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正潜规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决定让两位队友略吃惊,他们用眼睛瞟向我,我自信满满地点头,没有过多解释。

仁登照做,加尔被吊在水面上,脚尖差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就能碰到水。我捡起树枝,狠狠的往水里砸去,鱼群被惊动,半秒钟的愣神,然后全部想疯了一样直冲水面。

“提高!”我大喊,仁登马上将加尔往空中一起,这一提,水里那个发光的东西马上孤立出来。

于正潜规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另一只手,捡那个发光的东西!”就在鱼群全部用上水面的间隙,我指挥着仁登,他另一只手迅速生长,一秒不到,手已经进入水里,将那东西缠住,接着往后一收,水里的东西就被他捞上到了,与此同时,涌往水面的绨斯亚鱼也纷纷往水里回落。

“快烧他们!”我用力一拍旁边的阿成,他似乎明白我的用意,甩尾一把火将还在水面之上的鱼群烧死一大片。事情就这样轻松的完成了,挂着加尔的仁登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大大松了口气。

“哈哈哈哈哈哈,你瞧你们吓的。”我看着他们投来怨愤的的眼神,不禁大笑。

仁登将取上来的东西给我,我着急忙慌的查看,结果却非常失望。

“哎呀…怎么是一个箱子啊?我还以为是…”,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仔细查看这个有些旧木质箱子。这箱子用料不清楚,也不知道沁在这水里多久了,整个箱子完全模样没有被侵蚀,表面摸起来很光滑,抱着很重。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箱子,这箱子有三个手掌大,却只装了一个碗。

“这碗是干什么的?”我将碗取出,拿到眼前细看,发现碗底有一条裂痕,裂痕从碗底延伸到碗口,只有一条,没有贯穿整个碗。

看来这碗曾经差点碎了…我心里想着,将碗放进箱子里,再将箱子盖好,让仁登长出一根树藤缠住箱子好携带,然后将水里被阿成烧过的鱼捞起来,甩一甩,再在他尾巴上的加热一下,张口就吃。两人全程看着我,两脸懵逼,吊着的加尔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你们不知道缔斯亚鱼很好吃吗?都不用放佐料的。”我大口咬着鱼肉,这鱼我是第一次吃,刺很少,肉很鲜美,我之前是在那本美食指南上看到的,说这鱼世间难见,烤着吃味道很好,刚才看到碗,我就觉得好饿,才想起这个的。

另外三个人猛摇头,也没有要尝试的意思,我继续吃,不理他们,一群没有口福的家伙。

说来奇怪,这鱼很大一条,可我吃了七八条还是饿,而且越吃越饿,越吃越想吃。

阿成歪着头看我,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怎么了?我吃相很难看?”我不肯放下手里的鱼肉,大口嚼着问他。

他们都不出声,只是看着我,眼神越来越奇怪,我没时间搭理他们,疯狂进食,一下子四五十条鱼进肚了,水面上再没有烧熟的鱼。

“阿成,你再弄点鱼吧,我还没吃饱。”我说这话,眼睛直勾勾盯着吃水里那几只鱼,它们似听懂我在说什么,各自退到水下礁石后面藏起来,不管我用树枝怎么搅,它们就是死死的躲着。

“躲到石头后面你们能吃到人肉吗。”我用鄙夷的语气冷冷嘲讽着这些鱼进,但这不起作用,我只好转身看着仁登,希望他能绑上一两条鱼来。

“我说,你这个状态多少有些不对吧?”加尔还被吊着,我并没有打算把她放下来。“这一条鱼就有手臂长,你都吃了几十条了,要么这鱼肉是假的,要么就是你出了问题。”

“你怎么证明你的话可信?”我斜着抬头看她,完全没觉得我吃鱼有什么问题。

“看来你确实已经中招了。”她的语气平缓,眼睛盯着水里,“要不你自己跳进去抓鱼吧。”

