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下面放个震动逛街

“我会奉献自己的一生为人类服务。我会给予我的师长应有的崇敬和感恩。我会凭我的良知和尊严行医救人,病人的健康将会是我首要的顾念。我会尊重所有病人的隐私,即使在病人逝去之后。我会尽力维护医业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视同事为我的手足。我不容许让年龄、疾病或残疾、宗教、民族、性别、人种、政见、国籍、性取向、社会地位或任何其他因素的偏见介于我的职责和病人之间。我将给予人类生命最大的尊重。我即使在威胁之下,也不会利用我的医学知识去危害人权和公义。我郑重地、自主地以我的人格宣誓。”

无国界医生租用的卡车行进在崎岖不平的土路上,从新温习完医生誓言的江云枫合上手里的笔记本,收回身旁的医疗箱中。巡诊完难民营后疲惫的身躯靠在车厢内壁上。

对面一名欧洲面孔的中年男子用英语笑问“江,你为什么放弃在自己国家优厚的待遇和平静的生活,跑来参加无国界医生。跟着我们穿梭在战乱和传染病肆虐的地区?”

江云枫笑了笑,反问“那你呢?又是为了什么?”

“哈哈~我年轻的时候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有关难民的报道,他们受伤生病得不到医疗救助。热血上涌就填写了报名申请,说来惭愧呀。”男子的挠挠头笑答,脸上表情虽然尴尬,但眼神中却透露着骄傲和自豪。

“那你的家人一定会为你的决定感到骄傲。”江云枫伸了个懒腰,对驾驶室说道“能开快点吗?我玩的游戏和人家约好打挑战本的时间快到了,身为团队治疗的我要是缺席,会被帮主提出帮派的。”

“不是我不想快,回营地的路不好走,没办法。我也要赶在回去呢。”司机回了一句。

突然,前方枪声大作。作为领队的中年男子站起身眺望前方的情况“怎么回事?不是说各方已经达成停火协定了吗?”

江云枫也站起身,看着前方在傍晚昏暗的天色下绚烂夺目的曳光弹,无奈道“八层又是哪一方耐不住寂寞,出来挑事咯。”

“那我们绕道走吧”领队刚跟司机说完,就看到一个拖着白烟的物体朝卡车快速飞来,不由自主的就喊使命召唤系列游戏中出场率最高的那句台词“R~P~G!!!!!”

江云枫本能的扑向自己的医疗箱,火箭弹精准的命中了印有无国界医生标志的卡车,卡车瞬间化作一团绚丽的烟火。在这混乱不堪的战场上没人会注意。。。。

东越,天香谷七色海边。一个身着白色印有奇怪图案服饰少年趴在岸边礁石上,任凭海浪拍打着瘦弱的身躯,一旁还散落着一个奇怪的箱子。两位一袭粉红绫罗绸缎的妙龄少女打闹嬉戏间来到此地。

“柳师姐,你看那里有个人!”年幼的少女眼尖,立马发现了礁石上的少年。

年长的少女纵身一跃,曼妙的身姿带起飘落一地的花瓣,莲足在水面轻点几下。飞抵少年上空,打开玉手所持的油纸伞,用气活牛顿的方式缓缓降落。足尖触地后收起油纸伞,环绕其周身的花瓣也随之落定。

少女俯身查看一下情况,然后架起少年,对后来的年幼少女说道“只是晕过去了,我先带回去给师尊瞧瞧。你把那个奇怪的箱子也带上。”说完便火急火燎的飞身离去。

“柳师姐!!你也不仔细查看他是不是个坏人就往天香里带,最近这附近天风流的倭寇闹得很凶呀!!”可远去的少女根本听不到,气的年幼的少女跺了跺脚,只得双手拎起那个奇怪的箱子,也飞身追赶离去。

江云枫睁开双眼,吃力的从床榻上坐起身来,摇晃一下因为弹震症而眩晕的脑袋。打量四周,房间内陈设古朴典雅,充满浓厚的古典气息。看不到一丝现代文明的痕迹。墙上挂着精美的山水画,各个门窗上都有粉红或是雪白的轻纱作为装饰,少女气息扑面而来。

房门轻微作响,一名端着托盘的少女缓步走进屋内,见江云枫苏醒,喜道“你醒了,太好了。”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桌子上,捧着一碗飘香四溢的莲子羹递过来,接着说“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知道吗?师尊尝试了内力催动和金针刺穴都无能为力。饿了吧,这是素问轩的柳师姐精心调配的进补莲子羹,趁热喝了吧。”

江云枫接过瓷碗,也不饮用,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丽少女。惊愕痴傻的目光让少女一阵脸红,终于招架不住抱起桌上的托盘翩然离去,只留下一句“吃完好好休息,我去禀报师尊。”和屋内残留的不知是体香还花香。

‘啪’一声,江云枫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他这一切不是梦。先前的茫然被如潮水般涌来的兴奋所代替,不过很快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太搞笑了吧,穿越?不可能!!那种网络小说用烂的,写手们都不愿意写的桥段,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刚才那姑娘可真漂亮,看年龄顶多不过十三四岁,正值豆蔻年华。不过那一身服装怎么看像是网络游戏《天涯明月刀》里天香的第三套校服,轻梅映雪呀!!”

肚子因为饥饿发出的咕咕声打断了江云枫的思绪,“算了,先填饱肚子再去想别的。”举起瓷碗,将温热的莲子羹喝下。‘噗!!’江云枫将嘴里的莲子羹全数喷出,连滚带爬的跑下床。扑到房间中央的桌子上,一把抓起茶壶就往自己嘴里灌着花茶。此刻江云枫没心情去细细评味这壶花茶的味道,只想赶紧涮去嘴里萦绕的恶魔之味。

连续几道漱口,终于有所好转的江云枫瘫坐在椅子上,吧唧着嘴,后怕着喃喃自语“太可怕了~~那个味道,这尼玛确定我喝的不是城市污水吗?能做出闻起来飘香四溢,但味道恶心到怀疑人生的料理。这个厨师也是个人才呀。”

此刻,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言语间透露着威严的声音略带责备的说“真是的,你怎么能让扶风进厨房,而且还把扶风做出来的东西端给别人吃呢?哎~希望那个少年还有救。”

虚掩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位身着华贵紫色衣衫的丽人跨过门槛,白发苍苍,但其容颜仍似少女。江云枫看清来人之后,手指着丽人颤抖不已,久久才说的出话“不老女神~梁知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