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男一女

“分出结果来了。”

话音刚落,我们都紧张的观察着周波的反应,醒来的会是周波呢,还是周刚呢

可等了好一会,周波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我不禁更紧张了。

刚准备问。这时,楚阳说道:“分出结果来了,但是他体内的修为还没有完全炼化,他现在是在稳固自己的修为,我们再等等吧。”

“大家不要紧张,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大家有意无意的还是防备的站着,不是我们小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这时,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我问大仙,“那个人会是谁呢”

大仙捋了捋胡须,说道:“这个人,你应该是认识的。这小猫的价值极大,一般人肯定舍不得给你。这人的关系跟你应该很亲近。”

我苦思冥想,想破脑袋了,都没想出来。

难道是我父亲

可我转念一想,阴间的人也不可能上来啊,那会是谁呢难道我的前世,还有前世吗

反正,我父亲应该是知道的。

这个问题暂时不想了,头好疼。

事情结束后,我决定去一趟九阴山,那里也许有我想知道的,实在不行,我就掘开美女坟墓。看看那美女跟我像不像。

这事结束后,大仙答应送我们去阴间,我想应该没什么变故了。

再此之前,我想去见一见该见的人,张凯。还有李在前。

李在前的身体,原来是是被残魂占据了,所以一直在帮我,但是残魂和楚阳融合后,只剩下楚阳了。李在前对我那么好,我总觉得亏欠他。虽然知道是一个人,可是还是忍不住会这么想。

不知道张凯过的怎么样了。他还在想我吗

李在前呢,他是不是还在当警察围帅有号。

阳间的事,差不多都了结完了,我在想,去了阴间以后,见到父亲,他跟楚阳会不会大动干戈呢,我期待的同时,也有些不敢面对这件事。真让人头疼,有什么仇恨不能化解呢

我一问楚阳,楚阳就说男人之间的仇恨你们女人不懂。

我有什么不懂的,除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还有什么化解不了的仇恨呢

这件事,也迫在眉睫,我觉得我应该跟楚阳好好呢谈谈了。

于是,我把楚阳叫到了一边。

“楚阳,大仙说会送我们下阴间。”我先只能这么说,先探探口风。

楚阳眉头一挑,说道:“是吗”

我点了点头,大仙的确是怎么说的,然后,我说:“楚阳,我想,父亲毕竟是我们的长辈,下去以后见到他,你能不能不要跟他动手啊”

楚阳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半天都不说话。

“你们到底有什么仇怨,为什么就不能化解呢”我不甘心的问道。

楚阳深邃的眼眸,凝视着远方,许久,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我答应你。”

我高兴坏了,怎么都没想到楚阳会这么容易就答应了,我以为要很费口舌呢,我高兴的抱住了楚阳,“我就知道,你最爱我啦,嘿嘿。”

“你放心,我也一定会说服父亲的,他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说的话他一定会听的。他上次差点打死我,我想他现在一定内疚的要死,这次下去以后,他一定会听我的话。”我高兴的说道。

同时,我脑海中也浮现出楚阳和父亲笑眯眯的坐在一起聊天说笑,感觉这个场面好和谐啊。

然后,我就拉着楚阳继续去观察周波的反应。

没想到,楚阳站定脚步,深深的看着我。

“七夕,先不要走,我有话对你说。”楚阳说道。

哦说什么难道是说他跟父亲的仇怨吗我不禁好奇的听了起来。

楚阳深吸一口气,说道:“七夕,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会对你有很大的影响,但是,这件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但是,现在我必须要说了,反正下阴间以后你还是会知道的。”

“没事,你说啊。”我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但是,我的脑海中飞快的翻转着,想着种种的可能性,心也不禁紧张起来。

楚阳深深的看着我,开口说道:“我和你父亲的仇恨这么深,是因为”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我的心也高高的提了起来,然后,他继续说:“因为你的母亲,是我杀死的。”

我的母亲,是楚阳杀死的

我立马楞在了原地,第一反应就是楚阳逗我玩呢。

我随口就说:“哎呀,别闹了,好好说。”

可我转念一想,楚阳怎么会拿我母亲的事跟我开玩笑呢

难道这是真的

我的心像是被火车撞了一下,连跳动都不太会了。怎么会这样呢我母亲,我从来没听过父亲提起母亲,我的印象里也从来没有母亲这个角色。我怎么都没想到,第一次出现这个角色,竟然是楚阳说出来的,而他,杀了她。

“不可能”我不敢相信的喊道。同时,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让我爱上父亲仇人,他为什么要来樱花鬼坳现在都发展成这样了,我才知道这个消息。

为什么

“七夕,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我也不想解释什么。这也是我一直不愿意告诉你的原因,最开始,我不知道你就是你父亲的女儿,后来知道以后,我真的太爱你,太害怕失去你,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你。七夕,对不起。”楚阳内疚的说道。

而我此时,一句话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在回想楚阳刚才的话,是楚阳杀了我母亲。

这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我该怎么办

“那时,我还是个孩子,但我早已习惯闯荡,仇家也多,我被仇家追杀,到了你父亲的家里,而你父亲外出不在,只有你母亲和你在家。你母亲心眼好,看到重伤垂危的我,想都没想,就收留了我。当天晚上,昏迷说梦话,满脑子都是仇人的影子,我在梦中和他们厮杀,但我自己却不知道,我一直都以为是真实的。你母亲一直抱着你守在我的身边,时不时的给我喂一点你父亲的疗伤药。”

说到这里,楚阳的神色变的黯淡起来。

“然后,我厮杀到了关键时刻,我设计倒地,他中了我的机上来杀我。我只要起身就能杀死他,可那个时候,我醒了过来。起身发出全身的力量,都打在了你母亲的身上”

听楚阳说这些,我真的心如刀割,我心里难受的要死,好久没流出来的眼泪,此时像是绝提和河水,不要命的流下来。

楚阳偷偷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反应过来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伯母还是死在我手里了,当时,她的怀里还有你。要不是我收手及时,可能.”

“就在这时,你父亲回家了,看到这一幕,目光眦裂,发疯似的追杀我。我不怪他,但是我也不想死,因为那毕竟是无心之失。”楚阳继续说道。

“因为这件事,我内疚了很久,后来逃过伯父的追杀以后,我反应过来,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因此,我就到处打听你父亲的下落。也就是那时,我找到了樱花鬼坳,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你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我流着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七夕,瞒了你这么久,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我也没什么资格说爱你了。对不起,到了阴间,我一定在伯母的墓前自尽,以慰她在天之灵。”楚阳重重的说道。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