“抓就抓,你以为我不敢啊?”听她说这话我莫名火大,丢了树枝转身跳下水,其他两人完全没来得及阻拦,我就已经潜到水底。

这水里面冰冰凉凉的,我觉得好凉快,刚才在岸上的时候就莫名的觉得有些热。这水很深,我努力往深处去,耳边传来一些微弱的声响,随着水流荡漾着,世界安静了不少。

我在水里游着,那些鱼不知道去了哪里,四周围的环境变得狭窄,而整个水底也从刚才漏斗的形状变成了螺旋式,我顺着水流进入了一条螺旋往下的通道里,这里的水慢慢变得暖和,不过相对于上面的水,这里的水明显变得浑浊许多,我眼前竟是大小不一的碎片,伸手抓来仔细看,发现是某种布料,被浸泡了许久后腐坏了。

怎么会有布料?

好奇充斥着我的大脑,我加快速度往着更深的水底游去,腐坏的布料慢慢增多,终于,我整个人头朝下的姿势扎进了一滩泥地里。

到底了。

我挣扎着将头抬起来,这水底的压强真是让我感觉无法呼吸,我都不敢想象刚才我是怎么下到这里面来的。

按道理说我是一块木头,怎么会那么重,在这泥地上一站就是一个很深的坑。我慢慢的观察着周围,实在是憋不住了,将最后一口气吐出来,从鼻腔里冒出的泡泡再一次将这水底变得浑浊,一块比较大的布料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我伸手抓住拿到眼前看,这不像是布,更像是皮。

怎么会还有皮呢?难道有人死在这里了?

我心里一惊,心脏狂跳,这才想到要出去。刚才下来的过程马上像是走马灯一样在我脑海里回放,原来我已经在水里呆了快五分钟了!

我居然没有缺氧而死?!但是要我接受这水里的氧气我非常不愿意,这么脏!万一吸到什么虫卵怎么办?!

反正这下面也就是这么宽一点,连手臂都打不直,没什么好再观察的,我还是竭尽全力上去吧。

我边想着边往上跳,想借力浮上去,可是不管我怎么跳,都没办法接着水的浮力浮起来,反而是脚下的泥坑越来越深,跳了四五次之后,泥坑已经没过了我的整个肚子

天!在这么下去我会把自己埋了我丢掉那块皮用手撑着泥地的地面,使劲将身子往外挪,但是结果却是我陷得更深了

由于没有再次吸入氧气,我胸口就像是被抽走空气的真空袋,前后紧贴,心脏跳动得格外明显,可是我做的任何动作都是将现状变得更糟。我紧张得厉害,坑也越来越深,转眼我已经只剩下脑袋还露在坑外了。完了!完了!

最后一跳,最后再跳一次!说不定我能出去!

我心里默念着,想做最后一搏。

坑有点宽,我慢慢蹲下,想要来个弹射,但是当我整个头完全退到坑内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极限已经到了,我憋气的极限已经到了。

没办法了,就吸一口,然后冲出去!

我可以在水里呼吸,但是这里太脏了,感觉就像去到农村猪圈里上厕所一样,进去前先别口气,然后尽快解决完,赶紧冲出来走远点在换气呼吸,真的是因为太臭了,受不了,要是呼吸估计会一边解决一边吐最关键的是吐的时候还要大口呼吸无限循环,至死方休。

做好心理准备后,我张开嘴大大的吸了一口,马上闭上嘴,准备弹射。

“快下来啊。”脚下忽然有个声音对我说话,我赶忙低头,发现背后的泥土里有一个圆形的洞口,声音从那里面传出来。

难道还有别人?

我瞪大眼睛,将脑袋从那个洞口伸出去,结果一伸头,就被一双手捧住,接着将我使劲一扯,我整个人就从那个洞口掉出去了。

落地后的我抬头一看,拉我出来的竟然是刘久久!在他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肖雨?!”我大惊失色,他不是被我困在山外的庙宇里吗?怎么回到这里来?还是在这水底!

“怎么?以为我死了?”肖雨伸手拉我,我却不敢伸手去接。刘久久上前将我扶起,肖雨退回去,站在他身后。

“你们怎么在这里?”我看这刘久久,他满脸的笑容,这个人怎么那么爱笑?

