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绍雄鲁迅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就在图奇棠等人无法忍耐下去的时候,冯嫽和药葫芦从大汉带来了众人期盼的好消息,大汉拥护解忧公主另立乌孙新王朝的决定,并且赐封元贵靡为小昆莫,泥靡为大昆莫,两位昆莫必须共同致力于乌孙的发展,不得再生内讧。

新王朝得到大汉的认同,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好消息,至于何时才能铲除泥靡这个阻碍,只得日后再寻机会。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救出刘烨和万年,泥靡割让部落罪无可恕,大汉顾及他出身正统,不予追究仍是以他为尊,他要是识时务的话,就该懂得有所取舍。

冯嫽带着大汉的诏书前来求见泥靡,言简意赅向他说明:“大昆莫,请你即刻放了王后和万年,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所犯下的过错,大汉不予追究!”

泥靡沉默半晌,直直地盯着冯嫽,竟然笑了起来:“不予追究?好一个不予追究!本王是乌孙的昆莫,惟一的草原之王,哪里来的什么大昆莫和小昆莫!他大汉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来过问我们乌孙的事!”

“王叔投奔大汉不算卖国,本王和匈奴做交易就要背上卖国的罪名?”泥靡越说越激动,起身掀翻了书案,指着冯嫽大叫,“谁说本王把乌孙的部落割让给匈奴?那只是暂时的,本王将来一定会把匈奴从乌孙的地盘上赶出去!”

“泥靡,你不要发疯了,赶快接旨放人!”冯嫽买耐性跟他纠缠,冷眼睨向他。

“接旨?”泥靡哈哈大笑,飞快拔剑将冯嫽手中的圣旨斩成两截,“你给我搞清楚,我才是乌孙的王,没人有资格指使我,我根本不承认大汉有这个权力!让我承认新王朝和元贵靡?不可能!让我乖乖放人,也不可能!”

冯嫽挑了挑眉:“你可知道与大汉作对的下场?泥靡,你真决定要这样做?”

“看在你是王后身边的人,你快给我滚,本王留你一条贱命,现在不杀你!不过,日后到了战场上,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的造化了。”泥靡一把推开冯嫽,扬长而去,“只有我才配做乌孙的昆莫,新王朝和元贵靡都去给我见阎王吧!”

冯嫽被泥靡的手下赶走,她知道这场战争不可避免,便将实情转告给常惠和师中。常惠想都没想,说道:“那就打吧,已经忍到这份儿上了,不打还要等到何时?”

冯嫽看向师中,征询他的意见:“师大人,你意下如何?”

“就算我们不想打这场仗,泥靡他又会善罢甘休吗?”师中无奈地苦笑,“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去一个地方,之前王后交代我一件事,我还没有完成,也许,现在是时候了。”

泥靡果然不打算给新王朝留活路,与大汉彻底翻脸第二天,就带领大批军队攻打赤谷城。常惠和手下咬紧牙关迎战,明知道不是泥靡的对手,仍然决心要拼到最后一课。图奇棠和南圣女带着昔日的教徒也来助阵,双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激烈战况。

泥靡接连的猛攻,险些就要撞开赤谷城的城门,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师中带来了足以与泥靡抗衡的数万精兵,来自龟兹的军队将泥靡重重包围,阻断了他的退路,常惠和师中再次发挥出众的口才,劝降了一批批的乌孙将士。

兵败如山倒,尤其是对君王失去信任的士兵,几乎没有过多抵抗就选择了投降。泥靡依仗着悬殊的兵力意图吞并新王朝,哪曾想向来保持中立的龟兹竟在此时发兵援助,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当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原以为新王朝尽在掌握,没想到他才是牢中困兽。

短短数月,泥靡手下几万将士被俘过半,他自己也被困在月亮湾进退不得。即使他不愿意认输,这样下去迟早还是输,他会输得精光,最终什么也不会留下。

泥靡当然不会认输,他决定放手一搏,不管是输是赢,他都不愿意沦为阶下囚。就算是死在这片草原,他也仍是唯一的草原之王。

发兵在即,将士们等待着日出,等待着军令,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宁愿这道军令永远也不要来,只待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得以返还家乡。

“大王,请下令出征吧!”泥靡的副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早就打起了退堂鼓。

泥靡骑在马上攥紧缰绳,瞥了他一眼:“听你说话有气无力,是不是也打算好要投降啊?”

