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

可是往身后看去,依旧没有丝毫身影,再转过身来,去看那湖底的倒影,湖底清澈见底什么也看不见。我爸就认为是自己多想了,肯定是因为以前每次打猎大黑都跟着,所以出现了幻觉,便没当回事,径直往山上爬去。

自从上了这山,我爸倒真觉得后面没东西跟着了,更加确定刚才是自己的幻觉。可是我爸一直低头爬山,等我爸抬起头来往前一看,大黑就赫然站在山头昂着头吐着舌头看着我爸。

这会我爸可是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的确就是我家的大黑!

我爸一边往山上爬,一边唤大黑的名字。可是大黑不像以前那样,没等主人唤他就自动跑过来,而是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看着我爸,而且那眼神里透露出陌生和敌意!

我爸一直托着猎枪往山上爬,快到了山顶,才把托着的枪举了起来,大黑一见我爸举枪,居然怒吼地“汪”了一声,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爸爬到了山顶一看,才发现刚刚大黑站的位置,就是自己埋葬它的地方。难怪呢。我爸以前一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魂之说,但是经过我出生那晚的事情以后,是彻彻底底地信了,我爸断定刚才身后跟着的、山头站着的就是死去的大黑。

可是为什么大黑一直跟着自己却不现身呢?刚才站在山头看自己一副陌生充满敌意的眼神又是何故?还有大黑看到自己举枪为什么会吓得消失?

我爸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世上要真有灵魂的话,大黑死了以后就完全判若两人(狗)了吗?我爸突然就想起师父那天晚上的嘱托“切记将护主之犬葬在门后柳树下”,难不成是自己将大黑葬错了地方搞的?不过自己是为了它好,将它葬的此地可是块风水宝地啊!

我爸也不愿多想,再怎么着大黑都已经死了,再说了它就是再怎么变成厉鬼也不会伤了自己。而就在这时,我爸眼前出现了一只野兔。

要是以前大黑在的话,根本不需要我爸开枪,大黑直接就上去追了,不要几分钟,野兔就会被大黑叼到我爸面前。而现在我爸只能自己动手。

我爸又不想直接把野兔打死,因为活着的野物营养最丰富,最适合哺**期的女人。我爸便朝着奔跑的兔子腿部放了一枪,可是一枪落空,只溅起了兔子身旁的灰尘,并没有打到兔子,我爸忙举着枪追着兔子,找机会继续开火。

可是当我爸刚想放第二枪时,那兔子一拐弯就钻进了一个洞里。我爸赶紧收了扳机,追到了洞口。

那洞是典型的兔子洞,所谓狡兔三窟,兔子的洞一般都有三个出口,等你在这个洞口守了很长时间反应过来时,它早已经从另外一个洞口跑得无影无踪了。以前要是有大黑在,这种情况很好办,都是我爸用一个石块或土块堵住一个洞口,自己和大黑各守一个洞口。

可是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多出来的一个洞口没法守住。我爸灵机一动,将猎枪架在另一个洞口,兔子就是再聪明再狡猾,看到猎枪肯定也不敢往外冲,肯定以为猎人持枪守在洞口。

而另外一个洞口已经被堵死,兔子唯一的办法就只能从自己守着的这个洞口出来,正中下怀,这下可以抱着一个活蹦乱跳的兔子回家了!

我爸自鸣得意,按照他的想法开始部署行动,等他将猎枪放在离自己很远的一个洞口回到另一个洞口,弯腰瞪着眼睛朝兔洞里看,等着野兔出来时,只听得“汪”的一身,等他回头,一只大狗已经从山顶纵深跳到他的背上!

我爸猝不及防,整个背都被撕伤,一边用双手去抵抗大狗,一边骂道:“大黑,你是瞎了眼么?你没死也好,死了是鬼也好,你居然咬我?我是你的主人,天天带你到这打猎的主人!你死了,我都没忘记你,给你葬在这山上的至高处,让你死了继续做这山上的猎者,你现在居然猎起我来了?”

大黑哪里听我爸说话,嗷嗷地朝我爸直咬,我爸一只手当过来,被他猛地咬了一块肉,鲜血直流。这一口下去才让我爸醒悟过来,跟一个死去的畜生讲道理简直是无稽之谈。我爸忙顺手去摸枪,一下子摸了个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把枪放在离自己很远的另一个洞口了。

大黑见状,向我爸吐了吐舌头,张大了嘴,一副嘲笑的姿势,我爸恍然大悟,原来是这畜生设下的圈套!只有经常跟他打猎的大黑才知道我爸捕猎的习惯和惯用招数,这一切原来是大黑在挖坑给我爸跳,根本的目的就是让我爸脱离他手中的枪!

