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沦杏花村

我想小白把这飞船和卡车相比,估计只是看到了它的高度和卡车近似。

实际上,这一艘三角形的飞船,内部空间还是挺大的。

粗略的看,除了驾驶舱之外,至少还有两个储物舱,三个船舱应该是呈品字形分布的。

我们现在从弹射门进入飞船,应该会来到右侧的储物舱中,那里是摆放救生物品和武器的场所。

要想找到射线装置,必须穿过储物舱,到驾驶舱去。

虽然飞船的结构非常紧凑,两个舱之间的距离应该是很短的,但是在这封闭的小小空间里,如果遇到什么危险是非常难以躲避的。

如此想来,即使那使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实力,我们还是得小心为上,毕竟那使者比我们更加熟悉这里的环境。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没有打算使用任何照明手段,只是摸黑的往里爬。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通道内部的很多金属外皮都被撕掉了,到处坑坑洼洼,非常斑驳,应该是被这使者给啃食的结果。

虽然能够看到黑暗中的东西,但是我们却依旧没有发现使者留下的踪迹,这让我们更加增添了几分警惕。

如果说这使者稍微有些心机,说不定会在这里设置简单的陷阱。

果然,我的猜测没有错,当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时,忽然踩到地面上的一块区域,脚下的铁板一阵松动,有下陷的驱使。

还好我眼疾手快,反应十分灵敏,抓住了墙壁上的一块凸起才没有掉下去。

这时候脚下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一块巨大的铁皮滑落下去,竟掉进了一个深度有十几米的大坑。

就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的拐角里,有一双绿色的眼睛迅速湮没在黑暗里。

看到那双绿色的眼睛,我就知道我们已经被发现了。

既然如此,悄悄观察的计划也就泡汤了,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一个健步从陷阱上方跳了过去,急速向那双幽蓝色的眼睛冲了过去。

那家伙似乎十分忌惮我们,完全没有其它使者的那种凶猛,扭头就跑。

小白的身手没有我灵敏,在后面手忙脚乱的跟了上来。

我见她手脚非常笨拙,害怕她一不小心掉进陷阱里,我就回去接应了一下。

可当我把她扶过来以后,就发现使者已经不见了。

眼前是只有十平方米左右的储物舱,里面堆着一些金属箱子,已经锈得快要垮掉了,我想里面应该是武器、粮食一类的东西,但是显然已经不能用了。

除了箱子以外,储物舱里已经没有了其他值得一提的东西。

无非就是墙上一些已经不能用的仪器,还有正前方一扇十分厚实的金属门。

舱门下面有一堆尘土和从门上落下来的锈迹,显然是刚刚被人关上的。

那使者的智商应该不在人类之下,打开和关闭这扇门对于它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显然它已经躲进去了。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除了这扇门以外,没有其它的出入口。

也就是说,这个品字形的建筑内部,并不是回环相通的,三个空间之间只有一条来回相通。

简单的说,就是不管我们面前的这舱门链接的是不是驾驶舱,我们都必须通过这一扇门,才能到下一个房间去。

走到门前,我伸手使劲推了推,门纹丝不动。

虽然我不知道这门是不是铁铸的,但是它也锈得很严重。

但是生锈腐朽却丝毫不影响门的坚固,因为里面还有很厚一层是实心的。

要想打开这扇门,要么就是能把锁给破坏了,要么就只能用炸药。

不过这锁好像也不是一般的锁,而是传说中的密码锁。

我想伊尔特雷兹应该不会还刷卡,科技发达到这种程度,一般都是用指纹或者瞳孔识别。

显然我的指纹和瞳孔是不可能被识别的,但是作为伊尔赫雷兹人的小白说不定值得一试。

于是我看向小白,用眼神暗示她。

小白对我眨了眨眼,问道:“干什么?”

我愣了一下,说道:“指纹,这是指纹解锁的吧?还是瞳孔解锁的?”

小白白了我一眼,说道:“你是科幻小说看多了吧?这个门只是被门闩栓住了而已。”

我一阵无语,心说说好的高科技呢?

小白看着我的表情,竟然露出一副十分得意的表情,说道:“这门是从里面别死的,要想进去,除非他自己把门打开,或者破坏这道门。”

我点了点头,说道:“也不一定,这门根本难不倒我,因为还有第三个办法。”

小白好奇的看着我,问道:“什么办法?”