“属下不敢,属下誓死追随大王!”副将连忙下跪表忠心,整个人吓得发抖,就算有过投降的念头,也决不能当着泥靡的面表现出来,不然他会立刻死在泥靡的剑下。

“哼,量你也不敢!”泥靡抬了抬手,“起来吧,记住,这场仗无论如何都要打下去,哪怕最后只剩一兵一卒,也不能丢了本王的颜面……”

许绍雄鲁迅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泥靡,住手吧!”

泥靡一怔,差点儿从马背上跌下来,借着火把的亮光,看清楚来人真是刘烨,不悦道:“王后,你来做什么?你竟敢丢下公主不闻不问?难道你已经等不及要回去了吗?本王还没死,还没死……”

最后两句几乎是嘶吼出来的,刘烨无动于衷,继续走向他:“如今大局已定,你又何必去寻死路?难道你还不肯接受现实?泥靡,带着誓死追随你的部下回去吧,回草原做你的大昆莫!”

泥靡怔怔地看着刘烨,嘲讽地笑道:“你这是施舍还是同情?以你的性格,不是要斩草除根么?你愿意放过我?让我接受大汉的安排,接受新王朝和元贵靡,忍气吞声回草原做大昆莫?”

“若不是你苦苦相逼,又怎会发生这一切?你本就是乌孙的王,何须我的施舍同情,我只是接受现实。就当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将士们和百姓,你放手吧!不要再制造无辜的伤亡了!”刘烨苦口婆心地劝道。

泥靡翻身下马,缓缓走向刘烨:“那么你呢?你跟我一同回去吗?别忘了,我们还有个女儿……”

“你还是认清现实吧,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刘烨直截了当地说,停下脚步,不愿意再靠近他。

“不跟我回去?你要去找你那个奸夫吗?”泥靡勃然大怒,指许绍雄鲁迅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着刘烨骂道,“你这不知廉耻的女人,你是我的王后,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再一次给我难堪。你根本就不是为我而来,你只是怕我会伤害你的奸夫!好,你越是在乎,我越要杀了他,我要杀光你在乎的人,让你后悔一辈子!”

“泥靡,你放手好不好,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刘烨看向沉寂的将士们,“你可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他们不愿意再打下去了,他们想回家,想过平静安定的生活……”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泥靡一步步走向刘烨,伸手探向她的脸颊,“你想过我们的女儿吗?我们才是一家人,王后啊……”

话音未落,只听泥靡呻吟了声,一把抓住刘烨的手,将她拽到地上。刘烨听到他的呼吸紊乱,仔细看去,原来他右边胸膛插着一把锋利的刀。

“啊……”刘烨惊呼出声,再看站在泥靡身后的人居然是万年,万年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泥靡,不屑地啐了声,“我说过,不许你再欺负我母后!”

泥靡吃力地看了眼万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随后又转过身看着刘烨,抬手抚向她的脸,将她耳边几缕乱发梳理整齐,喃喃道:“头发乱了……王后啊,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你这幅样子,淡雅素净,不加修饰,真的很美……”

刘烨任他握住自己的手,听他继续说道:“你我相处多日,我不奢望能得到你的爱,但我时常会想,也许你对我也有一丝一毫的情意,对吗?”

泥靡痴痴地看着刘烨,却没等到他想要的答案,无奈地笑了声,咳出几口血之后,又道:“我们的女儿……你会好好照顾她……对吗?”

刘烨点点头,一字一句说道:“我会照顾好公主,你放心吧!”

“好,好,我相信你会的……”泥靡长舒口气,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刘烨,“让我再看你一眼吧,我要牢牢记住你的样子,来生我第一眼就能认出你……”

第一缕阳光洒在草原上,刘烨伸手抚过泥靡不肯合上的双眼:“你我不要再有干系,安息吧!”

