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肉液精华

“什么?你一个小小的祥云之子,竟敢这样对我说话?…

林涛一出现,为了兑现对赵洪等豪门的承诺,周博厚本来就动了杀机,不过忌惮那名开启万兵之冢的九天界大能,在寻找一个好的契机。

现在林涛直接出言顶撞,却是给他一个极好的机会。

九天界上人,高高至上,就算是祥云之子,毕竟还不是真正的上人,也和那些真正的九天界白银族,有着巨大的差距。

周博厚斩杀了林涛,大可用一个冲撞裁判,不遵守规则为由,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

话音未落,周博厚就一拳打出。

这一拳,卷起一条内劲匹练,内劲之气呈现五sè,内劲之力也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华”境界。

拳影当中,隐约有山川起伏,日月穿棱,江河长流就好比是动用了一方天地,要直接把林涛碾碎在其中。

这门拳法叫做【江山神拳】,全力施展起来,可以打碎一座城市,极为霸道,乃是九天界独有的功法。

现在整个【江山神拳】集中到一点,直接攻击林涛的心脏,想把他一击秒杀。

“想杀我么?”

林涛一声冷笑。

虽然他看不穿周博厚施展的是什么武技,但是他现在的力量是九阶巅峰,再加上【诸天独尊戟法】第三重,器灵老古董的实力恢复,恐怖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周博厚这样的十阶武皇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三岁孩童戏耍一般。

银河之叹一挥,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就在周博厚的脚底升起,这个有着白银族血脉的九天界上人,立刻炸飞出去,当场丧命。那一双tui,已经完全碎成粉末,化作了血泥纷纷落下,就如同下了一场雨。

另外两名裁判一看,顿时呆如木鸡!

进入万兵之冢前,林涛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蝼蚁:但现在,林涛的实力陡然增加,以九阶的实力,竟然直接秒杀了十阶武皇,让他们如同做了一场噩梦!

三人中,以周博厚马首是瞻,也是他的修为最高,但在林涛面前,根本走不过一个回合。

就凭这一点,他们就连战斗的勇气都不复存在。

九天界上人,那也是怕死的。

“你们身为九天界裁判,比赛中,竟然一直在徇si舞弊。你们究竟有什么yin谋?如果从实招来,我会给你们一条活路,否则,就追随他一起去吧!”

林涛冷冷地看着这两名裁判,面无表情。

“我们说,我们说!”

这两名裁判见识了林涛的实力,立刻争先恐后,将所有内幕透lu了出来………

“好,我言出必行!给你们活路,但也要给出惩罚!大概是高高在上,所以容易欺压弱者,那就让你们回到弱者的地位吧!”

啪啪!

等这两名裁判交代完毕,林涛手指弹了两下,这两人的丹田立刻出现了一个窟窿,任由他们如何运功修复,内劲还是在快速退化,转眼间,这两个十阶武皇,就成了九阶武尊!

皇,到尊,简直就如九天跌落人间!

做完这一切,林涛也不去看他们,直接穿越风暴,朝外掠去!

“林涛!”

“林涛出来了!”

突然之间,一只巨大的蝙蝠出现,林涛站立其上,英姿〖勃〗发。

他一眼看去,这里等待的,有各大豪门的人,而更远处,似乎还有百万大军,隐隐一股萧杀的气息传来。

从两名裁判那里,林涛也知道现在整个大乾帝国,三大豪门,都在酝酿对付自己。

不过,他并不在意,在万兵之冢中,全部由尊者组成的千军万马都不怕,怎么会怕这些普通的兵马。他已经暗中猜测出,只要自己成就祥云之子的事情铁定下来,那么,神策殿,乃至一些豪门,必然要对他不利。

派出大军剿杀他,也不一定。

毕竟自己一旦进入九天界,那么这些门派永无翻身之日。至少在十年二十年内,他们无法超越。

人群中,薛婵,王松等人迅速上前,一脸〖兴〗奋。规则所限,他们在林涛前一批进入万兵之冢,但都是空手而归。

薛婵脸sè惊喜,直接进入主题:“林涛,你有无收获?”

“林公子,那万兵之冢刺ji吧?看到你一点皮都没破,我可真心的嫉妒!”那个王松,浑身都是绷带,显然在进入万兵之冢后,遭遇了九死一生。

“收获不小,一共探索了八座神兵之墓,获取了各种神兵八件,等会你们挑挑,如果有顺手的,尽管拿去!”

林涛微笑着道。

他隐约感觉到三大豪门的人,都在朝他身上探测而来,这个时候,他也不介意亮出收获,让他们狠狠震惊一把,不敢对自己有丝毫想法。

果然,林涛此言一出,不单是薛婵和王松大为震撼,以魏千震,巫幕云,宗望北为首的三大豪门的人,脸sè震惊得无以复加。

他们震惊的不是林涛有这么多宝贝,而是要得到这些宝贝,需要怎样的实力。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都没有把握在万兵之冢中带出一件神兵,甚至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

林涛如此妖孽,将他们逼入了一条绝路。

“该死!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奇遇?我看,必须得通知陛下,动用我们所有的力量,将他就地围杀!否则,等他真的飞升九天之上,成就上人,你我拿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魏千震传音其他人,巫幕云和宗望北脸sè苍白,也都默默点头。

“凡人武者林涛,此刻正式成为九天上人,挑战九天天威者,斩立决!”

就在魏千震准备给潜伏在外围的高手和兵马发出信号时,一道声音从云层之中传来,似乎是那位打开万兵之冢的九天上人出现了。

不过,他始终没有现身。

随即,魏千震,巫幕云,宗望北,以及那潜伏在外围的皇帝赵洪,高层战将。

个个口吐鲜血,似乎是遭遇了什么重创,瘫倒在地!