“我们?”刘久久疑惑的看着我,又看了看身后的肖雨,说道:“哦,你说他啊,我在来的路上看到庙宇塌了,库扩坎在天上盘旋,而他当时就坐在庙宇周围的石头上,所以我就带他一起来了。”

他说肖雨坐在石头上我不惊讶,肖雨是拼凑者,不可能因为那样的事故就死掉,但是刘久久到底知不知道肖雨的身份,总不能是好心救走的吧。

“看样子这段时间里,你过得很幸福呢。”刘久久指着我的肚子说,而肖雨则是皱眉。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早就不在水里了,可为什么这水下会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这里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那个洞就在走廊的顶部。

“这里的重力和上面的”我秒懂,这应该和之前的情况一样。“阿成和仁登还在上面,还有加尔”我想起被我丢下的同伴。

“这山庙单凭你是走不出去的,你还是跟着我吧。”刘久久说这伸手要摸我的头,我赶紧往后一缩,“怎么,头上长了新叶子就不让别人碰了?”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你能看到?你能看到我头上长叶子了?”我有些惊讶,果然我真的变异了?

“在这山庙里,像你这种身份的,基本上都会变得很奇怪,不用担心,出去就好了。”刘久久一边说这,眼睛却完全没有离开我头上的叶子,“不过你这叶子”

“怎么了?”

“没什么,先走吧。”他转身不再看我,我跟着他们一起往通道左边走去。

通道很长,没有什么特别的,四四方方,有我照明一路上很顺利。跟着他们走了有十来分钟,心里开始打鼓,虽说另外两个人的样子很奇怪,但是就这样丢下他们不管真的没事吗?

“他们不用担心,你的张一默不是在吗。”刘久久见我行步迟缓,猜我心里在担忧同伴,转身想安慰我。

“张一默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其实他从很早的时候就不见了。”我说。

“不见了?”刘久久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我,肖雨也停下来。“你们走散了?”

“不是,”我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当时变得很奇怪,脸上都是发光的字,然后帮我挡了子弹,之后就不见了。”

刘久久不说话,他皱着眉毛看着地面,一边的肖雨眼神投向远方。

“你在这山庙里可遇到过恶徒?”刘久久摸着墙壁,眼睛看着墙角问我。

“遇到过,有一个碰到净池的水,还有一个是大圣把它给干掉了。”我回忆着。

“大圣?你不是说他不见了吗?”他问。

“我说张一默不见了,大圣是在我这石头里,我被困在幻境里,大圣就出现了。”我给他解释。

他又不说话了,肖雨过来问我:“你刚才说加尔在上面,这不对,加尔在山外。”

“什么?!”我惊讶极了“难道那个加尔又是假的?”

“又?看来接近你们的恶徒越来越多了。”刘久久问:“你为什么会进到水里?”

“我我好像是因为吃了水里的啼丝亚鱼,越吃越饿,最后就跳到水里去抓鱼。”

他俩听了我的话,目瞪口呆。

“你吃恶徒?!”刘久久一脸嫌弃的看着我,“恶徒被你吃了,你也有可能会变成恶徒哦。”

“啊?!那怎么办?”我吓得大叫起来。

“你为什么要吃它们啊?有那么饿吗?”刘久久难以理解。

“我在水里捞上来一个箱子,里面装了一个碗,我看到碗就觉得饿,于是就”我咬着嘴唇,后悔不已。

“那么碗呢?”刘久久追问:“山庙里是有一个碗,碗里有地图!”

“碗在仁登身上背着的。”我说。

“那还等什么,赶紧上去找啊。”刘久久立马拉着我往回走,肖雨也跟上。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刚才我下来的那个洞跟前,刘久久跳起来抓住洞口,接着翻身往上,然后伸手出来拉住我,肖雨在下面托着我,我也上去了。我上来之后,肖雨也很轻松的进来了,我本以为还是会和之前一样一直沉在水底,但是刘久久说了句“普特曼谷录”,我们就开始网上浮,一直浮到了水面上。

“那是什么?你说的那句话,和我之前听到的那句少了几个字。”还没上岸我就抓住刘久久问,他笑了笑说:“意思是‘速速退避’。”