发现泥靡死了,他身边的副将连忙拔剑指向万年,刘烨随即起身道:“大昆莫泥靡抗旨不尊,谋反作乱,就地,正,法!”

副将迟疑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将士们面面相觑,纷纷放下武器,向刘烨下跪。

乌孙国都正式迁至赤谷城,元贵靡时期的乌孙延续了翁归靡的亲汉政策,乌孙发展迅速,成为了真正的西域第一强国。

刘烨和图奇棠住在药葫芦的半山仙境,他们每天一起看日出日落,过着神仙眷侣的生活。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虽然平淡却很快乐,他们终于可以放下尘世琐事,无忧无虑的在一起了。

“烨儿,你想回故乡看一看吗?最近我时常听你说起大汉!这么多年了,是时候回家了。”图奇棠拥着刘烨,柔声道。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我现在很知足。”刘烨依偎在他胸前,笑着说,“对了,我的白头发最近又冒出来不少,我也真是老了,不服老不行啊!”

“没有,你一点儿都没变,还是那么美丽!”图奇棠低头吻着她的前额,宠溺地笑道,“倒是我的身子骨越来越不利索,只怕过不了多久,连你也背不动啦!”

“谁叫你背我来着,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在孩子面前秀恩爱,太肉麻了,我都不好意思了。”刘烨装作嗔怪,搂住他的脖颈,呵呵地笑起来。

“我很幸福,当然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图奇棠深情凝望着刘烨,“烨儿,跟你在一起很幸福,这些年来,你给过我太多太多的快乐。今生我心愿已了再无遗憾。”

“图奇棠,我也是,我爱你,很爱很爱你。”刘烨回望着他,甜蜜蜜地表白。

“我爱你,烨儿,我爱你……”图奇棠搂紧了她,“我有点累了,我想睡了,不如明天,我们就去大汉吧,我想陪你在故乡长眠,你说好不好?”

刘烨也有些累了,迷迷糊糊应了声:“好,明天醒了再说吧!”

图奇棠再也没有醒来,他在刘烨怀里微笑着离开了,他们手拉着手,久久没有松开,刘烨望着他熟睡般的脸庞,含泪笑道:“好,我带你回大汉,我们在故乡长眠。”

同年,汉宣帝发兵十五万,与乌孙联合攻打匈奴,匈奴在乌孙常年来的打压下,早已不复往日风光,再也禁受不住大汉的强攻。没过多久,匈奴单于投降,亲自前往长安城接受郡王册封。从此,匈奴与大汉数百年来的仇怨画上句点。

翌年,汉宣帝同意解忧公主回乡的请求,刘烨终于得偿心愿。药葫芦去世多年,师中和清灵愿意守护着他的仙境,为赤谷城的百姓治病施药。刘烨和冯嫽告别了多年同伴,带着各自爱人的骨灰踏上了返乡之路。

公元前51年

长安城外朔风飞扬,巍峨耸立的城墙如同坚不可摧的铁壁,阻断了城里成千上万热切的视线。十二辆四马战车并排停在霸城门前,逾千名全身戎装的士兵排成雁行阵,皆是手执长枪神情肃穆。

城墙上明黄色的鎏金华盖随风飘荡,华盖之下那有位宦官打扮的人,他抄手而立低眉顺目,时不时地看向身边端坐已久的玄衣男子,犹豫片刻终于开口道:“陛下,这儿风大,不如……”

男子宽袖一挥,微微抬起头来,冕冠下那双洞悉世事的眸子闪现一丝波动:“解忧公主远嫁乌孙,一去五十载,若不是她和亲安民,稳定西域政局,哪有当今太平盛世!此等女中豪杰,朕就算等上一宿又何妨!”

