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造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众师姐把徐玲送到庵门,徐玲站住:各位师姐,留步。(-新.思.路.中.文.网_新版_ ww.ww.C0m纯文字小说网)我们也离的不远,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你们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不要客气。

阿弥陀佛,师妹,保重。众师姐都觉得难舍难分,五师姐甚至流出眼泪。

徐玲悄悄地抹去泪水,披着朝阳,回到尘世间。

大师姐光顾伤感,等徐玲走远,才想起来,承包协议还没修改呢。唉,也不急于一时,等大家都安心再说。

一个月后,大师姐、徐玲分别接到乡hèng fǔ通知,让她们到乡hèng fǔ。她们都感觉奇怪,hèng fǔ无缘无故找我们干什么?心里揣着无数个疑问来到乡hèng fǔ,到会客室才发现管辖静月庵的村委会主任也在场。

乡长很热情,又是让座又是倒水,等大家都坐好才说话: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是落实区hèng fǔ决议。

听到乡长的话,徐玲和大师姐更是云里雾里,心里很多疑问却不能说出来,只好认真听乡长下话:按照上级文件规定,静月庵的僧尼已经享受工资待遇,不再保留庙产,现有庙产归回村里,鉴于这片荒山已经承包给徐玲,责成村里与徐玲重新签定合同,但租金不得改变。乡长宣读完又问一句:你们有意见吗?

徐玲听到hèng fǔjīng神,结合徐立新前几天来的时候,仔细打听这片荒山来历,当时明白这事是徐立新做的扣。现在她茫然地坐在哪儿,真不知道是应该感谢二哥,还是恨二哥。

大师姐当时就惊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本来想攒点钱给家里弟弟盖个房子,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全落空。当然在傻也明白,这是徐玲兄弟从中作的手脚。

大师姐张张嘴想抗争,可知道凭她的能力抗争基本是无益。只恨自己不应该和徐玲耍心眼,结果不但地租没加成,还把上百亩庙产给弄没有了。如果是明白人,自己没能耐就少说话,或者保持沉默,她竟然蹦出一句:原来的果园也交吗?

乡长不了解情况,不耐烦地说:什么原来果园现在果园,庙以外的土地全交。

看到大师姐苦瓜脸,徐玲仿佛听到师傅在说:徐玲,师傅的嘱托,你还记得吗?徐玲仿佛看到师傅责怪的目光,内心非常惭愧,我不能太自私,必须保住这片果园,急忙站起来:领导,静月庵外原来有约十来亩果园,用途是扩建庙宇备用地。这个果园从建庙起就归静月庵,解放后到改革开放,几次土地划分都没动。现在hèng fǔ把这块地划出去,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不合理。

乡长被徐玲的话弄的有点糊涂,心想你是哪头的?王区长在交待这事时,虽然没说和徐玲是什么关系,但是口气非常严肃,能够让区长专门落实的事,区长肯定不是给面前这个少妇的面子,在她的背后的人靠山肯定很硬。心里虽然对徐玲多事不满意,但却没表现出来,反而虚心地对身边的村主任请教:我刚调到这个乡,对静月庵历史不太了解。请你说一说情况。

村主任对这片荒山划来划去,非常不满意,然而他心里明白,在村民面前耍威风可以,在乡长面前必须装孙子,不满足也只能装在肚子里,不敢流露出来,反而面带笑容地和乡长说明情况:徐玲说的属实,这片果园一直归静月庵所有。原来都是租给村民种,庙里收点租改善一下尼姑们生活,有时候简单维修房屋。现在租给徐玲。

乡长听完村长的话,消除对徐玲的误解,反而从心里佩服徐玲的坦荡襟怀,抱歉地说:我不了解情况,收回刚才的话。那果园仍然归静月庵,至于租给谁种由庵里说了算。

大师姐急忙说:谢谢领导,地我还租给我师妹徐玲。

乡长看了大师姐一眼,心想这回想起她是你师妹,早干什么了,不过他还是有风度地表扬一句:这样好,种果树保持连续xìng比较好。然后对徐玲说:徐玲,你现在就和村签合同。

乡长看徐玲签完合同,对徐玲说:徐玲,你还有什么想法,王区长等我回话呢。

徐玲叹息一声说:没有。然后尽管面带笑容,却有点伤感地说:谢谢乡长,谢谢村长,也请乡长给王区长带个信,说徐玲让他**心了。

徐玲离开乡hèng fǔ,并没有捡到多大便宜的兴奋,反而有一种负罪感,觉得自己对不起师傅。回到山上,直接来到静月庵,来到观世音前,跪在她前面,双手合十,真心的忏悔。几个师姐也知道这个事,她们没有怪徐玲,而是静静陪着她诵经。