“啊~~啊啊!”岸上传来熟悉的叫声,我侧头一看,阿成和仁登还在那儿站着,但是被挂着的加尔已经不见了。

我们快速上岸,阿成仁登疯了一样跑过来抱我,我觉得阿成肯定会在哭。

“你能听懂他们说什么吗?”我问刘久久,他点头说:“能啊,他们说‘老大啊,我们以为你死到水底了,我们本来想去救你,但是他怕水,我又沉不下去,还好你活着’然后就是哭。”

“那我为什么听他们说话都是鬼叫而已啊?”我问,但刘久久此刻已经走到一边,他在那里点头微笑,时不时用手比划,行为很诡异。

“肖雨,你过来。”我看刘久久表现奇怪,小声将肖雨叫过来。他走过来,半蹲下听我说话。

“刘久久在干什么?他是在和别人说话吗?”

肖雨小心的转头查看,然后摇头说:“不知道,他旁边没有人。”

“那你能听懂这两个怪物说话吗?”我又问。他摇头。

怪了,这刘久久在干什么?

综合来看,肖雨虽然是我一手培养的‘拼凑者’,但是他始终是基地的人,还有那个莫代,大圣说他是加勒斯的一部分,而他又说肖雨是他儿子,怎么看都觉得肖雨于我不利。相反,那个刘久久尽管现在举止怪异,但是他都没有害过我,而且张一默曾说他能帮我,那么他就比肖雨安全。于是我决定,凡事多和刘久久商量。

“那个碗呢?”我拉住因为激动而树藤飞舞的仁登,左右查看让他缠住的那个箱子。

他反手拍了拍腰的位置,意思是在他那儿。

“刘久久,你过来。”我喊道。

刘久久不知道跟空气有什么好聊的,跟那儿叽里咕噜了好久。听我叫他,赶紧过来。

“你是不是有精神分裂啊?你一个人能聊那么久。你都跟那儿聊什么了?”我就像他刚才嫌弃我吃啼丝亚鱼的时候一样,嫌弃的表情还给他。

“我刚才我刚才有感而发,在念诗。你说,叫我怎么了?”他尴尬的笑了笑。

“那,箱子就在这儿,你不是说碗里有地图吗。”我一边说一边让仁登将箱子松开,打开盖子,我把那只碗端在手上,肚子莫名其妙的,又饿了。“还有吃的没?我饿了。”

“你别吃了,你这样恐怖的饥饿感就已经类似恶徒了。”刘久久一把夺过碗,很严厉的批评我。

“好好好,那你赶紧看地图。等我出去了,我要吃两桌子的。”我催促着。

刘久久把水倒进碗里,接了轻轻敲打着碗的边沿,节奏很奇怪,碗里面水面因为奇怪的频率荡起的波纹也变得奇怪起来,最后竟然出现了一副类似沙盘模型一样的地图!

“哇!厉害!”我不由得佩服,阿成和仁登两个也看得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东西怎么看我们在哪儿?”我问。

“这个碗里的地图,只能呈现目前我们所在的地方,和我们眼前的地方不一样,地图上只出现一条路,这条路是离开山庙的路。我们只要跟着地图上标识的路出去就好了。”刘久久解释到,然后他用手指着水域那边的一堵墙说:“按照地图来说,那里应该有一条路,我们先过去吧。”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那里是一堵墙。下面是水,没做可以走的地方。但是他刚才说的那么逼真,要不就先相信一下吧。

我起来跟着他们一起往水域那边走,其实,说是走,他们四个是在水面上行走,而我是在水里游。

“凭什么你们可以走路我不可以啊?”我郁闷的在水里抬头望着他们。

“没办法,你看不见路。”刘久久耸耸肩,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这算什么?凭什么我一个孕妇要这么惨?

