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寡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皮小子,回家吃饭了。”

小男孩正在看跟着男子的美貌女子,遥遥突如其来喊声突然吓得他一跳。

“来了!!!!!!。”

也顾不得上和蓝衫男子再纠缠,小家伙一溜烟便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跑。

蓝衫男子看着远去的小男孩微微笑了笑,缓缓的跟在身后。老远的还能听到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天这么冷,天天往外跑。今天非把你骨头数一下,反了天了···。”

小男孩跑的气喘吁吁的,本来红红的脸蛋显得更是热气腾腾。一间破败的夯土小院子中。一名中年男子站立,他穿了一身普通的麻布儒衫,中等身材,胡子刮的干干净净,和他刚才中气十足的声音相比他显然更像个书生。中年男子看着小男孩不由得摇了摇头。

“慢点,狼追来了?别摔着。”嘴上虽然在谩骂,从言语中依能听出深深的溺爱。

“哦!爹有人要找你。”小男孩似乎想起了什么,忙转头向后看了看。不过随即他就看到了随后而来的蓝衫男子,小男孩指着蓝衫男子,小脸憋得通红:“你怎么这样···,我都没邀请你···你还跟过来。”

“抱歉,小家伙。”蓝衫男子说着冲小男孩微微一笑,随后他将目光转到了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子微眯了下眼睛,微微停顿,许久他叹了口气随意的拱了拱手道:“夜雨师兄,多年不见。”

“羽青师弟也好久不见,当年一别已是近二百载,如此语气可是让为兄难堪啊!”蓝衫男子微笑着双指并剑微微躬身。

“爹您真认识他?他说是你朋友我还不信呢。二百载是多少年?”小男孩抱着中年男子的腿,仰着头满脸好奇,虽然大人的说话他听不太懂,但他还是能看得出双方认识。

“往事皆云烟,二百载前我已被逐出剑阁;不知师兄来这穷乡僻壤有何贵干?”中年男子并没有回答小男孩,而是接着问向蓝衫男子。

“主要是想来看看你,没想到当年的‘画仙’竟然落寞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师尊对你还是过于严厉了些。”蓝衫男子说着微微摇了摇头。

“我有什么可看之处,如你和师尊所云不过是个玩物丧志的废物···。”羽青说着眼神有些落寞,随即他又看向了蓝衫男子叹气道:“师傅现在如何?”

“师尊已经在五年前飞升了,他将掌门的位子传给了我。”蓝衫男子说着看向羽青,似乎想要从他的神色里看出些什么。

“还好,若不是我他几百年前就该飞升了。”羽青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释然。

“不过百年,对师尊而言不过弹指。师尊飞升前告诉我,当年之事他不怪你。若你对他没有怨气,便可以重新回到听雨阁。”说着蓝衫男子说着捏了一个剑指,顿时一道青光从他身后的布包中飞出瞬间便到了羽青面前,青光散去一柄古朴的长剑落在了地上。“我将你的“清风'带来了,要知道这小村子可不好找;我和玄心整整找了你半年。”

“哇··”小男孩吓得一叫顿时躲到了羽青身后,虽然他没太听懂。但这来人手段犹如传说神仙一般,更让他好奇的是自己教书匠的父亲似乎和他们有很大的关系。他不由掐了下自己的耳朵,验证一番是不是在做梦。

羽青并没有管飞来的青光,而是拍了拍儿子的脑门示意他不要害怕,而后瞥了一眼蓝衣少女点了点头:“看你不过及笄之年便已三花聚顶,五气沸腾。你这徒弟很不错。”羽青眼中对玄心颇具赞赏之色,修行之路一步一重天如此年少可到这种境界资质自然不凡;但勤奋更加难得。

“玄心还不见过你师叔,他可从不轻易夸奖别人。”男子大笑,神情有些得意。

“谢师叔夸奖,听闻师叔御剑之术出神入化,法力高深,玄心不过刚刚筑基不值一提。”玄心微微稽首,语气平静。她天生便不是多话之人,微微持剑礼她便继续侧身而立。

“若曦死后我就发誓不再握剑,她给孩子起名羽凡,是希望他能作为凡人平安的生活一生,倒也精彩绝伦;修仙界的事已经与我无关,清风于我而言不过一块凡铁罢了。”羽青说话时眼神中带着落寞,犹如一潭死水;摇摇头随即摸着儿子的头眼中又多了些温馨。

小男孩羽凡两眼亮晶晶的一会儿看下蓝色剑袍男子一会儿看下自己父亲,眼中带着奇色;想问些什么,不过还是没敢插话。

“那只是你们的想法,时光如水犹如白驹过隙,凡人匆匆不过百年。犹如蝼蚁,懵懂与世;这些真是你想要的?”蓝衫男子看了一眼羽凡,然后将目光转向了羽青于其中有些质问。

“至少他能快乐些,不会被什么正邪门派所束缚,活的自在。也不需时时为活命担忧,而丧尽天良。”羽青说着继续摸了下儿子的头,语气依然伶俐;他又岂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服的。

