的呆一会儿。望着漫天的雨,心情难得的松懈下来,甚至还有些愉悦……

大概是转眼间,莫青倏然转过头去,都来不及防备,身旁已经多了个人。

好看得眉头皱着,眸光轻忽忽的在她身上一掠。

“你身子重,不该来这里!”来人看着眼前的女人难得的安静的看着他,虽然眸光有些傻气,脸色很不好。

莫青抽回目光也不答他,罩起灵光罩就要往雨中跨去。

袖子却被扯住了。

“放手!”莫青紧皱着眉头看也不看身后的人。竟然能突破灵气罩碰触到她,袖子抽也抽不掉,莫青想也不多想立即掐指凝起灵刃朝袖子断去。

“这雨对你肚中孩子不好,灵气罩护不住!”男人顿了顿语气突然一变道:“不要由着性子!”

莫青冷目看也不看他,退后好几步离他远远的角落站一边,识海里兀自急切的和鸾涧联系,这当头偏又联系不上,她原本是想问鸾涧是不是这雨真的对她肚里的孩子不好,她自己是半点都看不出来,真是讨厌极了,怎么在这里遇到贺成章!偏还不知趣凑了来!

贺成章目光一丝一毫也没离开她,他细细打听过,据说:一孕傻三年,据说:孕妇有孕期忧郁症,重者要死要活……她性子倔强,又无人可依,虽是联系上她这世的生母,但……这段时间,她白日里竟然像失踪了般,今天他终于查找到传送阵的痕迹跟了过来。

“魔界入侵,这里已经不如往日安全,你跟我回去!”他有些失望又有些了然继续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还有个孩子,怎么能整日在这魔族肆虐的荒野之地打斗,我那住地,灵气丰盈,你不必整日这般……”

任他如何说,莫青目光只是淡然的望向雨幕,望向雨幕深处,心里烦躁,鸾涧这家伙,怎么就不回应了呢,识海里一片蒙蒙,什么也看不清!

她正想着,面前突然一下子清新得不得了,灵气前所未见过的充沛,那是一颗嫩绿剔透,晶莹丝柔,似乎轻轻一触就融化,这……这是灵石矿脉!不知用了什么手法,竟然凝成了这么一小颗!指甲大小,充斥着似乎无限的灵力。

“给!”贺成章似乎并不在意这么一条绵延几十里的灵石矿脉,用上古秘法凝成的玄灵珠给她。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