“那为什么你们不能背着我走呢?”我不服气。

“真正能出去的路,只能靠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走出去,别人代劳不了。”刘久久说。

我不理他,继续往前游。

到了墙跟前,他们一个个的进到墙里了,我却还是在水里打转,那墙我是怎么也进不去。

刘久久见我没有过去,返回来看我,发现我还在水,他蹲下来说:“看来果然行不通。”

“所以墙那边是什么?有吃的吗?”我哭丧着脸看着他,我不想理会走不走的出去,我就觉得饿。

“你别这样,不然真的会走不出去的。”他蹲在水面上思考着,然后做了个决定:“这样吧,我留下来陪你,让他们先去。”

“可他们能去哪儿?”我有点迷失了,我不知道我们现在应该逃跑,还是应该继续寻找,或者是和敌人对抗。

“你们来自投罗网,那就让他们去落网啊,从山庙出去,在神庙里还有加勒斯等着他们呢。”他往岸边走去,边走边说,我在水里游着。

“那个莫代真的是加勒斯吗?”我有些惊讶,“还有,你就这样回来,他们又没有地图,你让他们怎么办?”

“其实墙那边就是山庙外面了。刚才我们一出去就遇到了实验基地的那些人,然后我就回来了。”他将我拉上岸。

“什么?!你把他们留在那边去送死吗?”我有些激动,外面那些人肯定有各种各样的武器,他们怪异的身体若只是在山庙里,那出去了就必定打回原形,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他们两个会被人打死的!

“你不要担心,他们不会死的。不是有肖雨吗。”刘久久安慰道,他将碗装进他的背包里,然后拉着我下那个通道。

“肖雨不是莫代的儿子吗?”我说。

“哈哈哈,那我就是他妈,行了吧,别想他们了,我们先想办法把你弄出去吧。你本来就很不可能出去的,还要吃恶徒,还吃了那么多。唉。”

我们就这样往通道下面走,通道内的气味还是很臭,好不容易走完了通道,现在面前又是那条水流和三个通道口。

“我们之前走过中间,那里有个半导体,发出声音让我进了幻境,最右边的没试过,左边的是我们才出来的通道。”我介绍着。

“那既然这里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外面,那么剩下两条必然是陷阱。不去。”刘久久说,然后转身看着水流,“这山庙里面其实没有变化,92条暗道,17条水流,20个断崖,和3部升降梯以及12间密室。会迷失在里面的,只有两种,一种是恶徒,一种是外世界者。”

“但是之前我遇到那匹狼,他说没那么简单啊。”我几乎都快放弃克托帕西那本笔记提供的线索,而刘久久现在却又说起,让我感到很疑惑。

“那匹狼?你说吉野?”刘久久站住了问我,原来那匹狼有名字?!

我猛劲点头,刘久久却大笑起来。“吉野基本上都不到这山庙来,连神庙都去得少,他能知道个什么。”

“你认识他?”我问。

“认识啊,这家伙老不靠谱了,不过加勒斯暴走后的那段时间里,难为他了。”刘久久说这话,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

“所以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7号的兄弟?”能知道这些的,应该是和7号一样的存在。

“你就当我是一个加强版的记事本吧。”他又笑了笑,然后带我跳到水流里。说来奇怪,他拉着我的手,就像是一个超强救生圈拉着我一样,我完全不会下沉,水只没到了膝盖,我们就这样半走半飘的顺着水流往前行。

我们顺着水流一直往下,到了一处平地,水流缓慢下来,我们上岸了,他指着岸边的几个包裹对我说:“我想你们因为形态的变化而忘记了许多东西吧。”

我侧头一看,果然,我们因为变形和路途艰险,早就忘记了背包。

“对了!我想起来了,背包里还有两个”我冲过去,看看有没有我那个背包,要知道,我在包里放着两个发育的e系列,打算对付先生用的“果然找到了”我大喘口气,在背包堆里找到了我的背包,打开里面看,两个正在发育的肢体现在已经快到胳膊了。