我仔细打量着这道门,说道:“只要给我一条缝隙就好了。”

小白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说道:“对哦,来,我们仔细找找。”

于是两人就沿着门的边沿开始搜寻门缝之间的缝隙,结果还真的被我们在右侧的门缝那里找到了一条足够伸进去一根手指的缝隙。

这小小的缝隙应该是门朽坏的时候形成的,这金属门毕竟非常沉重,常年累月的岁月侵蚀,以至于墙体都被撕裂了。

这小小的缝隙刚好能容我一根手指通过,这样一来我那无比灵活的树根一样的手指就能自由弯曲,将门打开。

且说且做,我已经将自己最灵活的食指伸了进去,开始在门上摸索。

显然那使者似乎没有守在门前,或者还没搞清楚状况,所以没有对我的这根指头做什么。

很快,我就找到了门闩的所在,那是一个简单的机括,我微微一用力,拧了一下,咔嚓一声门就开了。

当门打开一条缝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朝门里看看就妄自行动了?

之间一股绿色的烟雾随着门的打开,很快就弥漫了出来,其中夹杂着一种非常强烈的酸味。

看到绿色的烟雾碰到墙壁和地面时,发出滋滋的响声,让金属瞬间变色,我就知道这一定是强酸性的气体。

这种强酸气体,只要稍微吸一口,就会将人的呼吸道全部破坏掉,到时候真是无力回天。

小白显然也看到了这危险的气体,一把拉住我,说道:“快后退!”

我也拉住她,说道:“不是后退的问题!快跑,这里空间狭窄,吸上一口就是死!”

小白说道:“别慌张,没有这么严重,这是伊尔赫雷滋的船可没那么容易被这种生化武器给破坏。”

我正想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忽然从旁边被酸性气体腐蚀的墙上喷出一股白气,瞬间和绿色雾气综合在了一起,并且有将绿色气体湮灭的趋势。

果然,虽然这白色的气体不算浓郁,但是有种清香,而且以输入破竹的趋势瞬间将绿色的气体综合成了白色,只花了十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扩展进了屋子里。

又过了几秒钟,小白对我说道:“搞定了,那些毒气应该都被消灭了。”

我好奇的问道:“这白色的雾气是什么东西啊,感觉好高级的样子。”

小白说道:“那不是雾气,那是纳米机器人防御系统,因为太小了,就像灰尘那么小,所以看起来就像是雾气。”

“纳米机器人?这么高级?”我问道。

小白骄傲的说道:“这些都是用来自动修复飞船的防御机器人,只要有它们在,飞船永远都是焕然一新的。这种科技不仅可以用来做防卫系统,而且还可以用来改造人体,只要对面部的细胞进行精细的调整,想要什么样的容颜都可以。”

我点了点头,说道:“哦!我说你怎么这么漂亮,原来是整了容的。”

小白脸色一变,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是天生的!”

我坏坏的一笑,说道:“好好好,我相信你,相信你。”

小白见我的笑容有诈,就一跺脚说道:“什么笑容!信不信我掐死你!”

听她认真的威胁我,我就果断举手投降,说道:“错了!错了!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小白白了我一眼,说道:“好了,没时间跟你贫,现在毒气已经散了,我们快进去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当先一转身进了门。

进门后,我就发现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驾驶舱。

在这个仓库的左侧,有几把高大的皮椅子,椅子前面是一个略微有倾斜的操作台,台上分布着各种按钮和符号,显然就是用来操纵飞船的仪器。

在椅子后面,还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箱子等杂物。

四面的墙上,挂着几件已经破烂到极点的制服和头盔,一些装饰用的画儿已经被灰尘铺满,根本看不清画的是什么。

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在驾驶舱中央的一个箱子旁边倒伏着一具尸体。

我一眼就看出这尸体就是之前我们遇到的那个使者,它显然已经死了,而且手里还拿着一个像是玻璃瓶子的东西。

瓶子里还残留着一些绿色的液体,可能就是刚才那些毒气的来源。

这时小白对我说道:“它明知道把毒气弹放出来自己会死,但是还是选择释放,这说明它是自杀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