“修仙界是什么?有神仙吗?”羽凡仰着脑袋,脸上带着好奇。他虽然没听懂太多但是还是听出来了一些新奇的东西。

“没有,都是一些妖魔。”羽青看儿子好奇,直接一句话准备断了他的念想。

“哦,此话当真?如此说来若曦仙子亦是妖魔?你还是在执着当年师尊安排了你的一切,试问你而今你不是在安排他的人生?”蓝衫男子挑了下眉毛指着小男孩眼神中带着一丝嘲弄。

“你···休得诡辩。”羽青一时有些语塞,不过随即他闭了下眼睛神情开始变得落寞起来。接着他看了看依然好奇的儿子,轻声道:“修仙界没有神仙,有的只是一群为成仙而修行的人,妖,怪。争斗不休,战乱不止,你还对他们好奇吗?”

“那有人成仙了吗?”羽凡看着他父亲,眼神中好奇更添了几分,对所谓的妖怪之流颇感兴趣。

“会有人成仙,不过最终大多数和凡人一般亦不过化为黄土。”羽青看着儿子的眼神似乎想起多年前,他也是这个年龄一样的好奇,一样的对一切充满憧憬。

“那我可以修仙吗?”羽凡虽然很奇怪平日严厉的父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和蔼,不过他还是想尽量的问他想知道的东西,孩子总是对未知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他又偷偷看了眼跟在蓝衫男子身后的美貌女子。

“这事得你自己决定,但我要告诉你,那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得看缘分和命数,缺一不可。”羽青说着帮儿子缕了下头发,眼神中有些追忆。

“爹和娘以前也是修仙者对吗?”羽凡看着父亲眼睛亮晶晶的,那是一种憧憬和崇拜。

“你爹娘都是修仙者,而且都小有名气,是一代俊杰。”羽青并没有答话,蓝衫男子夜雨回答了羽凡的问题。看着小家伙的眼神羽青就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决定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拿起它,既然你决定了,便跟他去吧。”羽青指着地上的古剑,微微摇了摇头。接着他又转头看向了蓝衫男子向他拱了下手,然后走回了小院。

羽凡看着父亲的背影,神情有些不自然,他在想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怎么父亲好像又生气了。不过他还是动手拔起了插在地上的古剑,本以为剑会很重毕竟是很大一块铁;不过在羽凡拿到手中的时候却惊讶的感觉这剑似乎基本不受力,拿在手间犹如无物。剑刃宽只有两指长却有三尺有余,加上造型奇特的剑柄整把剑比羽凡还要高出两寸。剑刃和剑柄呈现出暗蓝色的金属光泽,握着剑柄的时候身体轻飘飘的羽凡有种将要飞起来的感觉。

“此剑名曰‘清风’,是你父亲四百年前采集青冥之气,熔炼天外精铁锻铸十年而成的仙剑。轻盈如风,仙气凌然。配合听雨阁的独门御剑术‘流风决’可斩鬼神,是一把难求的好剑。不过后来远战外域天柱有所损伤,丧失大部分的威能;现在只是一把比较锋利的剑了!”

在羽凡拿起‘清风’时蓝衫男子夜雨开始向他讲述此剑的由来,从神情可以看出他对羽青所铸的‘清风’极为赞赏,也对其损毁表示惋惜。

羽凡倒是没怎么注意其他方面,听到动辄几百年前,不由极为诧异的问道:“您是说······,我爹有好几百岁了?···那不是老妖···额···”‘老妖怪’三个字他倒是说不出口,忙掩上了嘴十分惊讶。

“哈哈哈····”听着羽凡的话语,夜雨大笑了起来。接着道:“你父亲是庚子年出生,算到今年应该有八百六十余岁;我癸亥年生的虚张他一甲子零一岁,你要说我们是老妖怪倒也没错。”

“·······”羽凡惊讶万分,他从未想过人可以活那么久。以前见过活过一个甲子六十多岁就算长寿了,今天算是彻底让他世界观崩坏了一次。不过毕竟年少,很快他思虑也转到了别的地方,再次向夜雨问道:“那您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比我爹看上去年轻多了。”

看着羽凡好奇的样子,业余点了点头开始说道:“嗯,看来你爹想让你当个凡人平安一世,没有教你。我便给你说说,我们修行之人,身纳天地灵气;吞食日月华精自然长寿。我和你爹都是大乘修为,论寿数都有三千余载,自然不算年老。这身皮囊表象可随意更改,并不是难事。”

点了点头,羽凡心中疑问变得更多了起来。他正准备继续问下去,房中缺传出了他父亲羽青的声音:“小凡,带你师伯和师姐进来,先吃饭,剩下的明日再说。”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