“直觉告诉我,你包里的东西很危险。”刘久久没有跟过来,他站在岸边,看着这周围的情况。

这里是一个十几平米宽的平台,左右两边是墙,背后是一套往上的通道,前面是那条水流。我们一行人的背包就被对方在这个平台的中间,有二十几个,包括张一默的。

我将这些背包里面的东西整合重新装备,剩下十几个空包,我将它们用背带一个接一个的捆着,用绳子拴在我腰上,打算之后万一需要,就好排的上用场。

装满东西的背包有四个,我背一个,然后让刘久久前面抱一个后面被一个,还有一个让他拖在地上。

拿到背包后,我们就往背后那条向上的通道走去。通道很宽,但是路面上没有阶梯,只有坡面,刘久久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抓着他的背包跟着往上爬。

通道是螺旋往上,我们千辛万苦的爬了好久,终于到了出口。

出口外面是一个想峡谷一样的地方,两边高高耸立这怪石,我们在怪石缝隙中路过,远处能看到光亮,我们打算在路中间休息一次。

“我看你的脚有些不妥啊,你没事吧?”休息的时候,刘久久坐下来问我。我摇头说没事,然后喝了些水,吃了些东西,继续跟他前进。

其实,每走一步,对于我来说,都是扎到心窝里的疼。

道路尽头的亮光出待我们靠近后才发现,那里是火红一片。

“我觉得”我看着脚下的场景,很为难的说:“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刘久久也看了看,然后就坐下来,拿出碗,掉进水,开地图。

“不是,这明显不对啊,你开地图还能说我们从这里跳下去啊?”我沮丧的坐到一旁。

“还真是!”敲碗的刘久久看到地图后惊喜的对我说:“你看,这里就这一条路,肯定得跳下去。”

“要跳你跳,我不傻。”我尽量让自己离他远点,这神经病,鬼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拉着我往下跳。

“可我是要带你出去啊,说不定这里你就可以出去呢。你看,别的恶徒肯定都不敢从这里出去,但是地图又标示这里只有这一条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他给我讲道理,我摆着手不听。

“要不这样,我们来打个赌,我们刚才来的地方其实有两个恶徒多在那儿,你若是能够自己解决哪怕一个,我们就不跳。”他改变策略,指着身后的路对我说:“若是你一个都没解决掉,那我们就只能从这里跳下去试试咯。”

我的天,背后有恶徒?我一点都不知道啊,还让我去解决,哪怕一个?太看得起我了吧!

但是看到脚下

“行,你不许抵赖。”我点头答应。豁出去了我!不就恶徒吗,有什么的,总比跟着他跳下去的好,要知道于正潜规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那下面是热气腾腾、咕噜冒泡的岩浆。

“祝你好运咯~”刘久久接过我的背包,对我挥挥手。他脸上的笑容迎着红光,看上去是那么的诡异。

我转身走进峡谷里,这条路倒长不短,得有一千多米,恶徒不知道躲在哪儿,我对它们不熟悉,不知道它们除了幻境还有没有别的招。但就幻境一样我都搞不定。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这条路的中段,忽然我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眼前的一切都在加速旋转,我伸手抓住旁边的石壁断块,尽力站稳。

“加油哦~”刘久久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就像蜜蜂一样围绕在我耳边打转。天哪,要转到什么时候啊!

我闭上眼睛,心里仔细感受,果然,刚才眩晕的感觉好多了,看来我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

“变聪明了。”大圣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他拍拍我,小声说“恶徒有气味,有声音,你除了用眼睛看,还可以用别的方式去感受。”

我点头,认真的辨识着周围的气味和声音,可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啊,电视剧里面不是说只要得到高手口传,然后闭上眼睛认真感受,瞬间就可以成为大侠吗?这怎么和电视剧里不一样呢?

我继续感受,但是仍然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我是不是废了?

这下怎么办?难道真的跳?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啊!

不行,不能拿孩子开玩笑。

好像感受到一点了!我听到有一小点的摩擦声就在我周围,声音围着我打圈,速度很快,就像夏天的蚊子

这就好办了。

我伸手一抓,一坨黏糊糊的东西就被我抓在了手里,怕睁开眼睛就晕了,只能闭着眼睛抓着它,然后大叫刘久久。

刘久久快步过来,看我手上抓着的东西他反倒有些惊讶,“哎呀,还真让你抓着了。不过你怎么闭着眼睛啊?”

