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交乱系列小说合集

将军府里乱作一团,只因为素衣去房间里面伺候悠陌起床的时候发现人不在,而且她平时的衣物都在,却不见了一套劲装。

素衣立刻发现问题,一面派人寻找,一面让人通知季岩和楚御风。

“怎么样,找到人没有?”

“没有。”季宏枫摇头,“刚刚素衣说小妹平时的衣服都在,只是有一套她平时练功的时候穿的衣服不见了,我怀疑她是自己换了衣服离开的。”

“她好好的怎么会离开呢?”

因为悠陌的离开,楚御风也显得非常的烦躁,甚至最初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悠陌不想这么小就嫁给自己,所以故意躲着自己。但是现在连季家的其他人都没有关于她的消息,自然也就不可能是这个原因了。

一旁的素衣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来到他们的面前对楚御风说道:“太子殿下,奴婢想起来了。昨天小姐收到了一个包裹和一封信。”

“什么样的包裹和信?”

楚御风直觉悠陌离开和这件事情有关系,事情永远不会有那么多的凑巧。

“那封信里面写了什么奴婢也不知道,但是小姐看过之后脸色就非常的难看。那个包裹奴婢也看到了,里面是一截断指和一个发钗。小姐看到的时候脸色也不好看,但是那个时候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还让奴婢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楚御风听了素衣的话之后自然也就知道了,悠陌的事情肯定和那个包裹与信有关系。

“立刻去她的房间把东西找出来。”

“是。”

素衣迅速离开。

楚御风跟在后面分析者目前的情况,悠陌看到的那个发钗和手指应该是一个女子的,而和悠陌有关系的女子很少,能够让悠陌在意的人也不过。钱芜竹还在钱家,自己昨天还见过,不可能是她有什么事情。

那么,就只有一个人了。

雨帘!

是的,悠陌最在意的女人应该就是这个叫雨帘的丫环了。

若是她知道雨帘出事,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的。

可是雨帘离开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为什么会被抓住呢?

也许一切的答案都要等拿到了那封信之后才知道答案。

楚御风疾步而去,来到悠陌的房间正好看到素衣从梳妆盒里面拿出包裹和信,直接拿过信打开,看着里面的内容,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这个字迹看起来有些眼熟啊!”跟在后面进来的季宏枫看到楚御风手中的信说道。

“你知道?”

“你等等,让我想一下。”

季宏枫也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和自己的妹妹有关,自然是不敢懈怠,立刻就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嘴里也是念念有词,很快就想起来了。

“对,我想起来了,是有一次宫宴上,丞相府大小姐徐亚芸写了一幅字,和这个笔迹一模一样。”

在季宏枫的话音落下的同时,楚御风已经消失不见了。

来到三皇子府,楚御风不待门卫通报就直接闯了进去,看到楚瀚澈立刻问道:“徐亚芸在哪儿?”

楚瀚澈有些莫名其妙,“她前几天回娘家,不在府上。”

楚御风没有迟疑立刻去了丞相府,但是得到的答案却是“她没有回来啊,我们也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她了。”

而因为察觉有异跟了过来的楚瀚澈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就知道一定是发生大事情了,他本欲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楚御风跟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阵风般的消失不见了,他也只能跟在楚御风的身后去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来到废屋,楚御风立刻在里面寻找了起来,只是找了许久的时间他都没有找到人,也没有找到暗道之类的地方。

紧跟而来的楚瀚澈看到楚御风急匆匆的样子,“你到底在找什么,我让人帮你找。”

楚御风是着急,所以没有带人,但是楚瀚澈出门的时候却是带了三个人。

楚御风一听楚瀚澈的话,立刻说道:“找这里哪里有暗道。”说完之后,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哦,好。”

楚瀚澈的回答最后是对着空气说的,他也并不在意,让手下的人去寻找暗道,他自己则是悠闲的走着。

他是第一次看到楚御风这样有些急切又有些着急的样子,而他所能够想到的是那个能够让他露出这种情绪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季悠陌。

只是,他不明白将军府的小姐为什么要来这里,还有,和自己的妻子又是什么关系。

他无聊在走着,看着这个屋子占地之大,显然以前住在这里的人很富裕,就这样的屋子若是没有地道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只是,这个地道在什么地方呢?

都已经破败到如此地步了,却依旧是没有让他们找到,显然是一个非常不易让人发现的地方。

他的眼睛在房间里面扫着,突然的就定格在了一张椅子的后面。

那里有些太光滑了,他带着疑问走了过去,伸手触碰着那个地方,就听“咔咔咔”的声音响起。

楚瀚澈吐糟。

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啊,一下就找到了。

不过,看样子要找的暗室就是这里了,立刻让手下去将楚御风找过来,看到人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人就消失了。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算了,看在他那么着急的份上自己也不计较了,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也跟着下了暗道。

楚御风一路急行,很快就看到了亮光,也听到了声音,疯狂的笑声,还有一个厉声呵斥的声音,只是显得有些无力,还有压抑着的呻吟声。

他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楚御风双目睁大看着眼前的场景,一身杀气外泄,看着那个还在发疯一般的挥动着自己手中鞭子的女子,快速上前抓住了那条鞭子,同时一掌击在了她的胸口。

