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稠得灌入花壶

晴语没有反驳,应声道:“是,我也是懦夫。”

遗爱将脚收回,说:“好几个媒人给你说媒,你都回绝了,其实你还是有那心思的吧?”

“我不知道。”晴语淡笑,如果自己心中有了人,却又接受了别人的说媒,不就耽误了别人吗。

“夫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喜欢就去争取啊,有什么犹豫的?娘就算心里还有爹在,迟早是会放下的。”遗爱恨铁不成钢,不由气得拍桌子。

他却仍旧只是摇头。

光阴似箭,晴语长出了白头发,脊背也逐渐的弯了下去,眼睛也看不清了,耳朵也听不清了,而长寿的魔族仍旧保持着年轻的模样。

晴语如今是书院甚至整个镇上最德高望重的人,他卧病在床,许多的学生和镇民都很担心,陆陆续续的有不少的药材送往书院。病能治,可流去的时光却挽不回,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必定是要走的。

“……”他已经很老了,此时甚至说话声轻的听不到。

他最得意的学生坐在床沿上,幽幽叹了一口气,说:“夫子,这就是你的担忧吗?”

人的寿命如此的短暂,几十年的时光对魔族而言不过是眨眼的瞬间,却是凡人的一生。他就算心中如何的喜欢,他们是两个不对等的种族。就算青黛有可能放下秦轻风接受他,那又如何呢,她还会再次失去,再次痛苦。

所以,自己单相思就够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遗爱倔强的说,“你可是我选中的后爹。”

遗爱想要去找娘帮忙,可是娘很多年前就离开了这里,到处去游乐了。她催动魔气驱使一些低级的魔物去寻找,在一家酒坊里找到了她。

青黛举着酒杯,酒桌边上围了好几个男人,他们相谈甚欢的给她劝酒。她笑着一杯杯的喝下去,也笑着看他们一个个的醉倒。她仅是微醺,意识很清醒,看着这一副副肮脏的皮囊倒在地上,她觉得厌恶,觉得恶心,随之而来的便是巨大的空虚。再没有人能让她的心饱和,偏偏忘不掉啊。

“娘,跟我走。”看见娘这副样子,遗爱怒从中来。

青黛挥开她的手,说:“我要继续喝。”

遗爱直接拽着她便飞去了书院。

看见白发苍苍奄奄一息的老人时,青黛没能认出来,他的眼睛虽然已经布满了皱纹,却在看向她的时候仍旧那么真切清澈,如同见到爱慕之人的少年。

“……你……”青黛有些错愕,时间竟是过得这么快,秦轻风已经这么老了吗?

遗爱不悦道:“这是晴语夫子。”

他才华横溢声望满城,却终生未娶孤独向老。

青黛笑了一声,说:“不值得啊……我们只不过才见了几面……”

道理很多人都会说,可很多人都在做着不值得的事情。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被偏爱的永远不懂珍惜。

晴语淡淡的笑了,能见到最后一面,也便满足了。

他的眼逐渐阖拢,便将是离别。

青黛心头一热,她向前走去握住他手吊住一口气,问:“你愿意修魔吗?”

番外青黛篇完



新文努力准备中,暂定下下周发表。

其他人的番外结局比较简单,等全部安排好了再一起发,么么哒。

(文学楼)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