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部分夫妇交换系列

小亚蹲在地上,看着那刚烧纸的铁盆。冬青蹲下来,自己伸手摸了摸,对小亚说:“这很烫,刚烧完”

“这儿有人来过?”小亚问道。

这时,周围劲风四起,404宿舍笼罩了无数的煞气,怨气,凶气,死气只有叶飞和小亚两人的地方有一片红光笼罩,怨气根本不可能入体。

“不错,站在这里别动,我去会会这所谓的红衣学姐”叶飞一步跨出,右手手心拿出一张镇邪符,完全的藏在手心,没有一丝一毫的弊端。

“轰!”

镇邪符配合手中的掌心雷,一掌打在墙壁上,墙壁没有任何的抖动,也没有任何的声响发出。几乎没有任何力量。

“叶飞,我好怕!”这时候小亚蹲在地上,双眼盯着叶飞道。

看着小亚恐惧的表情,叶飞只是笑笑道:“不要害怕,有我在,没事的,相信我!”

安慰了一下小亚,然后对着空气说道:“出来吧!才几十年的道行,也想跟我斗?”

一只布满血丝、涂着红色指甲的手从窗口那伸了过来,天色变了变,本来还吹着的风这一瞬间竟然停止了。赵吏眼睛盯着那只手,只见窗口这时已经出现了怨气最深的那只女鬼,那就是有着长长的黑发,穿着红色的裙子,满脸都是狰狞、血丝、怨恨、怨气、跟阴气的红衣学姐:吕红。

这是,空中传来一句极为恐怖的女音,声音带着沙哑道:“哼!,臭道士,少管闲事,试过才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哼,不知悔改。”说完,加大掌心雷,一击命中空气,冒起火光,渐渐地显现出一个人影。

这是一个及其漂亮的女子,二十岁不到,身穿红衣,头发散落,躺在地上,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笑道:“杀了我吧!”然后经闭双眼,等待叶飞的裁决。

“哼,好,如你所愿。”然后手心中运起掌心雷,一个“雷”字就像刻画在手心中一般,若隐若现。

“掌心雷”大喝一声,直接打出。

“不要。”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冲过来,挡在红衣学姐的面前。

“噗!”这人正是胡教授,一口鲜血喷出,既然还死死的挡在红衣学姐身前,一动不动。

“胡教授,你怎么来了?”小亚惊呼一声,看向眼前的胡教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保护一只鬼?

三十年前。

404号房里一片安静,整齐的书桌上摆放着台灯,散发出柔和灯光。镜子前,站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她穿着长长的红色裙子,脸上带着淡淡的妆容,指甲涂着鲜艳的红色,女子拿起一支笔看了看,那美丽的脸绽放出一抹动人的微笑。

校园内一个早晨尤其热闹,在公布栏上围满了学生,上面贴着一张张写满了字的纸张,每个人都对着公布栏上的东西指指点点。。

教务处里班主任正在严肃的训导着穿着红裙的女孩,没过多久,在404号寝室里,她站到了椅子上,然后就从窗口上一跃而下,一条年轻的生命就此消逝。

三十年前,当胡教授还是是一名年轻的助教,就遇到了吕红。她是他的学生,常常,他都会在楼道里遇见她,而她总是会带着一脸的微笑对着他点点头。每天,就好像是约定一样,总是会给对方打一个无声的招呼。久而久之,他们熟络了起来,无话不谈,终于在她生日那天,他送给她一条裙子,颜色还是她特别喜欢的红色。

那天,吕红把他约到天台,那是他们经常见面的地方,他们总是在那儿欣赏日落,喝着咖啡,享受着对方的陪伴。而这支笔,就是她回赠给他的,像是交换了信物一般。他们确信无疑是相爱了,可是他们谁都没敢捅破这层窗户纸,因为他是老师,而她,是学生。

404宿舍的那三个女生,她们竟然偷偷的看了她的日记!她们把她的日记贴到了学校的公告栏上!学校领导分别找我和她谈了话,我为了保住工作,没敢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她,被学校勒令退学了

在那个年代,如果我们公布了恋情,肯定会掀起渲染大波的

那天,当她的心情被公告于世的时候,她只想要一个答案。她可以不在乎别人指指点点的眼光,也可以不在乎学校要求她退学,更加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她,但是,她只想要一个答案。

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堵住了他,亲口问了他一句话:“你爱不爱我?”。

可是他没有回答。他就这样,一句话都没说,绕过她,走了。

吕红终于明白了,他根本不敢承认他们的感情,即便她再勇敢,那又如何?就在当天晚上,她从404宿舍的窗口,跳下去了。

扯远了 ,言归正传。

“你们两个什么关系?”叶飞问道。

“她,是我爱人。”胡教授声音沙哑着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为什么?”吕红抱着胡教授哭着说道。

“因为,我~爱你~!”胡教授一脸深情的看着吕红道。

我爱你!这句很多年前就应该在众人面前勇敢承认的话,这句在你怀着恨离开我之前就应该告诉你的话,这句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改变过的话:吕红,我爱你。

几十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句话了。

所有的动作都静止了,她抬起头看向一脸真诚的他,那狰狞的表情、脸、身体全然蜕变,她又变回那个美丽,青春,温柔,而可爱的吕红了。

“求求你,求求你放过她好吗?”这时胡教授直接跪在了叶飞面前。

“嗯?她怨气消失的也差不多了,我放过她没问题,但是她必须要进入地狱,杀人太多,作恶多端,在人间停留太久,起码要在地府受刑百年啊。”叶飞道。

“啊,受刑百年,那不是??求求你,救救她,大师,救救她。”胡教授跪在地上磕头道。

“不能,前世因,今世果。杀人是她做的,所以这里的罪孽也必须又她自己承担。这也正是因对了一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若是天亮之时还不会地府,那么,就等着魂飞魄散好了。”叶飞说完直接闪身离开了。王小亚也是看着两个有情人,心里一酸,离开了。

胡教授流着眼泪笑了:“你看,三十年了,你跟当年,你跟当年一模一样,年轻,漂亮,我老了是吗?带我走吧,在我这一生中,我最想跟你在一起!”

吕红也是流着眼泪,嘴角却带着最幸福的笑容,她对着这个爱了一生的男人笑着摇摇头,我不会带你走,因为我爱你,在我心里,你永远都不老,你永远是我爱的那个人。。

她用力把胡教授推回房内,自己就在窗口跌落,从此消失,她不再有恨,也不再有怨,从此,只有他们那连死亡都断不了的爱,这就足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