宦官连连点头,服侍汉宣帝多年,深知他爱惜贤能,更何况解忧本就是尊贵的汉室公主。豆蔻年华远赴西域乌孙国和亲,柔弱双肩担负着祖国赋予她的重任,在那充满腥风血雨的皇室纷争中,乌孙国母的地位屹立不摇,不仅如此,她还帮助汉朝顺利收服西域诸国,包括百年来恶战不断的匈奴。

因着这个缘由,即使心里担忧皇上的身体,也不好再多言了。

这时,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汉宣帝眼前一亮,倾身问道:“解忧公主是否已到长安城?”

宦官俯身望去,转头朝汉宣帝一拜:“回禀陛下,护送解忧公主的车队已到城下。”

“快,打开城门!”汉宣帝起身相迎,嘹亮的号角响起,春雷般的鼓声震耳欲聋,城墙上的士兵们挥舞着彩旗,为远道而来的贵宾欢呼。

城门徐徐开启,文武百官城内百姓得知解忧公主将至,无不欢欣雀跃,他们早就听说这位公主的传奇事迹,如今大汉天子亲自出城迎接,更觉振奋激动,摩肩擦踵争相一睹公主风采。

天空分明是阴云密布,此刻却忽然放晴,玫瑰色的夕阳透过云层,映照着城外那辆金銮凤车,分外明媚瑰丽。

身着五色彩衣的宫女们个个粉雕玉琢,纤纤玉手托着皇帝赏赐给解忧公主的宝物,毕恭毕敬地恭候在凤车外。

众人眼睛眨也不眨,生怕错过每个精彩瞬间。解忧公主十九岁远嫁西域,临别之时宫中画师描绘下她举世无双的绝世风姿,凡是亲眼见过这幅画的人必定永生难忘。解忧公主机智过人有勇有谋,她与侍女冯嫽斡旋于西域诸国,即使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匈奴单于也甘拜下风,她的事迹至今仍被世人津津乐道。

对平凡百姓来说,解忧公主的传说更像是个神话,此等奇女子只能供人仰望,而今近在眼前,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汉宣帝激动的心情并不亚于寻常百姓,从他登基第一天起,就以收复西域平定匈奴为己任,这项使命太过艰巨,困难重重波折不断,他却从未轻言放弃。如今汉高祖的愿望终于实现,即使他已时日不多,将来也有颜面去见祖先。

解忧公主的座驾遍洒金辉炫目至极,冯嫽缓缓撩起车帘,城门内外一片寂静,众人的视线齐齐聚集于那抹青色身影,她由侍女搀扶欠身下车,面带微笑神情平和,虽然还看不真切她的面容,但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大气令人不禁屏息凝神。

她素淡的衣裙没有任何装饰,雪白的长发松松地绾在身后,夕阳笼罩着她,柔和的光晕淡化了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如同圣洁的仙子。

汉宣帝疾步相迎,望着年过七旬满头白发的解忧公主,不由深深感叹,五十年弹指一瞬间,红颜离家,白首归来,长安繁华依旧,美人青春不再。同时他也心存感激,芳华绝代的汉室明珠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国家,是她开辟了丝绸之路的新篇章。

刘烨谢过圣恩,在宫女们的簇拥下,缓缓走向记忆中的长安城,青石板铺就的街道好像更宽敞了,商铺鳞次栉比,繁华更胜以往。街道两旁不绝于耳的欢呼,使她想起了多年前进宫的情景,那是她第一次来到长安城,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人。

看着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笑脸,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她也有过天真烂漫的童年。往事如烟,物是人非,逝去的过往已不可追,从临别的那天起,她便将自己交付给未知的命运,纵使客死异乡也要魂归故土。

登上城楼,遥望万里之外茫茫黄沙,淡雅的梅花香气盈盈而来,感觉如此熟悉。刘烨轻抚心房,那儿依然隐隐作痛,她想她的心已经留在那片辽阔的草原上,再也回不来了。

“烨儿,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你是否后悔爱过我?”

轻风拂面,一如他的温柔耳语,刘烨瞬间湿了眼眶,她听见自己说:“不,我不后悔。”

与风吟,随云飘,且看沧海桑田,愿来世,再相逢,不再生于帝王家,与君魂梦相依。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