纵然我爸因为经常打猎的缘故在农村里算得上强壮,可背部已经被偷袭撕伤的他如今哪能抵得过一只猎狗,更何况已经是恶灵之狗!

恶狗嘲笑完以后,“汪”地一声一口咬向了我爸的脖子,我爸随及倒在地上,那恶狗见我爸无力回天,马上又纵深一跃跳到山顶,重新又回到先前我爸埋葬它的地方。

直到我爸断气的那一刻,他嘴里都一口一个“大黑大黑“,他至死都不明白他生前的忠犬为什么死后做鬼之后会要了性命。

后来师父跟我讲到这段时,我好几次牙咬咬地骂大黑无情无义,要去刨了大黑的坟把它拉出来鞭尸。师父跟我说,这不怪大黑,这世间向来祸福皆自找,都是我爸自己种下的祸根!

师父说狗本身就属阳,大黑是猎狗阳气就比一般的狗更重些,而且大黑是为了救主而死,属于忠犬猎狗,这样的狗即便死后阳气都散不去。大家都说阴气太重不好,其实阳气太重更加危险,像大黑这样死了之后阳气还弥漫不去的是最可怕的。

这也是为什么师父临走时,让我家人切记将大黑埋在柳树底下的原因。因为柳树属阴,素有鬼柳一说。将阳气冲天的大黑尸体埋葬在柳树下面,是为了冲抵大黑的阳气,起到平衡阴阳的效果。

而之所以师父让每日用我的尿浇在柳树上,是因为我出生在七月十五,阴气最重的日子,所以用我的尿能最大程度上镇住大黑过剩的阳气。

师父说大黑死后本身就阳气漫天,我爸还把他葬在山顶,那山顶是什么地方,是阳气最盛、俯瞰四方的地方,更加助涨了大黑的阳气。

而且那山上是大黑之前跟着打猎的地方,生前就野性十足的大黑,死了在这山上肯定也是一霸,师父说我爸看到的那野兔就是大黑死后在这山上寻找的猎物作的诱饵。

将大黑埋在这里只会使它阳气愈来愈盛,当它阳气达到顶峰的时候,它必须发泄出来,否则那阳气就会让它溢满而死。正当它被满身的阳气憋得准备下山发泄时,恰好在村口遇到了正准备上山的我爸。

大黑哪里还记得主人不主人的,现在只想咬死一个人来发泄身上膨胀的阳气。

我爸可能至死也不相信,他是因为将狗埋错了地方而致自己丧命!

当我妈听说我爸去世的消息以后,整个人就瘫了下来,我妈怎么也不敢相信我爸才出去这么一会居然就丧了命。当村里人将我爸的尸体抬到家里以后,我妈看到我爸身上那一道道血痕、以及颈子上一道深深的牙印,一下就晕了过去。

村里人就在议论,我爸是被什么动物给咬死的。有人从我爸身上找到狗毛,而且那牙印分明就是狗的牙印,就说是被野狗咬死的。但是村里人都难以置信,一个经常打猎的猎户,而且还带着猎枪怎么可能会被野狗给咬死?

我妈就想起了我出生那天,师父临走时告诫的话,我妈像发疯似的拿了铲锹就去门后柳树那往树下挖,一边挖一边哭,村里人见我妈那样,都以为我妈受了刺激,神经出了问题。

我妈挖了半天也不见半根狗毛,联想到师父当初说过的话,我妈一下就跑到我爸尸体前一边哭一边骂我爸“天煞的男人,你是自寻死路啊!”

村里人都认为我妈发了疯。

我爸去世以后,我妈整天活在抑郁悲痛之中,想到我爸是为了给她补奶水而上山打猎丧的命,我妈更是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整天茶不思饭不响,勉强吃点也全是为了我,没过多长时间整个人已经消瘦成了一个骨头架。

人要是心里想不开,生大病是迟早的事,我没到一周岁,我妈就病死在了家里。邻居发现我妈死的时候,我嘴里还叼着我妈的奶,一边吸,一边饿的哇哇的大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