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黄图

<!--go-->

夜色幽深,一场反阴谋的战斗刚刚结束,唐清雪与龙灵儿手拉手一起走出来。

两个人脸上都带着满足的微笑。

“灵儿,今天真的是太惊险了。我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唐清雪笑着摇头,眼底还有着惊魂未定的余慑。

龙灵儿想了一会道,“清雪,你还是太软弱了。其实那个时候你没有必要坦护你爸爸的,看得出来,他并不是那么在乎你的。”

“是的,灵儿,可是他毕竟是我爸爸。我现在年纪尚大,虽然如今是在唐家地位有些稳固了。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斗得过薛氏,想要将那个女审之以法,我还得靠爸爸。也许他并不是太在乎我,但是至少要让他明白,我比芳菲,比唐云更在乎。只有努力地去维护他了,他才会真正的对我好。”唐清雪语重心长地说道,虽然她并不想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耍心计,但是,在目前这种状态下,不耍心计就没有办法获得尊重和宠爱,就根本没有办法谈什么报仇了。

龙灵儿若有所思的点头,唐清雪的家庭实在是没有办法跟自己的家相比,那时候家里虽然有大哥,但是爸爸妈妈对她的宠爱那是从来都没有少过一丁点。

想到这里,龙灵儿心里突然很想家,想爸爸妈妈想哥哥,还有可爱的小侄女和两个嫂子,不知道他们如今过得怎么样了。

还有跟她一起穿越来到这世界的二哥,至今杳无音信……

正发着呆,突然唐清雪用手指戳了戳她,她顺着唐清雪的目光看过去,长路的前面的大树阴影底,站着一道欣长的身影,微风将他长长的衣摆吹得飞扬起来。在这样的夜色之中,他有一种飘逸与出尘的俊美,此时的他不再是一个威严的总统,而是一个等候女朋友下班的贴心好男人。

“嗯,我想起了今天约了朋友,我先走了。”唐清雪掩嘴而笑,找了个借口先遛了。

龙灵儿耸了耸肩膀,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慢地向着夜煌走过去。

“啊,我的运气真是好到爆,随便走走也能撞见总统阁下!”龙灵儿笑着迎了上去。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原本就比较偏静的医院附近,在这个时间点早已经没有了什么路人。

月光下,马路旁边的花圃里,有蝴蝶样的鲜花正对着月光吐蕊,将夜色烘托得无比浪漫。

夜煌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笑着,向她伸出了手,她极有默契地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

两个人手拉手沿着绿化带向着街心的公园里走去……在她们身后,数十名训练有数的特工安保人员在史蒂芬的安排下,就像影子一样潜伏在夜色之中,与夜煌保持着应有的距离,暗中悄然保安着他的安全,而又不会打扰到他的约会。

他的手掌很宽厚,很温暖,将她的小手满满地包裹住,她侧过头看到了他一眼,“谢谢你今天出手相助。”

“太没有诚意了,就一个谢字算了?”

他坏坏地冲着她一笑,她停了下来,与他面对面地站着,一抹明净的月牙挂在墨蓝色的天际,月色如水,风轻云淡,她看到了他眼里的光芒,就像落入了尘世间全部的星辰,是啊,这个男人,她喜欢了一辈子的男人,就是全世界是优秀的男人。

“那请你吃顿饭吧?”她笑了笑,伸手将顺滑的秀发给拢到了耳后。

他就喜欢看着她这样微笑的样子,特别是低头拢发的那一点小动作,看起来美极了。

“好像刚刚吃过了,肚子还饱着,换个有诚意点的……”他的声音低沉,暗哑之中透着一股迷人的性感。

她搔了掻了头皮,纠结了很久,“不愿意吃饭啊?那我送你点什么东西吧?”

“这个可以有!”他眸光明亮了,眼底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嗯……但是你是总统,跟皇帝似的,什么也不缺啊,那送什么好呢?”龙灵儿又开始纠结了。

他突然用力,将她重重地扯到自己的怀里,她身体猛地往前一撞,两颗心砰撞的瞬间仿佛有火花冒出来,她的心跳也是陡然加快,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脸颊微微有些发烫,离得太近,她可以嗅到他身上那股霸道强硬而至尊的气息,那是她喜欢的味道。她突然间发现自己很喜欢征服男人。特别是像夜煌这样危险而又涛天权势的男人。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他低下头,眸光灼灼地看着她,手指划过她饱满红润的唇瓣,“你猜!”