徐亚芸的身体飞出,撞在了墙壁上跌落在地上。

楚御风的手在颤抖,看着眼前这个被打的全身是血的人不知道难以下手,“陌儿。”

悠陌艰难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眼前一脸难过的男人,扯了扯嘴角,“你终于来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说完之后,她就闭上了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陌儿,陌儿。”

楚御风叫了几声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整个人就好像是陷入了迷茫之中一般。

楚瀚澈带着自己的手下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楚御风蹲在满身是血的悠陌身边,而在他身后的墙壁下面是已经昏迷嘴角还在吐血的徐亚芸,在她旁边的椅子上被帮着一个面目全非的女子。

楚瀚澈也是吃了一惊,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来到楚御风的身边,看他的样子也不管他,直接伸手凑近悠陌的鼻尖,感觉到微弱的鼻息,这才在楚御风的耳边喊道:“五弟,人还活着。你要是再不带她回去救治,我估计她再过一会儿就真的要死了。”

果然,这么一喊就有了作用,楚御风反应过来,没有任何的迟疑抱起人就跑。

楚瀚澈看着暗室里剩下的两个人,叹了一口气。

对自己的手下吩咐道:“把那个人身上的绳子解开带走。还有把她也带回去,记得拿绳子捆着。”

他是不知道徐亚芸为什么要那样折磨悠陌,但是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徐亚芸的下场他都已经猜到了,也正是因为猜到了所以他不会维护。

之前他还觉得徐亚芸是一个不错的妻子,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其实不是,她才是最麻烦的那一个。

悠陌浑身是血的被楚御风抱回将军府,半柱香的时间之内,京城所有的大夫都出现在了将军府,就连御医也没有例外。

一个个大夫诊断下来,许多人都表示束手无策,但还是有一些表示还有得救,只是比较麻烦。

楚御风对所有人下了命令,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人就回来,他自己更是一步都不离守候着。

一年之后

“风哥哥,我真的已经全好了。”

“不行。”

少女瘪嘴,“楚御风,我不要嫁给你了。”

“不行。”

“我要出去,我不要在床上躺着。”

“不行。”

“混蛋,滚,我不要见到你。”

“不行。”

不管她如何的胡搅蛮缠都没有任何的作用,依旧是被当做病人一样的照顾着,躺在床上。

“哎。”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叹气了,自从一年前自己被抢救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家里养伤,而这一年的时间里,楚御风更是将她监视的密不透风。

就算是他不在,还有他派来的丫环也会盯着,她就算是想要出去走走都不可以。

“怎么了?”

楚御风从悠陌的身后将人抱在自己的怀里,这一年的时间她的身体比以前廋了好多,抱着的时候都能够清楚的摸到里面的骨头了。

“风哥哥,我想出去走走。”

“等过了这个月吧,下个月大夫看过没有问题之后我就带你出去走走,好不好?”

“嗯。”

这一次悠陌没有再继续纠缠。

“你廋了。”

摸着楚御风的手,都能够清楚的看到骨节了。

“你也廋了。”

“对不起。”

“没事,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以后不要再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了,知道吗?”

“嗯。”

悠陌知道,那一次自己在生死一线间的时候,最痛苦的人其实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从自己被救回来开始一直到脱离危险他都亲自照顾在自己的身边。

在看到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自己却昏倒了过去。

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把自己看的到底是有多重要,也责备自己为什么没有和他商量就自己一个人去了。

想到雨帘,她也是叹了一口气。

雨帘被楚瀚澈的人救出来之后一直撑着最后的一口气,直到听到自己清醒过来的消息时才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陌儿,我们的婚礼我打算定在明年新年的那一天。”

“好。”

明年自己就十六了。

悠陌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本应该在十四的时候就举行的婚礼,居然硬生生的拖到了十六岁。

太子大婚当日,皇帝下旨普天同庆,劝过免赋税一年。

婚房之中,悠陌忐忑的坐在床上,眼睛盯着地上不停的转动着,手指也是已经绕着衣袖不知道多少圈了。

她也没有真的到了大婚这一天时候,她会如此的紧张。

开门关门的声音响起,悠陌的身体也变得僵硬了许多。

脚步一点点的近了,她的呼吸也似乎被抢走了一般。

头上一轻,盖头被取了下来,抬起头,看着那张自己完全没有抵抗力的脸怔怔的发呆。

“陌儿。”

楚御风轻笑一声,走到桌边拿了两杯酒,递给悠陌一杯,但是悠陌此时整个人都是呆呆的,酒杯放在了嘴边却是没有喝。

悠陌突然感觉到嘴唇被人堵着,人也清醒了过来,想要说话时却给了他可趁之机,含着酒香的液体从楚御风的口中渡到了她的嘴里。

她只能喝了下去。

整个人也是感觉到了重量向身后倒去,床帐落下,只听到暧昧的声音在房间里久久不散。

从此,天涯海角,有君相伴即便是的家。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