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自慰器

活了这么多年,他好像还没给谁做过饭。

或者说,好像还没碰过这些东西。

叼着烟翻出手机,百度了一些早餐。

好在熬点粥煎两个鸡蛋倒也不难,一面翻着教程,一面便把饭菜做好了。

不得不说,直到昨晚回家他整个人都还是有点懵的。

一想到她的肚子里竟然有一个缩小版的自己,他便会感慨生命的神奇。

一整夜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只想早点跑过来抱抱她,顺便确认一下这不是一场梦。

……

谢清欢醒的时候,房间里飘满了一阵饭香。

有些狐疑的走进厨房,便瞧见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叼着烟,正切着黄瓜,身上还围着一条花围裙,竟是说不出的祥和。

听见她的动静,他抬头看来。

将手里的烟掐了,随即将她推出去道:“去洗漱,这边烟大。”

“你还会做饭?”

“我会的多着呢,晚上床上告诉你。”

“臭流氓!”

被关在浴室门外,燕亦衡轻笑出声。

他有点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有自虐倾向,若是放在以前,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对他,可偏偏,仿佛只要每天能见到这个女人,他便会觉得开心。

早饭后,他给她挑了件衣服。

“干嘛?”

“补办户口本。”他脸色一沉,有些来气。

“着什么急。”谢清欢磨磨蹭蹭不肯动,燕亦衡也有些恼了,抓住她就开始扒她的衣服:“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我又没说不去!你急个什么!”谢清欢抓着被扯开的衣服,有点气急败坏。

“早这么乖不就完了。”

燕亦衡松了手,谢清欢抓起枕头就砸向他:“我换衣服,你出去!”

“都老夫老妻的了…还……”

“你赶紧给我出去!”谢清欢气的不轻。

燕亦衡抱着枕头,转身站在门外。

谢清欢在房间里气的不轻,纠缠了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可是在他身上好像就一直没能讨到什么便宜,真是来气!

总有一天,她要在上,牢牢把他压在身下!

而门外,燕亦衡亦是暗暗下定决心,等到领了证,有的是时间来慢慢调教这个要翻天的女人!

两人信誓旦旦在心底发着誓,却不知,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她一直也没能如愿的把他压在身下,而他也不仅没能把她调教的乖巧可人,反而越发又像妻奴方向发展的趋势。

……

半年后,燕九满脸笑容的从民政局走出来。

谢清欢挺着大肚子白了他一眼,嘴角却还是抑制不住扬起了一抹浅笑。

时隔半年,他终于连哄带骗、经过不懈努力把她骗到了手。

而她也终于半推半就、被他的用心所打动,点头领了证。

“哎…小九九……”

燕亦衡的眼角抽了抽:“你再在外面这么叫我,小心我回家收拾你!”

谢清欢撑着肚子,脸色有些发白,小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头上渗出一抹冷汗:“小九九…我…我好像要生了……”

燕亦衡愣住,大脑一片空白,似乎没反应过来。

谢清欢气的抬手就又给了他一个巴掌:“你倒是叫救护车啊!”

燕亦衡可算回过神来,一把将她抱起,直接朝着自己车子走去:“十分钟的路程,就有一家医院,我马上送你过去!”

他的声音还有几分轻颤,一路车子开的飞快,总是不放心的看向后车座。

终于,一个小时后。

燕亦衡、连同乔茉、傅南城、秦昭然以及燕家的长辈,齐齐守在手术室门前。

“这怎么还不出来啊…这都进去有一个小时了吧。”

“别急别急、快了快了。”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一名医生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走了出来,将其抱到燕亦衡面前:“恭喜你,是个儿子。”

“我老婆呢!”没瞧见谢清欢的影子,他甚至没空理会面前丑了吧唧的臭小子。

“嚷嚷什么,隔着老远就听到你嗓门最大。”谢清欢被从手术室里推出,面色苍白,却带着抹满足的笑容。

燕亦衡连忙迎了上去,在她脸上轻轻吻了吻,有些激动道:“辛苦了。”

她露出一抹笑容,轻声道:“你当爸爸了。”

“我爱你,清欢。”他轻声开口。

孩子似乎因为父母的忽略不满的大哭起来,好在爷爷奶奶很是贴心,照顾的十分周到。

下午的阳光投射过窗子,溢满了医院的走廊。

老老少少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大概,这就是幸福的样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