只是一句话,一个声音所蕴含的内劲之力,就把这些高手震伤,可见这位云层中大能的力量有多么强悍!

“九天之上,祥瑞永昌!”

顿时,所有人对天跪拜。

林涛在这一刻,提前得到了九天界的承认,他已经不再是凡人!

这个声音,他等了很久!

这一刻,他泪流满面……,………

林涛的家乡永乐城,正值盛夏。

永乐十景之一的“天谴之湖”天谴湖湖水碧绿,沿岸的红枫树还只是绿叶,这本是游人如织的季节。此时,却有无数官兵在湖边警戒,精神抖擞,似乎是在迎接什么大人物。

“回避!回避!”

一队由太守亲自带队的骑兵浩浩dàngdàng开来,马队之后,却是护送着一辆朴素却异常宽大的马车。

驾车的两匹大白马昂着头,打着响鼻。这是永乐城最为高贵的白龙驹,虽然装饰朴素,却难以掩盖这辆马车中,坐得不是一般的人物。

这人物,的确不一般,自然是林涛,林永刚,沈晚晴一家。

“爹,娘,今天是去给爷爷奶奶洗刷冤屈的好日子,你们应该高兴才是!”

一身雪白礼服的林涛看着父母有些神sè凝重,微笑着道。

“呵呵!高兴,当然高兴!”沈晚晴擦着眼泪,笑道“只是,这一切就跟梦幻一般。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我的儿子能够成就九天界上人,能够洗刷我们林家的冤屈,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呢!”

林永刚一直没有说话,目光透过纱窗看着熟悉的天谴湖。

为父母反正,是多少年来的心愿。可当这个心愿真正能够实现的时候,他压抑的情感即将释放,竟然找不到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宣泄。

哭?笑?仰天长啸?

他不知道。

“参见林上人,九天之上,祥瑞永昌!”

天谴湖,天谴庙的入口,无数百姓跪拜,齐声高呼。

现在的林涛已经是九天界上人的身份,这个身份,要比大乾皇帝都要高贵,显赫。

天谴庙已经提前做了改观,原先的黑白风格,换成了金碧辉煌的朱墙红瓦。那三个大字,也已经改成了“天泽庙”!

九天之上,恩泽天下。

这三个字的含义,已经和永乐惨案扯不上半点关系。相反,这完全成为了为林涛歌功颂德的地方。尽管里面供奉的不过是他的爷爷奶奶,但因为他的缘故,这曾经两个罪大恶极的天谴者,成就了一方圣人!

不管他们是否是圣人,也不管他们是否为现在的天下第一门派红枫宗做过什么,林涛一荣俱荣,连先祖都跟着沾光。

林涛陪同父母,登上台阶。

那天泽庙中,唯一还没有拆的是绑在天谴柱的宁震夫fu雕像。这是林涛有意安排,所以刻意留下。

“爷爷奶奶,孙儿今日前来,就是要兑现当初的承诺。”

林涛注视着那两座雕塑良久,依稀中,那个有点害羞、懵懂的少年,当初在这座雕塑前弱小的背影,似乎重现。

轰!

一挥手,一道内劲之力直接碾压过去。天谴柱,所有的雕塑,顿时爆炸连连,瞬间,化作了一地灰尘。

林家的耻辱,从此在这个世界上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荣誉,无尽的荣誉……

从今以后,这里将重新立起两人高大的形象,为世人瞻仰。

红枫宗,也就是一月之前的傲世宗,现在已经被改名。

红枫宗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整个大陆,创造了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

只因为有林涛这样一个绝世天才,他的意志,没人可以违抗。

大青山巅,林涛迎风而立。

在他身旁,师语黛的小腹微隆,脸上挂着泪水,看着这个大陆惊世骇俗的天才,脸上似乎还稚气未脱的“准爸爸”恋恋不舍:“我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你真的决定现在就走?”

林涛这一刻,全无一个武者的霸气,眼中竟是柔情满眶,抚mo着师语黛的小腹,微笑道:“恩。不过,有小灰,我会随时回来!”

说完,他望看无际的天空,若有所思。

“九天界,我来了!”

他喃喃自语……

迎接他的,又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结局是仓促的,所以我必须得向支持我的书友道歉。

由于生活方面的原因,导致一本书断断续续,甚至是三月才更新一次,实在是惭愧。但我并不想把那些理由找出来,今天请假,明天请假什么的,再多的理由,也都不能弥补什么。

这种情况,就导致了思维的脱节,甚至前后的剧情出现了矛盾。

由于是vip章节,所以,我也不想继续胡编乱造下去,浪费大家的金钱。

一切,就在我这句道歉之中,希望能得到诸位宽厚的谅解。

但对于我而言,这也是另一种圆满,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写这么长的书,将近九十万字。可能大多数人一辈子,也写不了这么多字,这让我暗暗自豪了一下下。同时,也真正体会到,一个写手,不是随便就能成功的。

或许这对于动不动就上百万上千万的神而言,不值一提,但对于我,是一次真正的突破。而且,对于写作的手法,剧情的安排,爽点的总结,也有很多感悟。

我相信在新书之中,书友们一定能看到我的进步。

新书也是东方玄幻,暂定名为【凌绝九霄】,4月20号早八点准时发布,大概已经能够搜索到,我的老书也有传送门,希望老朋友能去瞅一眼,九丈红毯铺地,真心欢迎,感ji不尽。!。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0/968/indehtml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