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衣服含着乳

红颜眼神坚定,似背水一战的态度,她望着李山河,说道:“河哥,我红颜也在辉煌夜干了六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我就一个要求,求求你放过程浩!”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红颜已经把程浩当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想竭尽全力的去保护,她怕历史再一次重演,她怕自己再一次失去最重要的人。

红颜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那个夏天,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发现自己在夜场陪客人的场景,他的眼神是那么不可置信,那种深深失望的眼神至今在红颜的脑海里还挥之不去。

不知道弟弟在哪里打听到了自己是因为赵长虎才走上这条路的事情,提着把刀去找赵长虎报仇,然而他并没有程浩的运气跟狠劲,还没等他见到赵长虎就被夜未央的保安抓住,被打断了双腿扔到了大街上。

弟弟成了废人,他恨红颜,恨赵长虎,恨所有人,后来在某一天莫名消失,等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他早已经死去,就连身上都被野狗咬的惨不忍睹。

想到这些痛苦的回忆,红颜保护程浩的决心更新坚定,她绝不允许再有人夺走她最最在乎的人!

“我赵长虎要做的事,你以为你个鸡头能管得了吗?给我滚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抓去!”赵长虎冷冷喝道。

听到自家老大发话,虎头帮的人跃跃欲试走了过来,他们望着红颜,只要她略有动作他们就会一拥而上,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肯定能接机找到便宜!

看着这些人对红颜姐色眯眯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眼睛微眯,脚下猛的用力,如同炮弹发射,速度极快,一个直拳就砸在离红颜姐最近的一个混混脸上。

在这个混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转身挥出摆拳,再一次打中旁边另一个混混。

雷霆出击,一下子打倒两个人,这让薛夫人身后那四个保镖都忍不住侧目凝视!

我打倒两个混混后连忙后退,虽然我已经算是修真者,但真正实力也就跟薛夫人身后那几个保镖差不多,而且这差不多的还只是身体素质,打架靠的是技巧,我什么技巧也不会,如果碰到那几个保镖任何其中一个我都不可能是对手!

这些混混虽然不如那几个保镖,但毕竟也是经常打架斗殴的好手,而且人数众多,猛虎还架不住群狼呢,所以我突袭打倒两个就赶紧脱身,免得被包围连跑都没得跑。

那些混混看我动手,纷纷拿出甩棍一些武器,朝着我就招呼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凳子猛然飞了过来,直接砸在了一个混混身上,接着又一个凳子扔了过来,又砸倒一个混混。

“草泥马,动我老大,问我我没有!”马东文一手拎着一个凳子红着眼吼道,随即冲到我身前,护在我身前。

“东文,浩然堂已经被驱逐山河帮了......你......”我苦笑着说道。

“老大!我叫你一声,你就是我一生的老大!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加入浩然堂是为了间接性的加入山河帮,可慢慢接触,你真的是个好老大,你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兄弟,什么叫责任!”

马东文朝着一笑,说道:“我家里有钱,从小养成了嚣张跋扈的习惯,我想要什么就必须得到,也正是如此,从小到大我一个真心朋友都没有,看来我每天吆五喝六威风凛凛,但其实我很孤独,后来加入了浩然堂,我不光认了一个好老大,还认识了赖秋和一群好兄弟,他们不会讨厌我,不会鄙夷我,这种感觉真的好好啊!”

“我马东文加入的是浩然堂,不是山河帮,我是浩然堂的副堂主,就是肩负起保护浩然堂,保护老大的责任!我相信浩然堂所有的兄弟都是这个想法!”

“没错,动我老大,除非在我赖秋身上的踩过去!”赖秋咬着牙跟马东文一样拎着两个凳子挡在我的身前。

“就因为是**犯的儿子,我从小就受所有人的欺负。不光是外人欺负我,就连生我的妈妈都不愿意正眼瞧我!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欺负我,骂我是只癞蛤蟆!可是,唯有我的老大,他不嫌弃我,他把我当兄弟,他帮我收拾那些欺负我的人,还带我加入浩然堂!”

“我老大说过,谁敢动我他就让谁死无葬身之地!今天换成我来说!”

“谁敢动我老大,我赖秋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弄死你!”赖秋的眼睛有些发红,那种眼神让谁看了也不会认为这是在开玩笑!

“马东文,你给我滚回来!”马建国脸色阴沉的喊道,随即连忙对赵长虎跟李山河说道:“是我管教不严,希望两位大哥不要见怪,我回家一定会好好管教这孩子的!”

“爸!”马东文叫了一声,认真的说道:“你不是说吗,自己的人自己可以打可以骂,但外人碰绝对不可以吗?他是我的老大,是我们浩然堂的堂主,在我心里他就跟我的家人一样!爸,你要让我看着家人受欺负而不管吗?!”

马建国闻言一愣,想要说话却迟迟说不出来,似乎这确实是他的一管作为。

“好,两个娘们,两个小弟!程浩,没想到这么短时间你就拉拢了这么多人得人心,确实不简单,可也正是如此,我今天必除你!山河帮的人,协助虎头帮的人,把叛徒程浩与其同党全给我抓了!”

“没错,今天不管是谁拦着,我一定要宰了这个小子!”赵长虎也是喊道。

“我看谁敢!!!”就在这个时候,马建国站了出来,他望着赵长虎跟李山河冷冷的说道:“赵长虎,李山河!我净重你们两个,所以平时对你们哥来哥短,卑躬屈膝,但这不代表我马建国没了年轻时候的血性,不代表我就怕你们!”

“今天我把话撂在这,今天谁敢碰我儿子,我要谁的命!”

马建国的话掷地有声,让在场每个人都可以清楚的听到!

马建国的话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明立场,但却也已经间接的选择了立场,毕竟他没有阻止马东文,而马东文是势必保护程浩,这也就说要动程浩必须要动马东文,而动马东文就会让马建国找到动手的理由!

马东文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边也是有好几个壮汉,这些人都是他公司的人,虽然现在西装革履,但曾经也都是摸爬滚打过来的,要说身手也不比那些年轻混混差!

看到马建国已经把话挑明了,赵长虎冷哼一声,说道:“马建国,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既然你今天跳出来了,那我就正好把你一块收拾了!”

说话间赵长虎旁边四个桌子的人全都站了起来,随即从衣袖中全都抽出甩棍,明显是都已经准备好的。

马建国见状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有丝毫退缩,他把身上的衣服直接脱了下来扔在一旁,露出精壮的肌肉,说道:“这么多年没动过手,没想到今天还能露一手!”

马建国身边那些西装革履的壮汉见状也全都跳出来站在马建国左右。

我被保护在最里面,身前是红颜姐跟沈梦涵,在前面是赖秋马东文,在前面是马建国一众人。

“动手!”就在这时,赵长虎下令。

“等等!”就在这时,沈老突然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声,说道:“下面那个女孩是老头子的孙女,看在我老头子的薄面上,能否此事就此结束?”

沈老在东海市的地位举足轻重,看到沈老为其出头,就连一直未曾有任何动作的市委书记冯绍庆嘴角都忍不住抖动了一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