“我怕睁眼晕。”我说。那东西被我抓在手里,使了劲的想要挣脱。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另一个摩擦的声音,虽然也是围绕着我转动,但速度明显不快。

飞累了吗?我冷笑一下,伸出另一只手一抓,一根长长的像棍子一样的东西被我抓在手里。

“这个还挺特别的”我纳闷到底是这些恶徒都长什么样,慢慢睁开眼睛想瞅个大概,结果这一看把我吓傻了。

我眼前是一个如飞龙如火鸟一样的火红色的东西,它呼扇这翅膀,低头看着我,而我手里抓着的像细棍一样的东西,就是它的腿杆子!

“妈呀这是啥?”我被吓得腿都软了,快哭了的看着旁边的刘久久。

“别紧张,它是恶徒又不是蛆。”他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我抓住那东西的手,那东西竟然开始挣扎,我顺势松手,它就那样一跌一撞的飞走了,连头都没回!

“我去,它还害怕了”看着飞走的恶徒,我着实松了口气,要我对抗它我看是在开玩笑。

我将另一只手里的黏糊糊的东西拿近了一看,那东西黑得跟个煤球一样,一双像是挂上去的毫无生气的眼珠卡在指缝外看着我。我吓得赶紧伸手要丢,刘久久阻止说:“你别丢,这等会可能会用的。”

我看着他,嫌弃的表情看着他。“那你自己拿着,这东西之前让我看到假的加尔,还让我进了环境。”我像丢粑粑一样把那东西丢给他,然后用手一个劲的在墙上擦。

“不过,看样子还不赖嘛,一下就能抓住恶徒。”刘久久将那黑煤球装进兜里,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说着。

“你也很厉害啊,连恶徒都可以下走。大圣也是费了力气才把我救出来的。”我想到刚才飞走的那只像飞龙一样的恶徒,肯定是刘久久把它吓走的。

“其实在外面对付恶徒很容易,但若是像他那样进去再出来确实很了不起,我自己因为比较特殊,所以还勉强控制得住。”他还是没有说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走吧,我们跳下去。”

“你不是说我制服了恶徒你就不让我跳吗?!”我甩开他拉我的手,双手抱着石壁支出来的石头,坚决不过去。

“但是那里真的是出去的路啊,你就相信我一次,我保证你绝对不会有危险的。”他笑嘻嘻的脸又出来了,但是我还是拼命的摇头。谁会那么傻啊,下面是岩浆啊!岩浆啊!那只狼说我被净池的水泡过了,就没有再生能力了,而且我现在是棵树,是木材,容易燃烧,我这下去了分分钟变成灰烬啊!

刘久久见我顽固抵抗,没办法,伸手抓出兜里的黑煤球,不知道他干了什么,我瞬间就晕了。

等我再次醒来,我已经坐在了那断崖边,脚下是咕噜咕噜的岩浆。

“所以根本就失败了对不对?这里根本走不出去对不对?”我首先看了看自己,完好无损,再看看脚下,猜想如果他要带我走,那肯定是弄晕我之后直接带我跳下去。那么能出去就出去了,不能出去嘛,自然又回来了。

哪知道刘久久坐在旁边摇头说:“不,这么刺激的事情,我怎么会让你错过呢。我在等你醒过来,然后带你一起跳下去。”他一边说话,一边将所有背包都用一个半透明的罩子罩起来,然后将罩子捆在他腰上,接着过来抓着我后衣领子。

“你干什么?我给你说我还没准备好啊!”我被他一抓,心里瞬间紧张起来,这不妥!“你等等,我还没准备好,你等下”我双手抠住断崖边,想尽办法的让自己重心靠后,可刘久久手上的力气忽然一扯,我整个人就这样飞出去了!

“我的妈呀!!!!!!!!”我根本没时间想别的,这一下我就觉得完了,世界末日了

抓住我的刘久久从我头上越过来,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我使劲摇头“不ok不ok啊!!!!!”

我们就这样下落,眼看着下面的岩浆扑腾着快到面前了,高热度的气浪扑打在我们身上,我不敢再看,闭上眼睛咬紧牙关。

死就死吧!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