徐玲忏悔后,来到大师姐房间,对情绪低落的大师姐再次道歉:大师姐,这事虽然不是我为,却与我有关,我没脸求你原谅。

大师姐现在不敢恨徐玲,只是后悔,后悔没听师傅的话,后悔不该财迷心窍。现在看到徐玲诚恳的态度,急忙拉着徐玲的手:师妹,你不要在说了。都是大师姐贪心,才惹出这么的是非。

大师姐说完松开徐玲的手,对着室壁上的观世音佛像念一句佛号:阿弥陀佛,罪过。然后又拉着徐玲并排坐在徐玲曾经养伤的床:师妹,我的身世只有师傅知道,今天师姐和你说说。看到徐玲表态不想听的摇手举动,大师姐叹息一声说:师妹,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即是对佛主忏悔,也是请你原谅我的自私。

徐玲不想听别人的**,因为自己的**就不想让别人知道,又因为自己的**泄露让自己遍体鳞伤。可却没法拒绝,也无法阻止大师姐一吐为快的嘴。

我父母早逝,留下和我弟弟相依为命。大师姐似乎努力地回忆着过去,因为这些往事已经被佛的清静无为所埋藏,需要努力的寻找才能拾起那不时涌上心头的往事:到了我婚嫁的年龄,因为我要带弟弟一起嫁的条件,挡住很多人。后来很委曲地嫁给愿意接纳我弟弟的男人,这个男人比我大十几岁,为了弟弟,我什么都认。人心啊,唉。

大师姐似乎回到未出家前时候,虽然修行这些年,想到当年的情景,泪水依然满面

结婚前说的天花乱坠,没过一个月就嫌弃弟弟,开始不让他上学。反正弟弟学习也不怎么好,我就认可了。最可恶的是他竟然把弟弟送到黑心的工厂,让弟弟当童工。他却骗我说,送弟弟去学技术。后来我才知道,他背着我和黑心工厂主签订生死合同,竟然领了预付金。

至此,大师姐似乎不在愤怒,非常平静地讲述,似乎这事与她没什么关系。看来大师姐的修行也算是有点功力。

那天早上,我起来去倒垃圾,突然发现看到浑身是伤,瘦弱的弟弟躺在大门口。弟弟看到我,抱着我的腿就哭起来:姐姐,我差点看不到你了。接着有气无力的和我哭诉在黑工厂挨饿被打的情景。如果不是弟弟机灵逃了出来,弟弟死了骨头都找不到。

没等我去和那个缺德人理论,他已经站在我身后,看到弟弟,愤怒地起来:你合同期没到,怎么跑回来了。你私自跑回来,我得赔人家钱你知道吗?白吃饱的东西,能累死你啊?赶紧给我滚回去。不然我弄死你。

你?还是人吗?我愤怒地质问:人都这样了,你还把他往火坑里推。

**的,敢和我这样说话。他飞起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他还觉得不解恨,一脚踩住我的腰,一手抓住起我的头发,另一只手使劲打我的头。我只觉眼睛冒金光,脑袋发晕。

弟弟看到我被暴打,**起身边的门斗鱼造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闩,一个疾劲站起来,对准“姐夫”头就是一下子。他应声倒在地上,在也没起来。

我起身看到他倒在地上,脑袋不停流血。一拭鼻子,已经断了气,当时我们姐弟都吓傻了。

杀人了。杀人了。看热闹的邻居大喊起来。前后院都是他家的亲戚,在有人指认是弟弟杀人后,他的亲戚当时就把弟弟打倒在地。要不是我趴在弟弟身上,替他挨打,弟弟当时肯定被打死。真得感谢村长及时赶到,制止住他的家人,把我们送到公安局。真得感谢律师,他为我弟弟做无罪辩护。也得感谢法院,采信律师的话,判我弟弟正当防卫。

然后他的家人却不服,到处找我们姐弟寻仇。我只好带着弟弟远走他乡。后来,我们无意走进静月庵。也许我命中就是出家人,到这儿,我感觉到家一样。跪着求师傅收留我。师傅对我和对待你一样,什么也没问我,而且在破例让我当大师姐。

弟弟看我有了归宿,他谢绝师傅的帮助独自一人出去闯。也算他命好,有一家独女人家招他上门。从哪时候起,弟弟也算斗鱼造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是过上好rì子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本来一个殷实的家,因为弟弟的岳父和岳父先后得重病,不但花掉他们所有的积蓄,等二老离世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房子买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