其实他此时的动作已经非常挑豆了,而且,她也的确是被他给弄得有些心猿意马,难奈至极了。

“呃……我很笨,我猜不到啊!我要是能够猜到总统阁下的心思,那我岂不是……”

龙灵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唇就被一个热唇给堵住了,灼灼的气息汇聚成一股强烈的气息,将她的呼吸全部给吞没了。

他的吻很强势,似乎想要将她狠狠地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再拆吃入腹。

她脑海里许多快乐的小火苗在闪烁炸开,她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快乐。

第一次,他把她吻得这么狠……

终于,那一吻终于结束了,她软软地依在他结实有力的臂弯里,眼神变得迷醉。

正在此时,突然史蒂芬的身影匆匆地靠近,“总统阁下,刚收到线报,有紧急的状况,我们要先撤退了。”

夜煌点了点头,这便放开了龙灵儿,“我派人送你回去!”

龙灵儿小脸仍旧有些发烫,对于他的工作,她表示支持,“好!”

十分钟之后,夜煌跟特工们纷纷离去,龙灵儿则由特工们护送回唐家。

这一夜对于薛氏来说,同样是非常难熬,唐芳菲的失策,唐清雪的侥幸逃脱,她看到了唐仕则态度的可怕变化,他竟然将唐芳菲从医院里赶了出去。原本指望着唐芳菲能够翻身的,看来这个愿望是注定是要落空了。

事件结束之后,她就赶紧偷偷地跑回到了自己的病房,生怕被人发生。

这才刚刚躺下,外面的门就推了开来,唐仕则的身影走了进来。她赶紧侧过身体,闭上眼睛装睡。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

唐仕则无情地揭穿了她的谎言,她也不装睡了,索性坐了起来,“老公,刚才外面那么吵,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的头很痛,一直躺着,其实也睡不着。”

唐仕则没有说话,眼神一直盯着她看,仿佛要将她看穿一样。

“老公,你干嘛一直这样盯着我看啊?”薛氏心虚不已,后背直冒冷汗,今天唐仕则的种种表现,表明他现在很在乎唐清雪了。

“是不是你做的?”

“什么?老公,我一直都呆在病房里,我差点流产,我连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老公,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不相信我吗?我一直在辛辛苦苦地打理着这个家,现在又冒着生命危险给你生孩子,你怎么会怀疑到我头上来。”

“但是,芳菲一直是你在管教,你看看你养出了什么样的好女儿?你看看唐云,再看看芳菲,你是怎么教导她们的?”唐仕则怒声喝道。

薛氏吓坏了,“芳菲她只是年轻不懂事,她只是一时贪玩而已,你没有必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我发脾气!贪玩!!你知不知道,今天差一点我跟清雪都被人给害死了!差一点我们医院就要破产倒闭了。你觉得这是在开玩笑吗?你觉得这好吗?我真想知道你的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老公啊,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大了一些,但是芳菲也是你的女儿啊!”

“清雪也是我的女儿,她怎么就不会犯这样的错?哎,还是敏儿善良,她生出来的女儿才是真正的能干。”唐仕侧慎重地说道,薛氏的脸色煞白,似乎唐仕则的意下之言在责备着她不检典。所以没有给女儿们带好头,一时又是惶恐又是难过。

“老公,我保证,下次芳菲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我会好好教她的。”

唐仕则冷冷地看了薛氏一眼,“你最好看好她,否则唐家的脸都被她们给丢完了,先是唐云,现在又是芳菲……”

“老公请放心,绝对不会有下次了。”薛氏乖巧地再次承诺着。其实此刻心里恨狠了唐清雪,恨不能马上就弄死她,这一次她侥幸逃脱了,下次一定要制造一个更完美的计划。

大清早的,唐家的某一间卧室里,传来了愤怒的声音。

“啊……”唐芳菲的哭喊声夹杂着瓷器摔裂的声音。她被唐仕则下令再禁止进入医院,最糟糕的是,她这几天想办法进入总统府,想见见夜煌。然而,他已然不再见她了,借口着各种忙碌都不露面了。她再一次清醒地认识到,只要他不愿意,她是永远无法再靠近他的。是啊,他是威严的总统,她只能离他越来越远。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