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在利物浦球迷的记忆里,总会有无数个甜蜜的瞬间。【最新章节阅读】从首次捧起足总杯,到朝圣罗马,再到伊斯坦布尔之夜。这些记忆伴随着辉煌,是我们骄傲的资本。

但是若论利物浦历史上最为晦暗的一天,那一定是1989年4月15日。96个生命先后离去,正义得不到伸张,希尔斯堡是红军永远的伤口。多少年了,球队始终未能回到惨案之前的状态,我们依然在还债。每一年的4月15日,安菲尔德都会飘扬着justice for the 96的旗帜,怀念远在天堂的兄弟姐妹。

1989年4月15日是足球的灾难。利物浦俱乐部在这一天阴云笼罩,达格利什的红军来到谢周三的主场希斯堡球场挑战诺丁汉森林。比赛将在下午进行,但由于m62汽车公路赛造成了交通堵塞,利物浦球迷所乘坐大巴多数晚点。来到比赛场地,数千名的红军球迷拥入赖平斯leppings通道这是进入希斯堡球场的唯一入口,经赖平斯通道,球迷们进入3号和4号看台。当时的警方官员面对众多球迷早已失去正常思维的能力,他们将赖平斯不远处的c通道的大门打开。开了大门,却不验票,使得涌入3号4号看台的人越来越多,这两个狭小的看台大约涌入了三倍于设计容量的观众。悲剧注定无法避免。看在看球前排的球迷不堪拥挤,他们爬上前方的围栏,试图离开。但这一切都是徒劳,一些球迷爬出围栏后,却被警察当成足球流氓押回看台。球迷只好向利物浦球员格罗贝拉求救,红军门将告知裁判在看台上发生的一切,裁判立即终止了比赛,但灾难已经发生。利物浦球迷拆下场边的广告牌作为担架,但警察却认为红军球迷要攻击诺丁汉森林的球迷,全力阻止他们的求援行动,3号和4号看台上的人群被挤压得惨不忍睹,他们一个接一个摔倒,后来者又被迫从倒地者身上踩过。看台上的惨叫声哭喊声四起,乱作一团。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大队的救护人员才姗姗来迟。95名利物浦球迷在希斯堡离开了人世,另一位球迷在加护病房度过痛苦的4年后,还是未能摆脱死神的召唤。

《太阳报》非但没有悼念这些无辜的球迷,却在文章中宣称:“利物浦球迷必须对事件负全责,他们活该去死。”根据一位没有署名,没有工作单位的警察提供的消息,《太阳报》就用了“真相”the truth这一标题,“酗酒的利物浦球迷因为没有球迷,砸开了c通道的大门,他们偷死掉球迷的钱包,冲那些尸体撒尿,袭警斗殴,无所不干。”要知道,这篇报道的背后可是沾满了利物浦死难球迷的鲜血他们在以一个个鲜活生命的名义撒谎一个月后,《太阳报》迫于压力,承认一切报道都是不真实的,但它早已在世界范围流传开来,对利物浦俱乐部造成的巨大伤害无法挽回。明知那则新闻是假,撒切尔夫人的新闻秘书本纳德伊戈汉姆bernard ingham却始终坚持着《太阳报》的观点,他爱《太阳报》简直要胜过默多克。还有诺丁汉森林主场负责人克劳夫brian clough也是如此,但克劳夫对利物浦的诬蔑被诺丁汉的球迷喻为“睁着眼睛说梦话”,引起自家球迷民愤的他只好向利物浦俱乐部公开道歉。

然而,事到如今,谢周三仍然拒绝为那96名球迷举行悼念仪式。1999年的4月15日,谢周三公开宣传“10年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利物浦俱乐部的自我炒作,他们希望通过每年一次的纪念活动得到大家更多的关注。”同年5月8日,红军客场挑战谢周三,俱乐部和球迷都拒绝前往希斯堡。谢周三的一席话也引起了其他英超球队的反感,如同博尔顿球迷对曼联做出飞机坠毁的手势一样 “如果不尊重球迷,就是不尊重足球”,连坎通纳都明白这个道理。在接下来的199900赛季,,谢周三成了英格兰公敌,他们最终降级,至今还没有冲回英超。

希斯堡惨案后,达格利什率领利物浦在老特拉福德的足总杯重赛3:1拿下诺丁汉,和埃弗顿会师温布利,决赛双方战至加时赛,拉什替补出场梅开二度,利物浦最后捧杯。阿兰汉森伊恩拉什两位领袖将足总杯高高举起,告慰天上的亡灵。可是,利物浦的主帅达格利什已是身心俱疲。一周以后,在安菲尔德和阿森纳的强强对话,达格利什临场指挥失误,红军痛失好局,联赛冠军拱手让给枪手。虽然,国王下个赛季再度卷土重来,但他的灵感却在格拉斯哥海瑟尔希斯堡三大惨案中消磨殆尽,尤其是1989年希斯堡的情形,如同噩梦,反复纠缠在他的脑海中消逝不散。他一遍遍拷问着自己的心灵,一遍遍拷问着香克利传授给他的足球哲学,心力憔悴。最后,这名利物浦的绝对领袖在1991年悄无声息地告别安菲尔德。群龙无首的红军从此陷入低谷直到如今。

所以,利物浦俱乐部格外珍惜自己的球迷。大卫摩尔斯先生得知一名球迷在利物浦主场和切尔西05年的冠军联赛半决赛里突发心脏病,他让自己的司机赶紧送老人去医院治疗,俱乐部支付全部医疗押金。利物浦取胜切尔西,没有司机的摩尔斯先生为了躲避记者的提问,从安菲尔德的工作人员那里借了辆自行车,老人骑着坤车悠闲回家了。今年的希斯堡惨案纪念是大卫摩尔斯先生最后一次,以俱乐部主席的身份参加利物浦的官方活动。

与利物浦结伴而行十余年,我目睹了太多红军球迷的热泪汗水,甚至是鲜血。他们层层淤积起来,将我埋得不能够呼吸,我只能写这样的东西,算从泥土里挖一个小孔,自己延口残喘。现在的利物浦在走向怎样的世界呢?夜正长,路也更长。我不如暂时忘却,不说的好罢?但我知道,即使不是我,也会有人记起96位天堂里的球迷,再次将他们说起……

在希尔斯堡周年之际,让我们再次用歌声和真诚告慰他们的灵魂,让他们知道:即使身在两个世界,kopite依然倚靠在一起,坚持着属于我们的信仰。

又过了一年,又快到了祭奠的时候,不管你在哪,只要你是利物浦球迷,希望到时能够默哀,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利迷永远不会独行。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